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无雪在一旁看的气人气人了,上次那么好的氛围,莫书荣都也没不松口把菜给他吃,灵汐如此一来,就大献殷情。这小子是也不是忘了,这东西但是他送去的呢。灵汐眼里仅有眼前的吃食,她都也没看几眼夜无雪,自然而然也就体会将近他的恼火。尝了一口,意外发现味道还很不错,灵汐眼这小子是不是忘了,这东西还是他送来的呢。。...

夜无雪在一旁看的可气可气了,刚才那么好的氛围,莫书荣都没有松口把菜给他吃,灵汐一来,就大献殷勤。

这小子是不是忘了,这东西还是他送来的呢。

灵汐眼里只有眼前的吃食,她都没有看一眼夜无雪,自然也就感受不到他的郁闷。

尝了一口,发现味道还不错,灵汐眼睛一亮,随即快速的往嘴里塞去。

不一会,灵汐就吃完,然后就眼巴巴的看着莫书荣。

莫书荣看出灵汐这是还没有吃饱,就转头看着夜无雪。

夜无雪再郁闷,再无奈,也得给他们准备呀,很快,就有人端来两个食盒。

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只整鸡,两盘小菜,还有一些糕点。

因为刚才送来的是小包子这类的,所以夜无雪这次让人送了点桂花糕之类的。

灵汐瞥了眼桂花糕,不太感兴趣,把目光放在整鸡上,然后就催促着莫书荣打开另一个食盒。

发现里面的菜跟第一个一样,只是点心有点不一样。

但都是甜食,灵汐不太爱吃,所以没看两眼就收回目光,然后拿起她的整鸡,先就把腿撕下来,先尝了尝味道。

还是不错的,也不知道夜无雪是在哪弄的,竟然跟酒楼里做的不差多少。

灵汐对莫书荣说,“吃吧,味道还行,虽然不能跟月姨做的相比。”月姨就是他们家厨娘。

她以前做的可能跟大家差不多,可能会好一点点,但自从她在灵汐这里拿了一些现代的调料,那味道就很不一样了。

莫书荣并不嫌弃,虽然他不太记得以前的事,但也知道,那个时候他有多惨,吃的多差,能有菜吃,有饭吃就不错了。

“咳咳咳。”

一声咳嗽,让莫书荣跟灵汐都看向夜无雪,眼神中还带着明显的嫌弃。

那眼神分明再说,你太不爱干净了,我们吃饭呢,你怎么能对着我们咳嗽呢。

夜无雪见自己不仅没有提醒到他们,反而还被嫌弃了一顿,顿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他准备的饭菜,不仅没得吃,还要被嫌弃。

气的夜无雪掀开车帘,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怎么了?”灵汐看着莫书荣问。

莫书荣,他也不知道啊。

两人摇摇头,没有去想夜无雪为什么突然生气了。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没有惹到夜无雪呀。

未前见夜无雪独自一人生着闷气,忍不住前来开解他。

“公子,这事您真不能怪小少爷,您想,你准备了两个食盒,可你们有三个人呀?”

未前过来,夜无雪以为他会说莫书荣没良心,没想到他是来说自己的,顿时脸色很臭。

“这一般来说,准备一个食盒,几个人一起吃就好,您非得准备两个,不就是告诉他们一人一个嘛。”

未前也不在意夜无雪的臭脸,继续说道,“而且,小少爷从小是那位养大的,脾气性格什么的,估计跟她很像了,您也说过,那位不晓得人情世故,所以小少爷这样,情有可原,您可以教他呀。”

未前觉得,夜无雪这是身在局中,所以看不清楚。

小少爷这样,不正是没有把公子当外人嘛。

“真的?”夜无雪不太信,他觉得莫书荣对他很是客气,很是疏离的。

“公子,您要是招待客人,是不是得给他们准备好吃的,好玩的?”

还真是,夜无雪想。

他勉强认同了未前的话。

几天的路程,让灵汐有些疲惫,要是只有她一个人,早就到了,可是不行,她得跟着马车走。

刚开始还觉得挺好玩的,躺在马车里摇摇晃晃的,还挺容易睡着。

可是几天后,她就觉得腰酸背痛了,一点也不好。

“前面就到徽州了,可以去逛逛,正好赶上他们过节呢。”夜无雪虽然不太信未前的话,但他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所以只好照着未前说的做。

但别说,还是有效果的。

莫书荣有什么话,都是直接说的,所以他也知道了莫书荣的一些想法。

正好这几天他们坐马车累了,夜无雪就让他们放松一下。

“没有关系的吗?”灵汐可是知道,夜无雪在京城有很多事情的,这么耽误下去真的没有关系。

莫书荣也看着夜无雪,他也不希望耽误夜无雪的正事。

“没事的。”

这可是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几日偷闲时光,回去了他就没这么有空了,所以趁着现在,多玩玩。

不然,按照渝州城到京城的路程,他们前几天就该到了。

灵汐一行人来到一家比较大的客栈,夜无雪一早就让人前来打点了,所以他们到了就可以入住。

灵汐来到房间,就把灵箩放出来,让她在门口看着,她要沐浴更衣。

夜无雪跟莫书荣知道她身份不一般,但他那些手下不知道呀,所以灵汐一路上都没有动法术。

现在终于可以舒舒服服的洗个澡了。

灵箩等灵汐洗完澡出来,就眼巴巴的看着她。

“草,你干啥?”

灵汐躺在床上,果然还是床舒服点,就是这床不太软。不过现在不是讲究这个的时候。

“我也想跟着主人,我不想变成本体。”灵箩拉着灵汐的衣袖使劲的摇她。

灵汐想了想,灵箩已经出来露过面了,再让她变成本体,她不乐意也正常。

“行吧,但是你不许擅自行动。”

灵汐一同意,灵箩就高兴的比了个耶。

“好了,现在先混在丫鬟车里吧,等到了再来我身边。”

灵汐嘱咐玩灵箩,就眯着眼睛养了会神。

她感觉到,这里的灰气更多了,想来,那个青丘又做了些什么。

她要好好养养神,再多玩玩,因为到了京城,她可能没有时间了。

灵汐悠悠的叹了口气,她可真忙呀。

晚上,灵汐他们吃了晚饭,夜无雪就带着他们上街了,说今晚很热闹。

到街上一看,果然如此,灵汐就问,为什么这么热闹,是什么节日。

“今天是花灯节,每家小商小贩都会准备好花灯,上面还有谜底,只要能猜中,就可以带走花灯。”

夜无雪说的这些,灵汐觉得很像是她以前看过的一个节日,也是猜花灯。

不过人家可没有这么直白的说叫花灯节。

书评(427)

我要评论
  • &人有多

    “不一定,看租房的人有多少吧,有的人多,所以会配。”

  • &星吗?

    “你们看那,那个女生好漂亮啊,她是明星吗?真好看!”灵汐站在七中门口,一下就吸引了大批学生。

  • 灵汐有&这的房

    灵汐有点后悔,她真的要租这的房子吗?好像不太干净呀!

  • 她就很&浪费我

    过了好久,灵汐才接收完这杂乱的剧情,然后,她就很无语的看向狗尾巴草,“小草啊,你下次把剧情整理一下再给我,这样乱七八糟的传给我,很浪费时间的。”浪费我的时间。

  • 钥匙吗&汐看了

    “你们这住的人都自己有配钥匙吗?”灵汐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问道。

  • 睡的人&影响她

    躺椅上昏昏欲睡的人受到了惊吓,抬起头就看见一个长得很漂亮像天仙一般的人站在面前,虽然这位美人脸色有点冷,但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

  • 回答,&。

    可那人还一脸期待的看着灵汐,等着她的回答,灵汐叹了口气,“租房。”说的那叫一个不情愿。

  • ”大人&她出门

    狗尾巴草:“......”大人自从下来后,就越发不愿带她出门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