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当他们回到饭厅,却看见了一个人坐在那里等着他们了。灵汐看了看莫书荣,结果莫书荣也侧着头看向灵汐。看见对方是一脸的懵逼,就看向那一脸淡定坐在那的夜无雪。“你什么时候来的?”莫书荣问。“蹭饭吃的?”这是灵汐问的。夜无雪轻轻一笑一声,“我昨天就到灵汐看了看莫书荣,结果莫书荣也侧着头看向灵汐。。...

不过当他们来到饭厅,却看见一个人坐在那里等着他们了。

灵汐看了看莫书荣,结果莫书荣也侧着头看向灵汐。

见到对方也是一脸的懵逼,就看向那一脸淡定坐在那的夜无雪。

“你什么时候来的?”莫书荣问。

“蹭饭吃的?”这是灵汐问的。

夜无雪轻笑一声,“我昨晚就到了,只是你们都睡了,便没有打扰。”

说完,又看向灵汐,“打扰了。”对灵汐拱拱手,表明确实要蹭饭吃。

明明他也给了很多钱,但灵汐说的,他倒像是吃白食的样。

灵汐还真没什么意思,她就单纯的问一句而已。

三人坐下,气氛有些微妙,这个微妙,只在莫书荣跟夜无雪身上。

灵汐很自得的拿着包子啃了一口,咸了,盐最近降价了吗?

灵汐皱皱眉头,端起碗喝了一口粥。

不过吃着吃着,灵汐就疑惑了,这包子怎么没有陷?

刚想问是怎么回事,就看见夜无雪一脸紧张的看着莫书荣...手里的包子。

灵汐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上的,嗯!一样的。

莫书荣咬了一口包子,然后跟灵汐一样皱了皱眉头。

赶紧喝了一口粥,卧槽好咸!

“灵灵,这包子...”

“没陷,不能叫包子。”灵汐把自己的包子里面给莫书荣看。

莫书荣果断的去看自己的,果然,掰开一看,啥也没有。

暗处,躲在树上的人耸着肩膀一抖一抖的,都要成羊癫疯了。

真是太好笑了,公子想给小少爷做顿早饭,结果竟然变成这样了。

包子成了没有陷的,看样子,只怕还不只这样。

“很...难吃吗?”夜无雪当然看出他们吃的很勉强了,可是...他觉得,没有那么差吧。

因为知道自己的厨艺不好,所以他特意选的简单的。

这包子是他们府上的厨娘包的,但是他和的面,糖也是他放到呀。

这是他能想到是最简单的东西了,虽然这馒头像包子,但...至少能吃呀!

夜无雪拿起一个他做的包子咬了一口,尽管他控制了一下表情,但灵汐跟莫书荣都看见他皱起的眉头了。

“喝点粥。”莫书荣把粥往夜无雪那推了推。

桌上放了好几碗粥,是为了冷的快,不过夜无雪并没有拿,因为他不喜欢喝。

但现在没有办法了,不喝得咸死。

难怪了,他竟然把盐当成了糖给放了,夜无雪有些尴尬,他看了看莫书荣,见他们都没什么表情,只是换了一种东西吃。

“不好意思啊,我...”

“没关系。”莫书荣还在想要不要假装听不懂呢,灵汐直接就来了这么一句。

“不过,你既然都让厨娘帮你包成包子了,为什么不问问她盐跟糖的分别,非要自己搞。”

现在好了吧,搞砸了吧。

夜无雪:“……”他也没有想到会犯这样的错误啊。

这顿饭,除了灵汐不受影响,剩下那两个都挺尴尬的。

莫书荣能感觉到,夜无雪这么做是因为他,看见他一脸尴尬,莫书荣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有点尴尬。

好在,终于是吃完了,吃完早饭,夜无雪就看着灵汐。

灵汐懂了,这是想要清场,害,她这有什么好清场的。

“你们都下去吧。”灵汐府上的丫鬟小厮都知道,叫他们下去,没有吩咐不能过来,所以下去后就各自找事干了,没事干的就发发呆,吃吃东西。

这让偷偷去监视的暗卫一脸无语,这也...太轻松了吧!

谁家的下人不是天天都在干活,怎么这些人还可以发呆吃东西聊天的。

“好了,你可以开始了。”

灵汐一脸看戏的样子,还找了个好位置坐下,摆明了是要看戏。

莫书荣进灵汐找了个位置坐下,也跟着她一块坐下。

上面的位置都被那两人占了,夜无雪就只能坐在下首。

明明他们是亲兄弟,但现在,这弟弟却很另一个人那么亲近,有点吃醋呢!

夜无雪抛开脑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开口对莫书荣说他的身世。

“我叫夜无雪,是京城夜家大少,你叫夜无恒,是我亲弟弟。当年,我们家...”

夜无雪缓缓说着他们家的身份,地位,还有后来跟齐家的恩怨,以及当年他为什么会被莫家的人带走。

等等等等很多的事情,莫书荣一开始惊讶,到后面,他已经不知道该作何表情了。

尤其是,当夜无雪说,这一切,上面那位都是知道的时候,莫书荣觉得,这些年,他读书的意义没有了。

他努力读书,想要做官,除了这是答应灵灵的外,他也想做个好官,为一方百姓谋福。

可是现在...

看着莫书荣一脸大受打击的样子,夜无雪也不忍心,但现实就是这样残忍啊。

他不希望,这些事情,要莫书荣自己去体会了才知道,这样,还不如由他来说。

“想什么呢,你就算当官,也是为了一方百姓,又不是为了上面那个人,而且...你不一定就能当官呀!”

灵汐一句话,就让莫书荣从失落震惊,迷茫不知所措中苏醒。

“我,知道了。”莫书荣点点头。

夜无雪有些意外的看了眼灵汐,没想到他以为单纯好骗的小妖竟然会懂得这些。

“那个...夜无雪是吧,不要在心里说我坏话。”

夜无雪瞪大了眼睛,没想到灵汐竟然知道他在心里说她。

“你...”

“你真的说灵灵坏话了?”灵汐还没说什么,莫书荣就炸了。

“不是,我...我只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没有骂她。”夜无雪赶紧摆手。

好不容易跟弟弟相认,他实在不敢惹他生气。

看的出来,这个妖在他心里的位置很重要,可是...

“书荣,你跟她...”夜无雪才说到灵汐,莫书荣就一脸严肃的看着他,让他实在没法说下去。

“你别这么看着哥哥,我就是想说,你们要不要跟我回夜家住,我现在还是能护住你们的。”

夜无雪叹了口气,“那个灵汐姑娘,你...你们妖,都有什么...”

“谁是妖了?说谁呢!”灵箩蹭的一下就跳出来了。

她站在夜无雪面前,插着腰叫嚣着,一副来单挑的样子。

看着还不到自己腰间的小女孩,夜无雪往后退了退。

书评(268)

我要评论
  • 兴的,&这样自

    虽然不明白这个美女为什么说的一脸不情愿,但人家说愿意住,他还是很高兴的,这样自己每天都能看见美人,想想就很好呢。

  • 情传给&储物袋

    “先把这个世界的剧情传给我吧。”灵汐看了看储物袋里的钱,心想能说自己刚刚是去打劫了吗!哦不,是那些小仙心甘情愿送给她的,注意,是心甘情愿。

  • 昏昏欲&一个长

    躺椅上昏昏欲睡的人受到了惊吓,抬起头就看见一个长得很漂亮像天仙一般的人站在面前,虽然这位美人脸色有点冷,但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

  • ...&她出门

    狗尾巴草:“......”大人自从下来后,就越发不愿带她出门了~

  • 好像不&太干净

    灵汐有点后悔,她真的要租这的房子吗?好像不太干净呀!

  • 灵汐叹&叫一个

    可那人还一脸期待的看着灵汐,等着她的回答,灵汐叹了口气,“租房。”说的那叫一个不情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