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么两个人,灵汐很安心让南空上,因为她连车帘都也没撩开,宁静的躺在马车上看话本。这是灵汐前段时间刚找到了的很新鲜事,什么书生爱上了千金小姐,接着家人赞成,两人要逃婚之类的。嘛灵汐看的很不过瘾,但是剧情很无厘头,但好气呀。马车被灵汐改为了一个小床,旁这是灵汐最近刚找到的新鲜事,什么书生爱上千金小姐,然后家人反对,两人要私奔之类的。。...

就这么两个人,灵汐很放心让南空上,所以她连车帘都没有撩起,安静的躺在马车上看话本。

这是灵汐最近刚找到的新鲜事,什么书生爱上千金小姐,然后家人反对,两人要私奔之类的。

反正灵汐看的很过瘾,虽然剧情很无厘头,但好笑呀。

马车被灵汐改成了一个小床,旁边靠窗的位置她放了个

书评(149)

我要评论
  • 灵汐叹&说的那

    可那人还一脸期待的看着灵汐,等着她的回答,灵汐叹了口气,“租房。”说的那叫一个不情愿。

  • 看向狗&的。”

    过了好久,灵汐才接收完这杂乱的剧情,然后,她就很无语的看向狗尾巴草,“小草啊,你下次把剧情整理一下再给我,这样乱七八糟的传给我,很浪费时间的。”浪费我的时间。

  • ,掀起&一阵灰

    “租房。”灵汐啪的一声,把手放在老旧的桌上,掀起一阵灰尘。

  • &递给灵

    “那就不用再多配钥匙了。”然后把那两把钥匙递给灵汐。

  • “不一&以会配

    “不一定,看租房的人有多少吧,有的人多,所以会配。”

  • 狗尾巴&...

    狗尾巴草:“......”大人自从下来后,就越发不愿带她出门了~

  • “你们&?”灵

    “你们这住的人都自己有配钥匙吗?”灵汐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问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