外面的人是赵玄元,灵汐不太想回去,想了想,但是用法术把他们的马车遮出来了。灵汐回过头看了眼南空,见他还睡的很熟,就偷偷的溜了回去,回到赵玄元的马车附近。只看见了赵玄元带着几个手下在这里,也没何宜涵,的确她还在冶病。灵汐最终决定在这听一听墙角,看一看是怎么灵汐回头看了眼南空,见他还睡的很熟,就偷偷溜了出去,来到赵乾元的马车附近。。...

外面的人是赵乾元,灵汐不太想出去,想了想,还是用法术把他们的马车遮起来了。

灵汐回头看了眼南空,见他还睡的很熟,就偷偷溜了出去,来到赵乾元的马车附近。

只看见赵乾元带着几个手下在这里,没有何宜涵,看来她还在治病。

灵汐决定在这听听墙角,看看是怎么个情况。

书评(348)

我要评论
  • “到了&汐一点

    “到了。”爬上六楼,那人已经气喘吁吁,但灵汐一点没事,脚步软,气不虚,那人有些佩服。

  • &太干净

    灵汐有点后悔,她真的要租这的房子吗?好像不太干净呀!

  • &有的人

    “不一定,看租房的人有多少吧,有的人多,所以会配。”

  • ?”灵&的钥匙

    “你们这住的人都自己有配钥匙吗?”灵汐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问道。

  • &己捡的

    “啊?哦!”狗尾巴草懵懵懂懂的点点头,灵汐看见它这个样子,就知道它根本不懂,算了,自己捡的灵植,自己负责。

  • !”狗&情全传

    “好的!”狗尾巴草点头,一股脑的就把这个世界的剧情全传给了灵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