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汐怕莫书荣在里面鬼有危险,就给灵箩跟在莫书荣身边,有什么事赶快相关通知她。而她自己,则是去了府衙,她要去看一看,究竟是谁在诬蔑莫书荣。接着找到了他们的证据,好给莫书荣洗清罪名。回到府衙,灵汐先去了书房,通常书房都要当最重要的的东西,灵汐心里想,先去看而她自己,则是去了府衙,她要去看看,到底是谁在污蔑莫书荣。。...

灵汐担心莫书荣在里面鬼有危险,就让灵箩跟在莫书荣身边,有什么事赶紧通知她。

而她自己,则是去了府衙,她要去看看,到底是谁在污蔑莫书荣。

然后找到他们的证据,好给莫书荣洗脱罪名。

来到府衙,灵汐先去了书房,一般书房都会当重要的东西,灵汐想着,先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但是她找遍了每个角落,就是什么也找不到。

灵汐不信邪,又找了一遍,可是,还是什么也没找到。

这书房连个暗格都没有,灵汐楞了一下,难道是她想错了?

灵汐一拍脑袋,是的,她傻了,那人既然这么做了,这么会留下把柄呢。

而且,这府衙的人不一定被收买了,可能真的有人举报。

只是,他们有什么证据呢?用的什么借口。

灵汐急的直挠头,她果然不适合干这事,一遇到这事就慌神了。

灵汐决定等待时机,她决定去牢里看看莫书荣,那人要是单纯的诬陷莫书荣,一定不会只让他待在牢里的。

她先去看看莫书荣,明天天亮,再去府衙找那知府要说法。

不能把人抓了什么也不说吧,莫书荣好带是书院的学生。

连成绩都没出来呢,就开始诬陷,看来莫书荣考的不错,不然他们怎么会这么急呢。

莫书荣待在比较里面的一间牢里,现在看着倒没什么事的。

灵汐没有现身,就待在暗处守着莫书荣,一晚上过去了,压根就没有人出现。

灵汐见天亮了,就回去换了身衣服然后来到府衙。

她现在是男装的林溪,“大人,昨日您府上的官差带人把我儿带走,说他作弊,请问大人可有证据,不知何时能查清楚,还我儿清白。”

知府大人看着下方的灵汐,只见她腰杆笔直,一点也不惧怕他这个知府大人。

眼睛还敢直视他,知府大人就知道这是个有底气的人,不然他不会这样。

他陈福做了这么多年知府,看人的本事最好,什么人不能惹,他一眼就看的出来。

“这是个大案,本官当然要认真审查。”陈福打着太极。

“听说是有人举报的,不知是何人,他有什么证据能证明?”灵汐步步紧逼,昨天她只想着这个知府大人被收买了,要找到他受贿的证据,却忘了那个举报的人。

不过现在也不晚。

“抱歉,这个涉及本案的秘密,不能透露。”

“大人说笑了,莫书荣是我儿,我儿被人诬告,我难道连是谁做的都不能知道吗?”

灵汐冷冷的看着这个知府大人,昨天没有在府衙找到什么,灵汐还在想这个陈福是否知情。

现在看他这样,应该是有被交代的,就是不知道他知道多少了。

“不能。”陈福态度强烈。

灵汐见他始终不说,也不勉强,总会有人让他开口的。

灵汐决定找夜无雪帮忙,他也就这么点用处了。

灵汐离开府衙后,就闪身来到夜府,夜无雪已经知道莫书荣被关进大牢的事,而且,那边已经联系他了。

可以说,这次莫书荣会出事,跟他有很大的关系。

所以看见灵汐,夜无雪还有点心虚,都是他的错,灵汐把弟弟保护的好好的,结果他自己暴露了。

“...你来了。”

灵汐一来,也不说话,就盯着夜无雪看。本来就心虚不已的夜无雪更加心虚了。

他以为灵汐已经知道了,所以不敢看灵汐的眼睛,其实灵汐只是在想要怎么开口。

“我知道,是我的错,要是...”夜无雪懊恼的一拳砸向桌子,发出“嘭”的一声。

灵汐:???

要是啥?你倒是说呀,跟我打什么哑谜。

灵汐虽然迷惑夜无雪在说什么,但她没问,而是说,“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会让书荣出事的,但我也不会妥协。”夜无雪声音中透露出一股凶狠。

哦~

灵汐懂了,原来莫书荣会被诬陷,跟夜无雪有关啊,并不是成绩的事情。

灵汐捏了捏手,有点想揍人。

“那你能保证吗?”灵汐不想去问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她只关心莫书荣。

“我一定不会让书荣出事的。”

灵汐并不是很相信夜无雪,“但愿。”灵汐消失了,但又没消失。

她只是消失在了夜无雪的眼前,但人并没有走。

她要看看,对方的要求是什么,不能什么都交给夜无雪,万一他真的不靠谱怎么办。

但后来,灵汐后悔了,她为什么要管那么多,直接动手带着莫书荣出来又怎么样,谁能把她怎么样。

果然,是四皇子的人,他希望夜无雪把手里一件东西交给他们,然后帮四皇子杀了二皇子。

夜无雪只是笑着,说他夜家早就没人了,只留他一人在世,还说他们骗人也骗的像一点。

等人回去后,夜无雪就让手下去找莫书荣的踪迹,务必把人救出来。

灵汐:??

莫书荣不是就在那里吗?为什么还要找?

吓得灵汐以为莫书荣被他们藏起来了,赶紧跑回去。

确定莫书荣还好好的待在府衙的大牢里,灵汐才放心。

然后嘱咐灵箩,一定要看好莫书荣,绝对不要让他受伤。

灵汐这才返回夜府,灵汐心中有疑问,她自己没想明白,所以纠结了好久,还是问了夜无雪。

“你为什么不让我带书荣出来呢?”

灵汐会这么问,是因为夜无雪是这么交代他的手下的。

他说人找到后务必带回来,所以灵汐才疑惑。

“你知道书荣在哪?”夜无雪激动的上前一步,灵汐默默的往后退了一点。

点点头,这不是废话。

“那你...怎么不带他出来?”夜无雪还不是见灵汐没有带莫书荣出来,以为她做不到。

“还没有洗刷冤屈啊!”灵汐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不重要,这种诬告,很容易翻案的。”对于那个,夜无雪是真的不在意。

灵汐能那么容易找到莫书荣,出了她是神以外,还有灵箩也在那,所以她才会那么容易。

实际上,夜无雪的人已经把府衙大大牢翻了个底朝天,但就是找不到人。

灵汐没想到,她觉得重要的在夜无雪这里竟然没什么。

书评(154)

我要评论
  • 也大,&单的家

    打开屋子看了看,虽然灰尘有点多,但还好,不算太乱,太脏,地方也大,一些简单的家具也有,灵汐满意的点点头。

  • ,“小&的时间

    过了好久,灵汐才接收完这杂乱的剧情,然后,她就很无语的看向狗尾巴草,“小草啊,你下次把剧情整理一下再给我,这样乱七八糟的传给我,很浪费时间的。”浪费我的时间。

  • 就看见&影响她

    躺椅上昏昏欲睡的人受到了惊吓,抬起头就看见一个长得很漂亮像天仙一般的人站在面前,虽然这位美人脸色有点冷,但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

  • 是啊,&签合同

    灵汐说签合同,那人才反应过来,是啊,他们都还没有签合同的,他都把钥匙给了,难道真的是美色误人?

  • ,她真&呀!

    灵汐有点后悔,她真的要租这的房子吗?好像不太干净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