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书荣就望着灵汐的喉咙,他始终就会觉得爹不太对劲儿,昨天听了爹的话,便特别注意了一下,果真也没看见了喉结。因为...爹也不是爹...“你怎么了?想什么呢?”灵汐伸出手在莫书荣面前挥了挥。莫书荣摇了摇头没说话的,他要理智一下,后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灵汐不懂莫书荣所以...爹不是爹...。...

莫书荣就看着灵汐的喉咙,他一直就觉得爹不太对劲,今天听了爹的话,便注意了一下,果然没有看见喉结。

所以...爹不是爹...

“你怎么了?想什么呢?”灵汐伸手在莫书荣眼前挥了挥。

莫书荣摇摇头没说话,他要冷静一下,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灵汐不懂莫书荣这是干嘛了,只当他接受不了同窗变女生,继续画着自己的画。

“主人,你画的是我吗?”灵箩已经看了很久了,终于在一片叶子中找出了自己的一点点影子。

灵汐就瞪着灵箩,“我都画这么多了,你看不出来?”

察觉到灵汐语气不好,灵箩小心的回道,“这不是太意外了嘛,主人竟然会画我,嘻嘻嘻,我开心呀!”

“傻草,我不画你画谁。”灵汐摸摸灵箩的毛脑袋。

灵箩叹气,算了,只要是主人画的就好。然后就安安静静的藏在灵汐的发间。

之后的几天,莫书荣跟灵汐相处久变得怪怪的了,做饭的厨娘见灵汐忧心,便笑道,“孩子长大了都有自己的小心思,这很正常。”

灵汐一下就想到莫书荣该不会是对孙琦钥有什么心思了吧。

毕竟从那天开始,他就变得不对劲了。

然后灵汐就更加忧心了,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过这种情况的。

“儿啊,你跟爹说,你是不是...是不是对...对...”灵汐张了几次嘴,发现她真的问不出来。

麻达,古人就是这点不好,太早熟,可惜,她不早熟呀!她总觉得问这话不好。

“...爹你,怎么了?”莫书荣也觉得这个爹很难叫出口。

不知道的时候还好,知道了他怎么还能若无其事的叫呢。

“没事。”叹口气,灵汐想,她还是自己观察吧。

莫书荣也暗暗叹了口气,他真怕爹发现自己知道她的身份了。

母子俩就这么各怀心事的走了。

第二天,莫书荣吃完早饭去书院,灵汐也跟着他悄悄溜出门跟上。

一整天,莫书荣都在位置上看书,写字,都没怎么出去玩。

连续跟着莫书荣几天,灵汐什么都没有发现,她就在想,是不是她想错了。

其实莫书荣并没有对孙琦钥有什么想法,他只是单纯的青春期来了?

但灵汐还是多跟了几天,确定真的没有问题才走。

“莫书荣,你今天怎么回去怎么早啊?”莫书荣身后,一男子追了上来。

莫书荣回头看了一眼,是青丘,“我爹今天过生,我就不去了。”

莫书荣跟他的关系看上去还不错的样子,因为莫书荣停下来跟他说了好一会话才走。

灵汐惊讶的都长大嘴巴了,这人,这不是那个女探子吗?

看看那脑门上的灰团,多么浓郁,这...

好嘛,她把莫书荣带到这里,给他完全不一样的生活,还是无法避免这些人啊。

她本来还打算等莫书荣长大了,当了官,她再去会会这些人的,现在就来,她都不好出手,一个个的小屁孩,有什么好动手的,搞得她在欺负人一样。

“爹,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莫书荣一回来,灵汐就盯着他看,而且还不说话,盯着莫书荣都一脸莫名其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莫书荣越来越不懂爹在干嘛。

小心翼翼的问了句,灵汐就冲他笑。

“爹~”

“你爹在这呢,不用叫的这么销魂。”灵汐牙疼了一下。

“你在书院有交什么朋友吗?”灵汐找了个凳子坐下,让莫书荣也找个凳子坐。

“爹,要不我还是站着吧!”莫书荣听他爹这么问,就知道他交的朋友有问题。

可是,他很少跟书院的人玩啊?只有...

“爹,你说的,是青丘?”莫书荣试探的问了一下。

灵汐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名字,认真的?

她记得剧情里面这小丫头叫青澜的,这会儿叫青丘,是为了让名字男性化吗?

“嗯哼。”灵汐不反驳,也不认同,还是看着莫书荣。

但莫书荣却觉得灵汐说的就是青丘,因为他爹没有反驳,这其实就是一种默认了。

可能灵汐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只要认为一件事是怎么样的,就会这样。

“青丘很好的,他帮了我很多,所以儿子才会跟他做朋友,他...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吗?”

莫书荣是很重视这个朋友的,青丘跟其他人不一样,他是莫书荣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一个很真心的朋友,所以莫书荣忍不住想,灵汐为什么会觉得青丘不好。

灵汐也没有想到,这小丫头挺厉害的呀,难怪当初能够把莫书荣给骗到。

瞧瞧才多久,就让莫书荣对她这么信任了。

“你不相信我?”灵汐不喜欢解释,所以她并没有马上就告诉莫书荣,说青丘不是什么好人,因为说了一点,就要多说很多其他的。

灵汐还不准备告诉莫书荣这些事情的,而且她也没有办法解释自己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莫书荣以为灵汐会告诉他,这样他至少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但是灵汐什么都不说。

处在叛逆期的孩子,是很容易情绪化的,莫书荣直接夺门而出。

看着莫书荣出去,灵汐想,果然还是没有经历社会的毒打,等到被人骗得一干二净,就知道你爹我的好了。

灵汐才不去追呢,这只是陌颜上神的碎片,又不是他本人,才不惯着。

大黄跟莫书荣关系很好,看见两人这样,有些忧心。

“老爷,您不跟少爷解释一下吗?”

“没什么好解释的,我就是不喜欢那个人啊。”灵汐说的很随性。

说完就走了,她走到厨房,让厨娘今天晚上做火锅吃,她今天胃口很好,要多吃点。

厨娘:“......”老爷今天心情不太好呀!

之后的几天,莫书荣都没有跟灵汐说话,每天看见人都假装没看见。

灵汐也没有当回事,一个人也过得潇潇洒洒的,而且比平时吃的还要多,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悠闲。

莫书荣以为爹会跟他解释,或者跟他生气,发脾气,但是灵汐什么都没有做,反而更加快乐。

莫书荣郁闷了,但是,他也不愿意就这么去道歉。

京城,夜府

夜无雪也收到了莫书荣的消息,看着手里的消息,夜无雪笑了,笑的阴冷至极。

书评(90)

我要评论
  • 倒是安&楚,然

    “我们这还有二楼跟六楼没有租出去,二楼的话有点吵,六楼倒是安静,但是没有电梯,每天都要自己爬上去。”那人都一一跟灵汐说清楚,然后让她考虑。

  • “你们&人都自

    “你们这住的人都自己有配钥匙吗?”灵汐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问道。

  • &太干净

    灵汐有点后悔,她真的要租这的房子吗?好像不太干净呀!

  • 这个世&界的剧

    “好的!”狗尾巴草点头,一股脑的就把这个世界的剧情全传给了灵汐。

  • 抬起头&在面前

    躺椅上昏昏欲睡的人受到了惊吓,抬起头就看见一个长得很漂亮像天仙一般的人站在面前,虽然这位美人脸色有点冷,但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

  • 着一丝&情看向

    “大人,您刚刚去哪了?”狗腿的灵植带着一丝崇拜之情看向灵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