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并不我相信灵汐,所以灵汐太小了,他怎么可能会会我相信。虽然公子不说话的,他好张口。灵汐这会不站也得站了,回过头来瞥到阿木急切的样子,灵汐宽慰道。“你怕什么,现在的了是最坏的结果了,你有什么好怕的。”这话,一点儿也也没宽慰到阿木,他反倒更怕。但但是公子不说话,他不好开口。。...

阿木并不相信灵汐,因为灵汐太小了,他怎么可能会相信。

但是公子不说话,他不好开口。

灵汐这会不站也得站了,回过头瞥见阿木焦急的样子,灵汐安慰道。

“你怕什么,现在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话,一点也没有安慰到阿木,他反而更担心。

但灵汐已经不给他思考的机会了,只见灵汐运转周身灵气,再汇聚到指尖指向李炎的腿上。

李炎跟阿木都惊呆了,这些灵气都是看的见的,正常人,谁会有这样的本事。

阿木一下就不觉得灵汐不靠谱了,他觉得,这一定是仙女了,是来拯救他们公子的。

李炎虽然惊讶,但他现在的注意力都在腿上。

他能感觉到,腿慢慢的有了变化,有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

这个过程还是很久的,因李炎的腿是被人硬打断的,而且还是同一个地方多次敲打。

灵汐要用灵力慢慢修复,所以比较费时间。

一弄,就弄了两个时辰,等她弄好,已经天黑了。

“好了,接下来你慢慢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完全好了。”

灵汐看天都这么黑了,有点担心,莫书荣会不会害怕,她出来的时候忘了跟他说。

“我叫李炎,今日大恩,他日若有所需,定全力相助。”

李炎的话刚落,阿木就赶紧给灵汐跪下。

“额~不用。”灵汐摆摆手,一溜烟就跑了。

“灵灵,你去哪了?”灵汐已经很小心了,但还是被莫书荣给逮到了。

灵汐回头,看着蹲在角落的莫书荣,嘴角一撇,可真是够努力的。

“脚麻不?”

莫书荣:······

“麻~”

灵汐说了声活该,但还是走到莫书荣面前蹲下,替他揉揉小腿,“就不能去房间等着吗?”

“你今天去哪了?”莫书荣可没有忘记他想问的问题。

灵汐瞪大眼睛看着莫书荣,你不是吧,都这样了还不忘打听我的行踪。

莫书荣也看着灵汐,大有一副她不说就一直看着的意思。

“我遇见个人,他受了很严重的伤,我帮他疗伤去了,所以才回来晚了,下次一定跟你说一声,你别担心啦!”

莫书荣听后,没有表现的很高兴,也没有松一口气,他有些失落。

原来,他并不是唯一啊,只要遇到了,灵灵都会去帮助他们,虽然他也知道,这样的想法不好,但他还是忍不住失落。

他希望灵灵的目光永远都在他的身上,永远只关心他一个人。

“书荣,书荣,你发什么呆啊?”灵汐叫了莫书荣好几次他才回过神来。

莫书荣摇摇头,他不敢让灵汐知道心里的想法。

灵汐也没有多想,小孩子总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不想大人知道。

几天后,灵汐知道了一个不错的消息,她救的那个人竟然是个皇子。

哦豁,厉害了这个青丘,竟然连皇子都敢害。

这样看来,青丘的主子也是个皇子了,或者是支持某个皇子的人,按照定律,青丘应该是个重要人物。

以她在现代看的小说来讲,青丘就是某个皇子的红颜知己呀,等那谁登上皇位,就给她一个皇后之位。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她不是什么皇子的红颜,而是皇子背后的人的红颜,等把那位皇子送上皇位,就迎娶青丘为妻。

恩,灵汐有点好奇了,她想知道青丘到底是谁的红颜。

因为她还看见过一种结果,等一切尘埃落定后,青丘并没有得到她想要的,反而被赐下一杯毒酒。

原来她做了那么多,都是在给他人做嫁衣,她喜欢的那个人喜欢的是她姐姐或者妹妹,但人家善良可爱,才不能做这样的事,当然就要给另一个人来做啦。

然后青丘就黑化了,她发誓,一定要报仇,做鬼也不放过那些人。

然后她喝下毒酒,再一睁眼,却发现自己重生了,重生在了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嘻嘻嘻,太好笑了!”

灵汐越想就越觉得好玩。

“主人你在干嘛呢?”

“哎哟!”灵汐往后一退,撞到了桌角,看见是灵箩,拍拍心脏,“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灵箩:······

我都回来那么久了,主人竟然没有发现。

“主人你刚才在想什么呢?”

“想故事。”

故事?灵箩一喜,“是聊斋吗?”

“聊什么斋,言情剧。”灵汐掏出一本书扔给灵箩。

“可好看了。”

把书给灵箩后,灵汐还跟灵箩说了自己刚才的猜测,灵箩还没看书呢,但听到灵汐的猜测,她就觉得这个故事一定很动人,很好看,看看她主人,都会编故事了。

“对了,你现在回来是发现什么了吗?”

故事讲完,灵汐才想起灵箩出去的原因,这才开口问。

“那个青丘在那边地位还挺高的,但是她最近被责罚了,因为一件事没有办好,就是那个二皇子回来了,当初就是青丘去处理的,听说是青丘把二皇子给弄断了腿,然后秘密处决的,但是现在,二皇子回来了。”

说到这,灵箩突然看向灵汐,“主人,那个二皇子是您救的吗?”

“明知故问。”灵汐敲了下灵箩的头。

灵箩吐吐舌头,她就是有点好奇,主人怎么会那么巧的救了那个二皇子。

“继续说。”

“那个青丘是真的狠,原来她不是故意放二皇子一条路,而是想了个更阴狠的招,她把二皇子的腿废了,然后扔到贫民窟,让他去当乞丐呢。”

灵汐想到她见到李炎的地方,确实很破,但是,他身边不是还有个人吗?

“可是,他就算被扔进贫民窟,也不可能会去乞讨啊,再说他身边还有人呢,他作为一个皇子,怎么会没有手下呢。”

灵汐觉得这事不对,眼神瞥向灵箩,“你是不是没有查清楚啊?”

灵箩傻笑两声,“也不是啦,就是去掉了一些东西。”

灵汐:······

该去掉的不去,不该去掉的反而去了。

要是她弄个宿体,想知道什么不就一下就知道了?

不,不行,不能想这事。

灵汐赶紧摇摇头,把那些想法甩出去后才停下来。

书评(467)

我要评论
  • &情看向

    “大人,您刚刚去哪了?”狗腿的灵植带着一丝崇拜之情看向灵汐。

  • 过来,&的,他

    灵汐说签合同,那人才反应过来,是啊,他们都还没有签合同的,他都把钥匙给了,难道真的是美色误人?

  • 一串钥&,还有

    灵汐决定好后,那人就拿出一串钥匙,“这是大门的钥匙,这个是房门钥匙,我们这里会有一把备用的,还有两把都是给你的,你是一个人住还是?”

  • 大家都&只敢在

    因为灵汐太有距离感,所以大家都不敢靠近她,只敢在旁边远远地看着。

  • 少吧,&多,所

    “不一定,看租房的人有多少吧,有的人多,所以会配。”

  • 这住的&看手中

    “你们这住的人都自己有配钥匙吗?”灵汐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问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