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荣,她是谁啊?你怎么把她带给了?”休沐日,青丘在老地方等着莫书荣,可莫书荣却也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了个女孩一同来。莫书荣望着灵汐,不明白该如何详细介绍,但是灵汐反应时快,直接说自己是莫书荣的妹妹。“你也不是独子吗?”青丘大声地叫到。“你这么吃惊做莫书荣看着灵汐,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还是灵汐反应快,直接说自己是莫书荣的妹妹。。...

“书荣,她是谁啊?你怎么把她带来了?”

休沐日,青丘在老地方等着莫书荣,可莫书荣却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了个女孩一起来。

莫书荣看着灵汐,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还是灵汐反应快,直接说自己是莫书荣的妹妹。

“你不是独子吗?”青丘大声叫到。

“你这么惊讶做什么,这是我爹新收养的女儿,行了快走吧。”莫书荣不希望青丘把目光一直落在灵汐身上,怕她发现什么。

青丘对灵汐并不感兴趣,她刚刚只是以为自己的情报出了差错,以为这真的是莫书荣的妹妹。

原来只是收养的,那就不用在意了。

一路上,灵汐都在买吃的,当爹的时候,想着要保持威严,很多东西她都不吃的,但现在,马甲已经掉的很厉害了,就无所谓了。

灵汐这样,青丘就更加不把她放在眼里了,一个只知道吃喝的小姑娘,有什么好在意的。

莫书荣从来不知道,爹原来这么能吃,她已经吃了两个煎饼,五个包子,一碗馄饨了,竟然还想吃...

莫书荣摸摸兜里的钱,这是爹给他的零花钱。

莫书荣知道爹每次进山,都会带一些东西出来卖,然后换成银子供他读书。

他的花销全靠爹在山里找到的东西,以前,他以为爹只是不想动,所以成天躺在家里。

现在,他才知道,爹这是不能出去呀!因为外面太危险了,还有就是爹要控制自己的胃。

他把钱都省下来给他了,可是他还惹爹生气了,他真是太混蛋了。

灵汐:......

走的好好的这孩子怎么了?

灵汐看着莫书荣一会懊悔一会恍然大悟,有些摸不着头脑。

“灵灵,你还想吃什么,哥给你买。”莫书荣决定,以后一定挣大钱给爹买好多好吃的。

“哦!”灵汐也不客气,莫书荣拿来的,她都收走了。

莫书荣手里的零花钱,都是夜无雪送来的,灵汐全都给了莫书荣。

所以莫书荣才有那么多零花钱,完全不是莫书荣以为的,灵汐把钱都省下来给他了。

多了一笔钱,灵汐吃的更开心了,莫书荣看的更心酸了。

“我们到了。”青丘看了一路,看的她都想打人了,不就是没吃过好东西吗,还一副多委屈了的样子。等会有你花钱的时候。

“丘少爷来了,您还是老位置吗?”

青丘一来,就有伙计热情的迎上来,招呼着青丘。

看来,青丘经常来这个地方呀,说不定,这就是他们的据点。

“嗯。”青丘点了点头,然后带着莫书荣上了二楼,灵汐跟着莫书荣一起上去。

“先在这里等会,好东西要到后面才会出来。”说完,就招呼莫书荣喝点茶,吃点心。

“没有开水吗?这茶喝多了不好吧!”才多大就喝茶,也不怕睡不着。

灵汐把青丘递过来的茶水推开,问旁边的那个伙计要开水。

伙计下意识的看向青丘,等她拿主意,灵汐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伙计,自然看见了他的动作。

看来她猜的没错呀,这里还真的有问题呢,她很好奇,对方是怎么发现莫书荣跟夜无雪有关系的。

“青丘在哪?让他出来。”

门外传来一阵喧哗,听着像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灵汐看看青丘,见她稳稳的坐着不准备起身,便问,“你不去看看吗?”

“不用。”

青丘不是很在意外面的那个人,她让莫书荣也不用在意,等着看拍卖就好。

对于青丘不把灵汐看在眼里的这种行为,莫书荣很不满,直接表现为不搭理青丘。

青丘一愣,随即就想到莫书荣为什么会这样了。

她为了接近莫书荣,把自己是脾气都收起来了,可是这不代表她可以对一个小孤女也那么友好。

青丘有些纠结,一方面她不希望莫书荣产生隔阂,一方面她又不想对灵汐低头。

莫书荣那是他有价值,这个小孤女有什么可以讨好的。

莫书荣现在在这里没有什么问题,灵汐就想去看看那个人找青丘做什么。

所以她很快就溜出去了,莫书荣想叫住灵汐的,但灵汐瞪了莫书荣一眼,就快速离开包间。

青丘完全不在意灵汐去哪,所以没有管。

灵汐出门没有看见人,想来应该是被拍卖行的人赶走了。

灵汐想了想,决定找个人问问看,正好她看见了那个熟悉的伙计。

“你,站住。”

伙计回过头,看见灵汐,觉得有些眼熟,“您有什么事吗?”

“刚刚那个女孩哪去了?就是找青丘的那个。”

灵汐这么一说伙计就想起灵汐是谁了,原来是跟着青丘公子的那个小姑娘啊。

“她被赶出去了,现在应该还在后门那条巷子里吧。”

伙计想了想,他走的时候,好像还看见那人没走。

“谢了。”

问了伙计后门这哪,灵汐就直奔那里,来到后门,果然看见有一个小女孩。

但除了她,还有两个大汉,正拉扯着小女孩,小女孩正奋力挣扎。

灵汐听见那两个男人跟她说,到了那个地方,以后就吃香喝辣了。

灵汐就知道这俩人是干什么的了,人贩子啊这是。

“住手。”

多么像英雄救美呀,可惜,当目光落在灵汐身上时,就不会有人这样认为了。

商若云以为自己有救了,可没想到,来的是一位跟她差不多大小的女孩。

“你快跑,他们不是好人。”自己是没有希望了,但是她不想再有人跟自己一样被抓住。

灵汐在心里给这个小女孩加了点分,不错,是个好孩子。

“放心吧,我很厉害的。”

可惜这大实话没人信,那俩大汉正想笑话灵汐,可都没看清灵汐是怎么动的,人就被掀翻在地。

“这,就是看不起我的下场。”灵汐一脚踩着一个人,得意的仰着小脑袋。

“这下你信了吧!”灵汐收拾完这两个,才看向商若云。

然后,灵汐就发现,她的气运不错,但被破坏了。

想到她去找青丘,应该是青丘做了什么吧。

“你跟青丘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去找她。”灵汐很直接的问道。

商若云刚才还很感激灵汐把她救下,听到这话,一下就警惕了起来。

“你为什么问这些,你跟他是什么关系?”说着,还拉开了跟灵汐的距离。

“我怀疑她想带坏我哥哥,所以找她做坏事的证据呢。”

“他抢走了我的玉佩,那是我娘留给我的。”商若云说到这,突然眼睛一亮,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灵汐。

“你那么厉害,可以帮我把玉佩抢回来吗?”

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灵汐。

灵汐:……

“可以吗?”商若云见灵汐不说话,赶紧上前一步,握住灵汐的手。

让灵汐更加清楚的看见自己真诚的双眼。

“我...”

“小女侠,呜呜呜...我们错了,可以高抬贵脚放了我们吗?”

灵汐跟商若云说话的时候,灵汐的脚一直没有离开过那两人身上,他们实在是受不了了。

明明那么小的一个人,力气怎么就那么大,一脚踩在身上好痛啊。

灵汐都忘了这两人了,他们不出声,灵汐可能真的会一直把脚放在上面,等她走了才会放下。

书评(292)

我要评论
  • 汐一点&人有些

    “到了。”爬上六楼,那人已经气喘吁吁,但灵汐一点没事,脚步软,气不虚,那人有些佩服。

  • 楼的话&电梯,

    “我们这还有二楼跟六楼没有租出去,二楼的话有点吵,六楼倒是安静,但是没有电梯,每天都要自己爬上去。”那人都一一跟灵汐说清楚,然后让她考虑。

  • 汐看了&,问道

    “你们这住的人都自己有配钥匙吗?”灵汐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问道。

  • 还没有&的,他

    灵汐说签合同,那人才反应过来,是啊,他们都还没有签合同的,他都把钥匙给了,难道真的是美色误人?

  • 些小仙&她的,

    “先把这个世界的剧情传给我吧。”灵汐看了看储物袋里的钱,心想能说自己刚刚是去打劫了吗!哦不,是那些小仙心甘情愿送给她的,注意,是心甘情愿。

  • 灵植带&着一丝

    “大人,您刚刚去哪了?”狗腿的灵植带着一丝崇拜之情看向灵汐。

  • 草:“&她出门

    狗尾巴草:“......”大人自从下来后,就越发不愿带她出门了~

  • &”然后

    “那就不用再多配钥匙了。”然后把那两把钥匙递给灵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