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去了那么久?”莫书荣见灵汐回去,这颗心才放下自己。“没事儿。”灵汐摇了摇头,坐定喝了一大口水,心里有点儿后悔当初,她怎么就答应下来帮商若云拿回来玉佩了呢?也不明白商若云的玉佩是哪两块,要是拿错了咋办,心里想,灵汐就往青丘那边看了眼。灵汐看的很隐讳,再再加青“没事。”灵汐摇摇头,坐下喝了一大口水,心里有点后悔,她怎么就答应帮商若云拿回玉佩了呢?。...

“怎么去了那么久?”莫书荣见灵汐回来,这颗心才放下。

“没事。”灵汐摇摇头,坐下喝了一大口水,心里有点后悔,她怎么就答应帮商若云拿回玉佩了呢?

也不知道商若云的玉佩是哪一块,万一拿错了咋办,想着,灵汐就往青丘那边看了眼。

灵汐看的很隐晦,再加上青丘的注意力都在下面,所以没有注意到灵汐的打量。

青丘身上就带着一块玉佩,也不知是他自己的还是商若云的。

很快,拍卖就开始了,灵汐不再打量青丘,把目光转向楼下。

这些东西,灵汐一样都看不上,因为太差了,跟她收藏的东西相比,连个角角都比不上。

才看了一会,灵汐就没有兴趣了,倒是下面的人,一个个的都很嗨呀。

大堂里也坐了很多人,要拍卖的东西一拿上来,就开始叫价。

好像钱很多的样子,灵汐就看见有个人买了好几个东西了,偏偏他还在继续。

但包间里的人都没有叫,灵汐突然觉得有些奇怪。

直到下一件拍卖品拿出来,灵汐才知道,为什么刚刚那些人叫的那么欢快。

因为这件东西的价格,抵得上刚刚前面的全部价格了,当然了,它也确实值得。

灵汐这会来了点兴趣了,她想看看,下面那些人会不会跟她猜测的那样。

答案是肯定的,那些坐在大堂的人,不再叫价,而包间里的人开始叫价了,而且一开口就翻了一倍。

绕是灵汐这样一个不把钱放在眼里的人都忍不住惊讶,没忍住张大了嘴。

莫书荣也没忍住,他在想,这青丘不会是想要他把钱都花光吧?

也不对,他可没有那么多钱,所以,他打的是什么主意?总不会就是让他过来看看的吧。

“书荣,你等着下面的东西,我跟你说,后面才是好东西呢!”

莫书荣僵硬的笑了笑,东西再好他也没兴趣啊。

那么贵~

莫书荣在心里暗暗吐槽,面上还要笑嘻嘻的。

“来了。”

青丘突然一阵激动,猛的拍了莫书荣一下,把莫书荣吓到了。

“你...”

莫书荣差点跳起来,好在后面他忍住了,不然就丢脸了。

但灵汐生气了,她都没有吓过莫书荣,这个青丘胆子真大。

灵汐决定等走的时候给青丘一个教训。

“不好意思啊书荣,我太激动了。”青丘也意识到莫书荣受到惊吓了,怕莫书荣生气走了,赶紧向他道歉。

莫书荣只想弄清他想做什么,然后好离开,也就没有太在意。

那件被青丘寄予厚望的东西,看上去并不显眼,青丘说,那是因为它的光芒现在被遮住了。

因为并不显眼,所以它的价格并不高,青丘让莫书荣叫价。

莫书荣不是很愿意,主要是他怕其他人也跟着叫,然后价格就上去了。

“放心吧书荣,我敢肯定,没有人跟你抢的,我有内部消息,今天很多人都是冲着最后一见东西来的,这个不会有人抢的。”

莫书荣还是没有动,青丘不免有些急了,要是莫书荣不买,她后面的计划要怎么进行啊。

“这样吧,我给你拍,价格不高你就买下,高了我买。”青丘一拍桌子,就这么决定了,也不给莫书荣反对的机会。

果然如青丘说的那样,根本就没有人叫价,青丘很快就把东西买了。

“看吧,这样的拍卖,总会有那么一两件值钱的被掩埋,就看你会不会发现了。”青丘朝莫书荣得意的挑了下眉。

莫书荣不置可否,没有评价。

接下来的拍卖品都不重要了,因为青丘想要让莫书荣买的已经买到了,所以等拍卖行的人把东西拿进来后,他们就准备离开了。

灵汐则是趁着这个时候,走到青丘身边,悄悄拿走她的玉佩,然后落后两人一步,看了下这块玉佩。

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灵汐想,要不要先给商若云看看是不是她的。

突然瞥见玉佩内凹进去的一圈有刻字,只见上面有一个“商”字。

灵汐:……

看来不用去验证了,就是这块。

把玉佩揣进兜里,灵汐快步跟上莫书荣,一路都很平静,一点事情都没有。

青丘还跟莫书荣说这个东西怎么弄才会展现它的价值。

然后,莫书荣跟灵汐就看见原本灰扑扑的一个杯子,不一会就变得蹭亮蹭亮的。

老实说,灵汐真的很怀疑这东西是他们故意搞成这样的,为的就是让莫书荣去买。

平平安安的回到家,灵汐看着莫书荣手里的东西,有点懂了。

“爹,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大费周章就是为了给他送东西?

“为了让你沉迷拍卖呀,她也说了,总会有那么一两件值钱的被掩埋,但不代表每一个被掩埋的东西都值钱啊。”

灵汐这么一说,莫书荣也懂了,知道青丘是什么意思了

想让他上瘾,然后一直买买买,等到后面,那些东西应该会越来越多,越来越贵。

还好,他一早就觉得他不安好心,所以没有上当。

不过,他看上去真的很傻吗?为什么用这么低级的计划来诱骗他。

莫书荣愤愤不平,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爹,那我要怎么做?”莫书荣看着灵汐。

“便宜的就买呗,贵了的不要,送上门的东西,不要白不要。”既然要做局,肯定得出点血啊。

正好她最近不想去山里找东西,每次都要走好远的,虽然不累,但她懒。

“你乖乖在家待着,我出门一趟。”

莫书荣一听,想也不想的就跟着灵汐,他得看着点,爹这个样子很危险的。

莫书荣也没想到,爹原来长得这么好看,虽然现在年纪小,但是也能看出来。

可能以前爹扮男装的时候有做伪装吧。

“你跟着我干嘛?”灵汐回头叫住莫书荣,不是叫他待在家里读书吗?

“我不放心你爹。”莫书荣说。

灵汐叹气,她只想到让莫书荣照顾她,忘了这茬。

“爹不去远的地方,很快就回来。”

莫书荣摇头,他不放心,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最后还是灵汐妥协了,她不能自己打脸,说她开始都是骗人的吧,那以后莫书荣不信她了怎么办。

书评(469)

我要评论
  • 的钥匙&,问道

    “你们这住的人都自己有配钥匙吗?”灵汐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问道。

  • 为什么&就很好

    虽然不明白这个美女为什么说的一脸不情愿,但人家说愿意住,他还是很高兴的,这样自己每天都能看见美人,想想就很好呢。

  • &,气不

    “到了。”爬上六楼,那人已经气喘吁吁,但灵汐一点没事,脚步软,气不虚,那人有些佩服。

  • 那个女&下就吸

    “你们看那,那个女生好漂亮啊,她是明星吗?真好看!”灵汐站在七中门口,一下就吸引了大批学生。

  • “您有&吗?”

    “您有什么事吗?”刚刚睡醒,并没有听清灵汐说了什么。

  • 灵汐决&匙,“

    灵汐决定好后,那人就拿出一串钥匙,“这是大门的钥匙,这个是房门钥匙,我们这里会有一把备用的,还有两把都是给你的,你是一个人住还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