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家村比通常的村子看上来要富足很多,因为灵汐从渝州到京城,就也没没见过哪个村子能有这么多青砖大瓦房。并且,这里的人对外来人都很高度警惕,灵汐刚到,就有好几个人在上下打量灵汐。也不是那种很好奇,并且饱含敌意的目光。灵汐明白,这样是看不出什么问题的,因为,她而且,这里的人对外来人都很警惕,灵汐刚到,就有好几个人在打量灵汐。。...

赵家村比一般的村子看上去要富裕很多,因为灵汐从渝州到京城,就没有见过哪个村子能有这么多青砖大瓦房。

而且,这里的人对外来人都很警惕,灵汐刚到,就有好几个人在打量灵汐。

不是那种好奇,而且充满敌意的目光。

灵汐知道,这样是看不出什么问题的,所以,她假装的路过的,很快就拐了个弯往另一条路走了。

直到灵汐走了很远,才感觉身后没有人监视。

这就很有意思了,青莲不也是路过吗,她不仅住了下来,还和人相处的不错。

怎么她路过,就这么大敌意,瞧不起谁呢。灵汐腹诽的想着。

夜晚,灵汐隐身来到赵家村,这会大多数人都应该睡了,但灵汐却看见有好几家还点着油灯。

有钱。

这是灵汐的想法,灵汐直接去了那几家查看。

原来他们家有读书人,所以点了油灯,灵汐仔细翻看过,没发现有什么不一样的。

除了这里比其他地方有钱,然后还比较警惕外。

不在村里,难道在其他地方?

反正灵汐也不怕累,就把整个村都扫了一遍,果然发现了一点不一样的地方。

灵汐看着眼前的场景,有些无语,这地方,是够隐蔽的,也不怪其他人不知道。

这个赵家村的人,钱都是从坟墓里挖出来的,这谁能想得到。

不过,那青莲是靠什么让这些人放她进来的呢?灵汐想不通。

不过她知道,有了这些钱,那个四皇子想做什么,都要方便很多,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

其他的事情灵汐只要推敲一下,就能知道大概的情况了。

灵汐想清楚后,就大手一挥,把这些金银珠宝全都拿走了。

灵汐并没有直接回去,都已经出来了,当然要看看其他的问题了,灵汐用神识联系灵箩,问她青莲现在在做什么。

灵箩告诉灵汐,她现在正在讨好一个老人。

老人?

灵汐觉得自己去看看比较好,

路上的时候,灵汐觉得这样真不好,她不是来保护莫书荣的吗?为什么要替他解决麻烦。

灵汐也是后知后觉的发现,事情好像偏离了她的计划。

因为突然停下,灵汐也没注意到周围,等她发现了,差点就撞墙了。

灵汐干脆顺着墙根就下去了,蹲在墙角思考。

好像是狗子说,要给气运之子幸福感,所以她就开始给他张罗另一半,然后,她又跟她说那倒霉鬼是陌颜。

陌颜对她有恩,她就不能放任不管了,所以,才有了这些事。

但,狗子一直都希望跟她过一草一仙世界的,怎么会主动告诉她这个呢?

灵汐猛的一拍脑袋,她竟然才发现不对劲。

可是,她用神识跟她联系也是可以的?这是为什么?

灵汐想不通,不过她也不纠结,等她到了,是鬼是草看看就知道了。

“主人你来了。”灵汐一到,灵箩就连忙上前。

灵汐盯着灵箩看,可是怎么看,也没有问题呀?

“主人,怎...怎么了?”灵箩有点害怕,主人看她的眼神,一点也不友好。

嗯,这怂怂的样儿跟灵箩一样一样的。

灵汐摇摇头,想着等会再管灵箩的事,先这个青莲在干什么吧。

青莲这会心里怄气的很,她都已经很低声下气的哄着这老太了,可她就是不把要是给她。

要不是她还有点用,她早就...

青莲前面的那老人,悠哉悠哉的晃着躺椅,眼睛一闭,好不惬意。

灵汐注意到,在青莲释放出恶意的时候,那老人顿了一下,随后又若无其事的闭目养神。

看来,这青莲还是不会掩饰自己的小心思,这么一想,就觉得那个李炎真傻。

竟然连青莲这么低的招数都上当。

青莲似乎也意识到这一时半会拿不到钥匙,就先告辞了。

确定青莲离开,暂时不出来后灵汐就让灵箩跟她走。

灵汐带着灵箩来到一座破庙,灵汐结了个结界。

单单就这么看,灵汐什么夜看不出来,所以,她打算拿出自己的那颗珠子。

看见灵汐拿出那颗珠子,灵箩懵了,“主人,你这是做什么呀?”

“看看你到底是怎么了。”说完,灵汐就催动着珠子,很快,就看见灵箩的神识中,多了一抹不属于她的。

灵汐嘴角一勾,伸手就把那玩意扯了出来。

“大人饶命呀,我是翠花。”被灵汐抓出来,翠花赶紧开口,不然她就完了。

万一上神问都不问,自己把自己捏碎了咋办,虽然不会死,但也会损失好多修为的。

“翠花?”

灵汐想起来了,好像是陌颜那个青鸾,“为什么躲在灵箩的神识里?”

翠花看看灵汐,又看看灵箩,“我...我就担心主人。”

“主人被暗算,我怕他受苦,所以找上神帮忙,但是又觉得这事丢脸,所以一开始没敢告诉上神,但是又怕上神不上心,所以只好告诉您是我家主人,又躲在灵箩神识里看着。”

翠花的说完,一脸忐忑的看着灵汐,她好怕呀。

灵汐听完,觉得她说的都还挺合理的,当初她好像是不怎么上心,行吧,她勉强原谅了她。

“放心吧,我不会让陌颜受苦的,你回去吧。”

灵汐说完就松开手,把翠花放了,翠花赶紧谢过灵汐。

然后飞快的跑了,跑回上界,她还心有余悸,麻达,吓死她了,幸好灵汐上神傻乎乎的,不然她要是再问,自己还真不知道怎么说呢。

主人的话果然很有用,遇到不好说的事情,就要半真半假。

从刚才开始,灵箩就处在一副懵懵懂懂的状态,所以,翠花又骗了她?

“回神啦,走,我们去...”

“主人,我难过呀!”灵汐话都没有说完,灵箩就一把抱住灵汐的胳膊,哭的那叫一个惨。

灵汐:“……”嗯,这是灵箩惯用的手段,没事就喜欢往她身上扒拉,她怎么能没有发现呢。

“好啦,乖。”灵汐想着,这事灵箩确实受了委屈,就摸摸她的头安慰了她几句。

灵箩就是习惯的想趴灵汐身上撒娇,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好事。

书评(335)

我要评论
  • &的要租

    灵汐有点后悔,她真的要租这的房子吗?好像不太干净呀!

  • 一串钥&这里会

    灵汐决定好后,那人就拿出一串钥匙,“这是大门的钥匙,这个是房门钥匙,我们这里会有一把备用的,还有两把都是给你的,你是一个人住还是?”

  • ,六楼&倒是安

    “我们这还有二楼跟六楼没有租出去,二楼的话有点吵,六楼倒是安静,但是没有电梯,每天都要自己爬上去。”那人都一一跟灵汐说清楚,然后让她考虑。

  • 在老旧&尘。

    “租房。”灵汐啪的一声,把手放在老旧的桌上,掀起一阵灰尘。

  • 懂懂的&看见它

    “啊?哦!”狗尾巴草懵懵懂懂的点点头,灵汐看见它这个样子,就知道它根本不懂,算了,自己捡的灵植,自己负责。

  • 一个长&在面前

    躺椅上昏昏欲睡的人受到了惊吓,抬起头就看见一个长得很漂亮像天仙一般的人站在面前,虽然这位美人脸色有点冷,但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

  • &。

    “你们这住的人都自己有配钥匙吗?”灵汐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问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