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汐好像明白南空把粮食拿回家去也也没什么问题后,就就每日给他一点儿,让他不需要再为吃吃喝喝犯愁。南空望着越发很奇怪的灵汐,终于等到都忍张口再次询问她了,“你也不是说,你是被你爹被抛弃的吗?”“对呀。”灵汐头也没抬的点了点头,接着再次拨拉她的鸡,她都吃了好多天的南空看着越来越奇怪的灵汐,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她了,“你不是说,你是被你爹抛弃的吗?”。...

灵汐似乎知道南空把粮食拿回去也没有什么问题后,就开始每天给他一点,让他不用再为吃喝发愁。

南空看着越来越奇怪的灵汐,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她了,“你不是说,你是被你爹抛弃的吗?”

“对呀。”灵汐头也没抬的点点头,然后继续扒拉她的鸡,她都吃了好多天的素菜了,实在想换个口味。

书评(154)

我要评论
  • &远地看

    因为灵汐太有距离感,所以大家都不敢靠近她,只敢在旁边远远地看着。

  • 尾巴草&点头,

    “好的!”狗尾巴草点头,一股脑的就把这个世界的剧情全传给了灵汐。

  • “到了&,气不

    “到了。”爬上六楼,那人已经气喘吁吁,但灵汐一点没事,脚步软,气不虚,那人有些佩服。

  • 租房的&以会配

    “不一定,看租房的人有多少吧,有的人多,所以会配。”

  • 。”灵&汐啪的

    “租房。”灵汐啪的一声,把手放在老旧的桌上,掀起一阵灰尘。

  • 看手中&。

    “你们这住的人都自己有配钥匙吗?”灵汐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问道。

  • 吗?”&没有听

    “您有什么事吗?”刚刚睡醒,并没有听清灵汐说了什么。

  • 亮啊,&下就吸

    “你们看那,那个女生好漂亮啊,她是明星吗?真好看!”灵汐站在七中门口,一下就吸引了大批学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