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觉地自己做了好事的灵汐,回家就摊着了,前段时间——出门时有点儿勤,她想宅在家里一段时间——。让灵箩望着点莫书荣,别让他遇上危险,灵汐就就闭门谢客了。莫书荣会觉得爹这样挺好的的,要不然他总怕爹会会遇上什么危险。接着,灵汐成功让自己长胖了。莫书荣前段时间——这段时间——让灵箩看着点莫书荣,别让他遇到危险,灵汐就开始闭门不出了。。...

自觉自己做了好事的灵汐,回到家就摊着了,最近出门有点勤,她想宅在家里一段时间。

让灵箩看着点莫书荣,别让他遇到危险,灵汐就开始闭门不出了。

莫书荣觉得爹这样挺好的,不然他总担心爹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然后,灵汐成功让自己长胖了。

莫书荣最近这段时间都忙着出门参加诗会,很少看见灵汐,所以当他再次见到灵汐时,有被吓到。

“灵灵,你怎么长这么胖了?”莫书荣说完,赶紧捂住嘴。

完了,他嘴太快,现在怎么办。

莫书荣眼珠子乱转,脑袋飞快的运转,在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转移话题。

“眼珠子别再乱转了,不累啊。”灵汐其实不怎么担心的,她要瘦很快就可以瘦下来的。

“书荣啊,你马上就要过十四岁生日了,你想怎么过呀?”灵汐看看莫书荣,他又长高了呢。

生日?

莫书荣想到以往生日,灵汐都会给他准备礼物,莫书荣就对灵汐说,“我今年的礼物可不可以自己选。”

说完,莫书荣一脸期待的看着灵汐,生怕她会拒绝。

“可以啊。”

“耶!”莫书荣高兴的跳起来比了个耶!

灵汐审视的看着莫书荣,不对劲,这是想要干什么,这么开心。

莫书荣也发觉自己太得意了,连忙收敛了一下表情。

但嘴角的笑怎么也压不住,就那么一抽一抽的。

灵汐看的伤眼睛,挥挥手让莫书荣回去读书,她要再躺会。

莫书荣点点头,走出灵汐房间,走出门口后,莫书荣突然探了个小脑袋进来。

“爹,你再不动动,小心长肚腩哦。”说完一溜小跑出了灵汐的院子。

灵汐:“……”

很快就到了莫书荣生日那天,莫书荣穿上灵汐给他准备的新衣服,神神秘秘的拿着一个包袱递给灵汐。

灵汐?

她又不过生,怎么还有东西给她呢?

“爹,你不会要反悔吧?”莫书荣见灵汐不接,顿时急了。

灵汐撇了撇嘴,“你倒是说说看这个是干嘛的呀?不是我给你准备礼物吗?怎么还给我了。”

“哦,我忘了说。”莫书荣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太激动给忘了。

“我知道,您可以变回去的,我想看看你穿女装的样子,这是我选的。”莫书荣把包袱往灵汐面前又递了递。

“哦!”

灵汐很淡定,她还以为什么事呢,马甲都已经掉了,她也不在乎男女了。

再说,当初不是担心在村里难办事,她也没想当男的。

灵汐结果莫书荣给她准备的衣服,走到里间,很快就换好了。

“爹,好了吗?”莫书荣站不住,在外面走来走去,一会又忘里面看看。

“还叫爹啊!”

灵汐终于出来了,她就是想着穿了女装,怎么也得换个发型,所以久了点。

莫书荣听到灵汐的声音,抬头看去,整个人都楞住了。

他知道灵汐很美,但是没想到,会美成这样。

灵汐的性子比较冷,所以莫书荣给灵汐选的是一件偏粉色系的衣裙。

他觉得,要是选一件白色的,灵汐会更有距离感,所以为了拉进距离,选了件粉色的。

没想到,效果这样的好。

不需要多少装饰品,简简单单的把头发束上去一些,再留几缕碎发在额前,整个人显得清冷高贵。

但粉色系的衣裙,又中和了一些冷感。

“灵灵,你真好看。”

莫书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为自己刚刚失态有些不好意思。

“不叫爹了?”

莫书荣:“……”他才不叫呢!

“走,我们去吃饭。”莫书荣上前,拉着灵汐的手往饭厅走。

家里的小厮丫鬟都被莫书荣遣走了,虽然他们好像看不出灵汐有什么不对劲。

但莫书荣还是不想他们在面前,万一呢。

现在,莫书荣更加觉得不能让他们看见,灵灵长得这么好看,他不想其他人看见。

“看路。”灵汐走到一半,发现莫书荣盯着她看,都不看路,忍不住敲了下他的头。

“不能打头。”莫书荣赶紧护住自己的头,“打傻了还怎么考试。”

“打一下没关系的。”灵汐说完,快速往莫书荣脑袋上一敲。

她想敲的时候,就得敲到。

莫书荣委屈的抱住自己的脑袋,灵灵下手一点也不轻。

“好啦,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连这点痛都受不了。”灵汐才发现,莫书荣的体质好像不怎么样。

这样可不行的。

“书荣,我决定了,以后要给你加强一下锻炼。”

啊?

莫书荣一脸震惊,他今天不是生日吗?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啊。

灵汐觉得这个主意可真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越想越高兴,莫书荣则是一脸生无可恋,他这是造了什么孽。

莫书荣是真的不喜欢锻炼,所以他现在,还长得一副白白净净,文弱书生的样。

来到饭厅,看到这么多好吃的,莫书荣心情稍微好点了。

但吃过饭,灵汐就告诉他,今天过后,他就要早早的起床蹲马步,还要打一套拳。

莫书荣:……

他不要,可惜,灵汐没同意。他的反对无效。

回到房间的灵汐,又看见桌上放着一个盒子,灵汐知道,那是夜无雪送来的,给莫书荣的生辰礼物。

灵汐拿起来颠了颠,轻飘飘的。

打开一看,果然还是银票,灵汐想,这人可真是死板。

平时当然是要送银票,但是人家生日这天还送银票,是不是傻啊。

第二天,莫书荣发现他的零花钱又涨了,虽然这样,他还是不开心。

“快点,蹲好了。”灵汐坐在一旁,手里还拿着一根棍子,莫书荣要是做的不标准,就动手敲打他。

莫书荣想偷懒都不行。

几天后,莫书荣终于不用灵汐看着了,她也可以放心睡懒觉了。

莫书荣就这么待在书院读书,灵汐偶尔窝在家里,偶尔出去干干事,给四皇子还有青丘找点麻烦。

日子过得也还不错,没钱的时候就去找夜无雪要,反正他们已经知道了彼此,没啥不好意思的。

灵汐就等着莫书荣考中进士,然后进京城去考试,当个小官什么的。

等年纪到了,就给他找个媳妇,成亲,生子,完美。

书评(132)

我要评论
  • ,所以&近她,

    因为灵汐太有距离感,所以大家都不敢靠近她,只敢在旁边远远地看着。

  • 。”那&人都一

    “我们这还有二楼跟六楼没有租出去,二楼的话有点吵,六楼倒是安静,但是没有电梯,每天都要自己爬上去。”那人都一一跟灵汐说清楚,然后让她考虑。

  • 人有多&以会配

    “不一定,看租房的人有多少吧,有的人多,所以会配。”

  • 界的剧&,是那

    “先把这个世界的剧情传给我吧。”灵汐看了看储物袋里的钱,心想能说自己刚刚是去打劫了吗!哦不,是那些小仙心甘情愿送给她的,注意,是心甘情愿。

  • ”大人&她出门

    狗尾巴草:“......”大人自从下来后,就越发不愿带她出门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