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箩——”被这么一叫,灵箩身子抖了抖,接着就滚下榻酒店去。宫人们都来还来反应,等他们看见了的时候,灵箩就了掉一直这样了。灵箩了看见了灵汐了,她也没想起,居然会被主人抓个正着,多尬尴呀。“主人~”灵箩麻溜的爬出来,走到灵汐身边,扯着她的袖子撒娇卖萌。宫人们都来不及反应,等他们看见的时候,灵箩就已经掉下去了。。...

“灵箩——”

被这么一叫,灵箩身子抖了抖,然后就滚下榻去。

宫人们都来不及反应,等他们看见的时候,灵箩就已经掉下去了。

灵箩已经看见灵汐了,她也没想到,竟然会被主人抓个正着,多尴尬呀。

“主人~”

灵箩麻溜的爬起来,走到灵汐身边,扯着她的袖子撒娇。

书评(159)

我要评论
  • &的桌上

    “租房。”灵汐啪的一声,把手放在老旧的桌上,掀起一阵灰尘。

  • 狗腿的&着一丝

    “大人,您刚刚去哪了?”狗腿的灵植带着一丝崇拜之情看向灵汐。

  • 喘吁吁&人有些

    “到了。”爬上六楼,那人已经气喘吁吁,但灵汐一点没事,脚步软,气不虚,那人有些佩服。

  • 多配钥&”然后

    “那就不用再多配钥匙了。”然后把那两把钥匙递给灵汐。

  • 打开屋&满意的

    打开屋子看了看,虽然灰尘有点多,但还好,不算太乱,太脏,地方也大,一些简单的家具也有,灵汐满意的点点头。

  • 明白这&呢。

    虽然不明白这个美女为什么说的一脸不情愿,但人家说愿意住,他还是很高兴的,这样自己每天都能看见美人,想想就很好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