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后院,莫书荣就迎了上去,一脸急切。“你在怕什么?”灵汐也不是很能去理解莫书荣的担忧,而已一个媒婆,他怕啥。“我怕你给我订亲啊。”莫书荣不想订亲,他心里,有一个秘密,一个不能够说的秘密。“安心吧,即使要订亲,我当然给你选个最好是的,肯定提早让你“你在担心什么?”灵汐不是很能理解莫书荣的担忧,只是一个媒婆,他怕啥。。...

回到后院,莫书荣就迎了上来,一脸焦急。

“你在担心什么?”灵汐不是很能理解莫书荣的担忧,只是一个媒婆,他怕啥。

“我怕你给我定亲啊。”莫书荣不想定亲,他心里,有一个秘密,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放心吧,就算要定亲,我肯定给你选个最好的,一定提前让你知道。”灵汐拍拍莫书荣的肩膀安慰他。

“要是你有喜欢的人,也可以先跟我说呀。”

“不会再有比她好的人了。”莫书荣小声嘀咕了一声。

灵汐根本就注意莫书荣有说话,所以没听见。

她还在想,要怎么做才能打消这些人的想法。

虽然她是想给莫书荣找个妻子,好陪着他,但是,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好吗。

要不放出风声,说莫书荣有未婚妻?不行。

刚冒出的想法,被灵汐一下否决了,万一以后没找到,未婚妻从哪变出来。

还有,万一以后找的是个很有身份的人,订婚宴要大办,那不是自己打脸了吗?

不行不行。

莫书荣就看见灵汐一直摇头,他忍不住心里一凉。

难道灵灵发现他的心思了,所以才拼命抬头。

“灵灵,你...”

灵汐回头看去,就看见莫书荣脸色苍白。

“你怎么了?生病了?”灵汐伸手摸了摸莫书荣的额头,“不烫呀?”

“你...”

莫书荣往后退了一步,灵汐就看看自己的手。

咋滴了,我还不能碰呢了。难道,真有喜欢的人了?要守身如玉?

灵汐是个有眼力见的人,莫书荣不乐意,她就不碰了。

“行吧,没事就好,那我会房了。”

莫书荣只是不想让灵汐看见自己的异样,他一开口,就发现灵汐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心思。

可是灵汐一靠近,他就忍不住心慌,所以才往后退的,但现在,灵汐误会了。

莫书荣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书荣。”

莫书荣回头,看见是夜无雪,“大哥。”

莫书荣对夜无雪说不上亲近,但也不疏远,就不咸不淡的样子。

“有心事,可以跟大哥说说看。”夜无雪其实看的清楚,但他希望莫书荣能主动说。

莫书荣赶紧摇摇头,“没有的,我先回去读书了。”说完,就一溜小跑走了。

他不傻,夜无雪的样子,分明看出了什么。

虽然夜无雪不一定会说出去,但莫书荣不想跟别人讲太多。

哪怕夜无雪对他也很好,什么都依着他,可是,有些事,不能说。

在渝州城又待了几日,他们就准备去京城的事情了。

灵汐看了看这个家,幸好当初就知道住不久,所以没有置办太多的东西,不然真是不好搬走。

丫鬟小厮要带走,所以要准备两辆坐人的马车,行李嘛,她的不多,莫书荣需要一辆,丫鬟小厮也需要一辆,这就四辆马车了。

灵汐想了想,干脆凑个整的,再加一辆,她可以一个人住不错。

“书荣,你就坐这辆马车,我坐这个,好了,上路吧。”说完,灵汐就钻进自己的马车了。

莫书荣楞在原地,他,他被抛弃了?京城那么远,他竟然不能跟灵灵坐一起。

莫书荣有些委屈,灵灵果然是发现什么了吗?

灵汐一个人跑到马车上,里面就放了两床被子,她直接滚进去,整个人就在被子里了。

平躺好,盖上被子,舒舒服服的就睡觉觉了。

完全不知道,莫书荣委屈巴巴的看着她的马车,希望她能出来看看自己。

莫书荣等了好一会,都不见灵汐出来,忍不住上前掀开灵汐的车帘,就见灵汐已经睡的很香甜。

莫书荣:“……”

“走吧,哥陪你。”

夜无雪出现在莫书荣的身后,莫书荣赶紧把车帘放下,他才不喜欢其他人看见灵灵睡着了的样子。

尤其,这个大哥长得还不错。

夜无雪被莫书荣这一操作给气的呀,他是他哥,要这么防着他吗!

真是,有了喜欢的人哥哥什么的都可以扔掉是吧。

夜无雪愤愤的走了,回到自己的马车上。

但没一会,他又给莫书荣送了一些吃的过去。

莫书荣接了过来,然后放在一旁,打算等灵汐醒了吃。

而且怕它们冷掉,还把烧水的炉子用来煨着。

夜无雪想,他都送了好吃的过去,莫书荣应该会对他亲近点了吧,就又跑过去看莫书荣。

结果就看见他送去的吃食没有动,还放在炉子上煨着。

而一旁的水,看上去应该是冷的,“你不渴吗?”

夜无雪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人可真是。

“有点。”莫书荣舔舔嘴唇,然后抬头看着夜无雪,然后不说话了。

夜无雪...夜无雪能怎么办呢,当然是给他拿水了。

果然,老话没有错,上辈子欠了谁,这辈子就得还。

他上辈子欠书荣的太多,所以这辈子要还给他。

莫书荣不知道,夜无雪怎么去端了个水,心情就变差了。

“你...你没事吧?”莫书荣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夜无雪的胳膊。

“我只是...不太习惯突然间就,就多了个亲人,过段时间就好了。”莫书荣小声的说道。

夜无雪抬头看向莫书荣,他没想到,莫书荣竟然会跟他解释。

他只是想起了上辈子,觉得对不起他,心情有些低落而已。

“没事,你不习惯没关系的,我可以等。”夜无雪就看着莫书荣笑。

莫书荣扯了扯嘴角,他觉得,这个样子的夜无雪有点傻。

莫书荣哪里知道,夜无雪平时可是一个很冷的人,根本就没有表情的。

夜无雪的手下都没眼看他现在的样子了,毕竟他们已经习惯了公子冷脸的样子,突然傻里傻气的,他们也需要时间适应啊。

不过夜无雪没给他们适应的机会,对着他们,还是跟以前一样。

灵汐睡了一觉起来,精神很好,她伸了伸懒腰,就闻到一股香味,好像是莫书荣的马车传来的。

灵汐让外面的车夫停下,然后跑到莫书荣的马车上。

帘子掀开,就看见莫书荣跟夜无雪都在,灵汐对夜无雪打了个招呼,就坐到莫书荣身边。

“这里面是什么?”灵汐指着炉子上的东西问。

“是吃的,我一直用火煨着,现在吃刚好。”说罢,就打开盖子,顿时,更香的味道跑出来,一下就钻进灵汐的鼻子。

书评(227)

我要评论
  • &把那两

    “那就不用再多配钥匙了。”然后把那两把钥匙递给灵汐。

  • 说了什&么。

    “您有什么事吗?”刚刚睡醒,并没有听清灵汐说了什么。

  • 她就很&我,这

    过了好久,灵汐才接收完这杂乱的剧情,然后,她就很无语的看向狗尾巴草,“小草啊,你下次把剧情整理一下再给我,这样乱七八糟的传给我,很浪费时间的。”浪费我的时间。

  • 着她的&,“租

    可那人还一脸期待的看着灵汐,等着她的回答,灵汐叹了口气,“租房。”说的那叫一个不情愿。

  • &就很好

    虽然不明白这个美女为什么说的一脸不情愿,但人家说愿意住,他还是很高兴的,这样自己每天都能看见美人,想想就很好呢。

  • &己捡的

    “啊?哦!”狗尾巴草懵懵懂懂的点点头,灵汐看见它这个样子,就知道它根本不懂,算了,自己捡的灵植,自己负责。

  • 汐也没&大摆地

    狗尾巴草立马变回本体,一根狗尾巴草插在灵汐的头发上,灵汐也没说什么,大摇大摆地往气运之子学校那边走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