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管他呢,好玩儿就行了,灵汐是不怎么会猜谜语,但她有莫书荣呀。因为这条街上,只要你灵汐看中的花灯,她都让莫书荣去猜。迅速,莫书荣就帮灵汐拿回来很多的花灯,旁边有些女子见灵汐一个人就有这么多花灯,很是羡慕妒忌,但也有妒忌的。这会儿灵汐了不想花灯了,所以这条街上,只要灵汐看上的花灯,她都让莫书荣去猜。。...

但管他呢,好玩就行了,灵汐是不怎么会猜谜语,但她有莫书荣呀。

所以这条街上,只要灵汐看上的花灯,她都让莫书荣去猜。

很快,莫书荣就帮灵汐拿回很多的花灯,旁边有些女子见灵汐一个人就有这么多花灯,很是羡慕,但也有嫉妒的。

这会儿灵汐已经不想要花灯了,所以莫书荣没有再猜,他跟灵汐两人拿了好多花灯,准备看看其他的。

有个女子很喜欢灵汐手上的一盏花灯,没有忍住,就上前拦住了她。

“这位姑娘,您这灯...卖吗?”灵汐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眼眨都不眨的看着她,手里的花灯。

灵汐手里只有两盏她特别喜欢的,所以一下就找出了那盏灯。

灵汐也很喜欢这盏灯的,而且,这盏灯的迷题特别难,莫书荣也花了好一会才解出来呢。

所以灵汐拒绝了,“这个不卖的。”说完,灵汐就要走。

可是那人却挡在前面不让开,灵汐皱着眉头看向她,不都说了不卖吗,为什么还拦着。

“这位姑娘,我是真的很喜欢,多少钱都买。”说着说着,那女子就要上前抓住灵汐的衣袖。

灵汐侧着身子避开了,然后就不大高兴了,好好说话就是,动什么手。

灵汐不太高兴的后果就是,她把这花灯放了,放河里漂走了,用了一点灵力,所以很快就漂远了。

“你...”那人没想到灵汐竟会这么做,宁愿扔掉也不给她。

灵汐就是觉得膈应的很,看这女人的样子,这盏灯应该是有点不一样的,灵汐不乐意给她,但自己拿着又不舒服,那干脆放了吧。

灵汐哼了一声,从那人身边大摇大摆的走了。

夜无雪看了那女子一眼,眼底闪过一抹探究。

他要是没有记错,她应该是王家的小姐吧,怎么会出现在这,再想到她刚刚那焦急的样子。

夜无雪招来未前让他去查查看是什么原因。

**

“书荣,我们回家了。”终于带着莫书荣回到夜家,夜无雪开始跟莫书荣介绍夜家的一切。

夜无雪带着莫书荣来到一座很大的院子前,“以后你就住这里,哥哥就在旁边,有什么事就来找哥哥。”

莫书荣点点头,然后就在院子里找了个宽敞的房间给灵汐。

夜无雪:“……”他刚要让人带灵汐去另一个院子的...

“怎么了?”莫书荣刚选好,就看见夜无雪微张着嘴,要说什么的样子。

夜无雪把嘴闭上,摇了摇头,告诉自己不要急,比不过是正常的。

“那你们先休息吧。”

夜无雪走后,院子里的人也行动起来,收拾院子的收拾院子,收拾房间的收拾房间,月姨直接就去了厨房。

很快,这些人就把自己负责的地方打扫好了,然后站在岗位上发呆。

看的留在暗处保护莫书荣的那些人一愣一愣的。

这,这不就很渝州城的时候一样吗?只是在夜府里面弄了个小院。

夜无雪回到自己的住处,未前已经在那等着他了。

“查到什么了。”

未前小心的把查到的资料递给夜无雪,然后观察夜无雪的反应。

察觉到未前的眼神,夜无雪没有先看资料,而是问他,“可是有什么不对的。”

“公子,您对王家小姐...”

夜无雪也不用未前继续说什么了,他大概猜到了,当时让未前去查,也是因为察觉到了点什么,才让他去的。

夜无雪拿起资料看了看,越看越想笑,真是郎情妾意啊。

“把这个交给王大人。”夜无雪把资料放在桌上,点了点它。

“是。”未前顿了一下,然后就明白夜无雪的意思了。

未前走后,夜无雪一个人坐在那里发了好久的呆。

直到有下人来敲门,说莫书荣来了。

夜无雪收拾了一下表情,然后一出门,又是那个温温柔柔的好哥哥了。

“书荣,怎么了?可是有什么地方不满意?”

莫书荣嘴角抽了一下,他还是不太习惯夜无雪说话的样子,太牙疼了。

“挺好的,我就是想问一下,这里的菜是在哪采买的。”

“菜?”夜无雪一愣,“这些事交给厨房的人就好了,你想吃什么跟他们说就好。”

“不是。”莫书荣摆摆手,知道夜无雪是误会了。

“是这样的,我们小院里不是有个小厨房吗,我们就在那做饭,不用那边的大厨房。”

“...为什么。”好半天,夜无雪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我们一起吃饭不好吗?”

莫书荣楞楞的看着夜无雪,不懂他为什么这么大的反应。

“我们习惯了...”

“那以后,可以试着跟哥哥一起吃饭,这偌大的夜府,从前只有我一人,现在有你跟灵汐,难道你忍心让哥哥一直孤零零的吗?”

夜无雪觉得,他要改变一下策略,不能太强势,太能干,还是要适当的示弱一下。

莫书荣听到夜无雪这么说,果然就同意夜无雪的话,大家一起吃。

不过,夜无雪也想到莫书荣可能习惯了吃月姨做的菜,所以交代厨房的人,月姨跟他们不一样,她要做什么不要去管。

晚上,他们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夜府的厨娘有了危机感,主子更喜欢吃新来的那个厨娘的东西,她就得想办法,让主子看到她的本事。

夜府的厨娘手艺还是不错的,至少灵汐还是很满意的。

她想,要是给她多点调料,再给几个菜谱,她应该也能做出更多好吃的东西。

所以,灵汐让月姨交给她一些菜谱,让她们俩交流交流,争取多做些好吃的出来。

夜府的厨娘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跟她想的不太一样,但,这个结果也是很好的。

经过几天的研究,她们俩还真就做出了一道不错的菜。

端给灵汐试了试,灵汐一点点的就吃没了,然后鼓励她们继续。

拿着筷子在边上等了好久的莫书荣,最后就只看到一堆骨头。

他:……

灵汐擦了擦嘴准备走的时候才看到莫书荣也在。

她当时还意外了一下,还问莫书荣怎么也在。

莫书荣就对她露出一个职业假笑。

书评(445)

我要评论
  • 距离感&旁边远

    因为灵汐太有距离感,所以大家都不敢靠近她,只敢在旁边远远地看着。

  • ,但一&点也不

    躺椅上昏昏欲睡的人受到了惊吓,抬起头就看见一个长得很漂亮像天仙一般的人站在面前,虽然这位美人脸色有点冷,但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

  • &...

    狗尾巴草:“......”大人自从下来后,就越发不愿带她出门了~

  • 的,他&人?

    灵汐说签合同,那人才反应过来,是啊,他们都还没有签合同的,他都把钥匙给了,难道真的是美色误人?

  • 一声,&的桌上

    “租房。”灵汐啪的一声,把手放在老旧的桌上,掀起一阵灰尘。

  • 草立马&根狗尾

    狗尾巴草立马变回本体,一根狗尾巴草插在灵汐的头发上,灵汐也没说什么,大摇大摆地往气运之子学校那边走去。

  • 刚去哪&崇拜之

    “大人,您刚刚去哪了?”狗腿的灵植带着一丝崇拜之情看向灵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