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为什么始终躲着,不是因为事儿好说吗,么要她说莫书荣,你是我恩人,我们不能够在一起。但是说他,他现在的而已个碎片,而她是神体,不能够在一起。怎么说都不行啊的呀,因为灵汐会觉得,还倒不如跑了来的速度,什么都不需要说,也不需要尬尴。灵箩会觉得,莫书荣看还是告诉他,他现在只是个碎片,而她是神体,不能在一起。。...

她为什么一直躲着,不就是因为这事不好说吗,难道要她告诉莫书荣,你是我恩人,我们不能在一起。

还是告诉他,他现在只是个碎片,而她是神体,不能在一起。

怎么说都不行的呀,所以灵汐觉得,还不如跑了来的速度,什么都不用说,也不用尴尬。

灵箩觉得,莫书荣看不见主人,就会更想她

书评(247)

我要评论
  • 门的钥&备用的

    灵汐决定好后,那人就拿出一串钥匙,“这是大门的钥匙,这个是房门钥匙,我们这里会有一把备用的,还有两把都是给你的,你是一个人住还是?”

  • 汐啪的&尘。

    “租房。”灵汐啪的一声,把手放在老旧的桌上,掀起一阵灰尘。

  • 点头,&情全传

    “好的!”狗尾巴草点头,一股脑的就把这个世界的剧情全传给了灵汐。

  • &没有听

    “您有什么事吗?”刚刚睡醒,并没有听清灵汐说了什么。

  • 不用再&递给灵

    “那就不用再多配钥匙了。”然后把那两把钥匙递给灵汐。

  • 定,看&有的人

    “不一定,看租房的人有多少吧,有的人多,所以会配。”

  • 根狗尾&汐也没

    狗尾巴草立马变回本体,一根狗尾巴草插在灵汐的头发上,灵汐也没说什么,大摇大摆地往气运之子学校那边走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