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找了一圈,什么都也没找到了,齐丹尼尔很不想把这事跟鬼神扯上,但现在的的情况,严禁不让他我相信。他是不怕死的,因为让人把他团团围住,保护好着他。看一看离处的莫书荣,齐丹尼尔不不甘心就这么放过我他,这一次的机会来之不易,错过了了,下一次就不明白要什么时候了。“你。”他也是怕死的,所以让人把他围住,保护着他。。...

可是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有找到,齐伯恩很不想把这事跟鬼神扯上,但现在的情况,不得不让他相信。

他也是怕死的,所以让人把他围住,保护着他。

看看不远处的莫书荣,齐伯恩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他,这次的机会来之不易,错过了,下次就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

“你。”齐伯恩指了指离莫书荣最近的那个人。

“不管用什么办法,把他手给我废了。”

那手下就是刚才看着灵箩一个草的其中一个。

他心里也很害怕的,虽然狗尾巴草不吓人,但凭空出现,还能变出好多的狗尾巴草的,就很吓人了。

他犹豫着没敢上前,齐伯恩就抽出身边人的佩剑,往那个人身上刺去。

灵箩都看呆了,这好端端的怎么就内讧了。

莫书荣觉得齐伯恩果然是个狠人,对自己人都能随意出手。

却不知道,齐伯恩虽然纨绔,但不笨,他早就看出这根草的意图。

主要他动手对付莫书荣,就会被它打断,所以,他要趁其不备。

齐伯恩现在的表现就是恼羞成怒想教训这个不听话的手下,奈何本事不够,怎么也没有得逞。

可是下一秒,原本要刺向手下的剑往旁边一偏,就对准了莫书荣。

灵箩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道白光闪现,灵汐已来到牢房,站在莫书荣面前。

淡淡的瞥了灵箩的方向,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莫书荣从灵汐出现,就盯着她看,见灵汐看向另一边,莫书荣也往那看了眼,但什么都没有看见。

莫书荣心里就想,难道那根草就站在那?

“你是何人?”

哪怕灵汐长得好看,但齐伯恩现在也没法欣赏。

要知道,她可是突然出现的,正常人谁会有这样的本事。

灵汐冷冷的看着齐伯恩,“要你命的人。”

说完,灵汐就抬起手,手掌微微收起,呈一道弧形,只一个呼吸间,就把齐伯恩抓在手里。

灵汐捏着齐伯恩的脖子,“你刚刚,想做什么?”

灵汐只要一想到,她来的时候,看见的场景,就想把齐伯恩杀了。

要是她来晚那么一秒,莫书荣就没了,她养了这么久的人就没了。

“没有,我...我没想...做...什么...”

齐伯恩开口一句否认,灵汐就收紧了手掌,都到现在了,还敢否认。

“灵灵,不要杀他。”莫书荣这会儿也回过神了,走到灵汐身边,拉着她的衣袖,对她摇摇头。

“为什么?”他明明就要害你,为什么要放过他。

莫书荣意外的看懂了灵汐潜藏的意思,他微微一笑,“因为我不想脏了你的手,这样的人,自然会有人来收拾的。”

灵汐撇撇嘴,屁话,你哥都说了,皇权至上,这个人能来着,肯定身份不简单。

不过灵汐到底是没让莫书荣失望,听他的放开了齐伯恩。

“行吧,那就交给其他人好了。”

灵汐一放开他,齐伯恩就退回到他那群手下的身后躲着。

现在他可真是狼狈啊,一点也不像刚刚来时那么威风。

“草,出去接个人。”灵汐感觉到夜无雪的人来了,就对着一旁缩在角落的灵箩说道。

“接谁?”灵箩小心的问道。

“他哥。”灵汐指了指莫书荣。

灵汐的话把莫书荣炸的不知所措,他什么时候有哥了?

还...莫书荣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灵箩领命后赶紧退出去了。

呜呜呜...她完蛋了,没有照顾好莫书荣,主人一定不喜欢她了。

灵箩一边跑一边伤心,她太惨了~

“嘭”的一下,灵箩就撞了个人,抬头一看,这不是夜无雪嘛。

夜无雪也是有些楞住,他找了好久就是没有找到府衙的暗牢,结果在这地方竟然还遇到个小女孩。

“主人叫我来接你,跟我走吧。”灵箩擦了擦眼泪,拉着夜无雪的就往暗牢走去。

夜无雪扯了扯自己的衣袖,没扯出来,“你是谁,你主人又是谁?”

夜无雪的人把灵箩围住,都一脸警惕的看着她。

“我主人是你爹。”夜无雪的手下都准备动手了,谁不知道老主子已经没了。

“你弟弟的爹。”

灵箩说话太大喘气了,听的人是真想揍她。

“走吧,他们在哪?”

夜无雪叹了口气,现在的妖都这么多了吗?还可以这么随便的出现在人前,也不知道捉妖师厉害不厉害。

“主人,他们来了。”

不知不觉,夜无雪一行人就来到了暗牢,也打断了夜无雪的胡思乱想。

他们都没想到,府衙的暗牢,竟然会在这里,这也...太变态了吧。

谁会想到,把暗牢建在茅房这边,从茅房进去,也不怕走错了位置,进了粪坑。

莫书荣刚刚从灵汐那里知道,这里面的人,有一个是他哥哥,亲哥。

所以莫书荣一听他们来了,就赶紧抬头望去,一眼,就看见了夜无雪。

他们实在是...太像了。

莫书荣跟夜无雪就这么看着彼此,眼神中有很多想说的话,但现在的场合,显然不适合。

“差不多得了,这些人交给你。”灵汐打断夜无雪跟莫书荣的深情对望,拉着莫书荣出了牢房。

夜无雪等灵汐他们走后,才看向齐伯恩。

齐伯恩这会也没有那么怕了,“夜无雪,你最好放了我。”

“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夜无雪冷笑。

齐家的人他早就想收拾了,这回齐伯恩撞在他手里,他是傻了还是疯了会放他回去。

双方谈不拢,瞬间就要开打,但是,一道弱弱的声音响起。

“你们等会~”

刚刚灵汐走时,没让灵箩跟着,灵汐叫灵箩狠狠的揍齐伯恩一顿。

灵箩知道,主人这是给她将功补过的机会,灵箩当然不会让别人代劳了。

“主人说了,叫我好好揍他一顿,所以别跟我抢。”说完,灵箩就朝着齐伯恩冲过去。

夜无雪的手下看着夜无雪,就让这小姑娘吗?他们...

夜无雪摇摇头,示意他们不要动,等着就好了。

齐伯恩才是崩溃,他没想到,竟然还有一个没走。

夜无雪的人不知道灵箩是怎么来的,他知道呀,他可是亲眼看见灵箩跟她主人一样突然出现的。

果然,灵箩手里拿着两根狗尾巴草,有一米长的样子,往齐伯恩身上抽去。

夜无雪的人都惊呆了,狗尾巴草还有这么长的了?他们...

是不是太久没有到野外去了,所以见识变短了?

书评(115)

我要评论
  • 个是房&的,你

    灵汐决定好后,那人就拿出一串钥匙,“这是大门的钥匙,这个是房门钥匙,我们这里会有一把备用的,还有两把都是给你的,你是一个人住还是?”

  • 为什么&说的一

    虽然不明白这个美女为什么说的一脸不情愿,但人家说愿意住,他还是很高兴的,这样自己每天都能看见美人,想想就很好呢。

  • 了?”&灵汐。

    “大人,您刚刚去哪了?”狗腿的灵植带着一丝崇拜之情看向灵汐。

  • 匙给了&,难道

    灵汐说签合同,那人才反应过来,是啊,他们都还没有签合同的,他都把钥匙给了,难道真的是美色误人?

  • 生好漂&七中门

    “你们看那,那个女生好漂亮啊,她是明星吗?真好看!”灵汐站在七中门口,一下就吸引了大批学生。

  • &吗?”

    “您有什么事吗?”刚刚睡醒,并没有听清灵汐说了什么。

  • ,掀起&一阵灰

    “租房。”灵汐啪的一声,把手放在老旧的桌上,掀起一阵灰尘。

  • 己捡的&责。

    “啊?哦!”狗尾巴草懵懵懂懂的点点头,灵汐看见它这个样子,就知道它根本不懂,算了,自己捡的灵植,自己负责。

  • 不用再&把那两

    “那就不用再多配钥匙了。”然后把那两把钥匙递给灵汐。

  • !”狗&汐。

    “好的!”狗尾巴草点头,一股脑的就把这个世界的剧情全传给了灵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