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你昨天很高兴呀?有什么喜事吗?”院子里,灵汐陪着莫书荣做着功课,莫书荣看了灵汐好几次了,没办法,灵汐一个人在那偷偷的笑了好几次。“算喜事吧,爹昨天做了件好事。”只要你一想起孙琦玥到了那里什么也得将近,灵汐就会觉得好高兴。原来是,坏人还也可以这“算是喜事吧,爹今天做了件好事。”只要一想到孙琦玥到了那里什么也得不到,灵汐就觉得好开心。。...

“爹,你今天很开心呀?有什么喜事吗?”院子里,灵汐陪着莫书荣做着功课,莫书荣看了灵汐好几次了,没办法,灵汐一个人在那偷偷笑了好几次。

“算是喜事吧,爹今天做了件好事。”只要一想到孙琦玥到了那里什么也得不到,灵汐就觉得好开心。

原来,坏人还可以这样惩罚呀。

灵汐把这个方法记在了心里,以后再惩罚人时可以用上。

莫书荣看着灵汐又傻笑起来,有些无奈地的看着身后的大黄,爹是开心了,但大黄可就惨了,大黄本来好好的在分他的豆子,但爹一开心,就抢了大黄的活。

又瞥了一眼黄豆跟黑豆混在一起的簸箕,爹成功把分好的也弄乱了。

大黄:......大黄以为莫书荣会提醒灵汐的,没想到他竟没说,有些想哭。

虽然没有找到是谁毁了那片东西,但除此之外,这次的任务完成的都还不错,夜无雪趁着空来了趟灵汐家,偷偷看了眼莫书荣。

他不会再像上辈子一样听着别人口述了,他要亲眼看着弟弟是否安好。

看着莫书荣肉肉的小脸,开怀的大笑以及大黄等人对他的恭敬,夜无雪暂时相信莫书荣过得还不错。

他会随时过来看的,希望这个人能一心对待书荣。夜无雪已经来不及去看看灵汐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等他走了,灵汐才从暗处出来。

看着夜无雪离开的方向,灵汐眼底闪过一抹沉思,她果然没有猜错,这个夜无雪有问题,竟然也是重生的。

明明不是逆袭之人,也不是掠夺气运之人,为什么可以重生呢?

“爹,你在看什么?”

“看你呀,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说到这,灵汐就有些奔溃,虽然当爹很好,但这个儿子也太难养了,要好久才能长大的。

“爹,我会很快长大的。”

对于莫书荣的豪言壮举,灵汐只是呵呵笑了两声,“你先好好读书吧,我等你高中状元。”

“恩。”莫书荣也知道自己现在还长不大,但是爹希望他考中状元,那他就好好念书吧。

灵汐没事的时候就去山里打一只野兔什么的回来加餐,或者去找找什么灵芝人参卖点钱,日子也过得不错。

莫书荣就认真读书,等他到了十二岁时,灵汐就带着莫书荣去了县城,让他进入府学。

这几年,夜无雪也常来看看莫书荣,见莫书荣没有被灵汐虐待,过得好好的,就偷偷放了些银子在灵汐的门口,灵汐都来者不拒。

但她没有把钱都花了,而是留着买宅子,要在县城住几年了,然后还得去京城,都要钱,等省着点用。

这回买宅子的钱就是用的夜无雪的,莫书荣已经长高不少,可是灵汐却一点没变,莫书荣隐隐觉得爹不太一样。

只是其他人好像都没有什么感觉,所以莫书荣就压下了心里的疑惑。

其实灵汐是有掩饰的,但对其他人有用,对莫书荣却没有。当然不是因为他是陌颜上神碎片的原因,而是灵汐不想在偶像面前变丑。

“爹,我回来了。”

“今天想吃什么?”灵汐头也不抬的问道,她最近迷上了画画,虽然画的不是很好,但她很有信心,自己可以越画越好。

“爹,我...我带了个同窗回来。”莫书荣少有这么心虚的时候,站在那里有些无措,他其实拒绝了,可是...

灵汐听到莫书荣这么说,终于放下笔,把头抬起来看了眼。

要不怎么说剧情强大呢,都这样了,竟然还能遇见,灵汐不得不服。

“这位,怎么称呼?”灵汐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儿子这表情看来不情愿啊,那就有意思了。

“爹,他是我在书院认识的同窗,孙奇。”说完,莫书荣就跑到灵汐身后站着。

灵汐:“......”这样子真的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抓到寻求帮助呀。

就连孙奇都很无语的看着莫书荣,他明明什么也没干,这个莫书荣实在太气人了,搞得他好像很凶一样。

虽然生气莫书荣的做法,但孙奇还是对灵汐露出一个微笑。

“伯父你好,晚辈孙奇。”

灵汐微微颔首,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然后看着他不说话。

灵汐的反应让孙奇反应不过来,他以为灵汐只少会说些什么话,哪怕客套的话也好啊,可是他什么都不说,这让他怎么把目的说出来呢。

灵汐才不管孙奇想什么呢,她根本就不想跟这人接触,当初已经放过她了,没想到自己又送上门来。

没错,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孙琦玥,那个害的莫书荣断腿的人。

不过灵汐还是挺好奇这人是怎么变成孙奇的,还穿成男装进了书院。

“那个,我今天就是来认认门的,书荣刚到书院,很多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那个,我就先回了。”孙琦玥到底还是没有灵汐有耐心,有定力,她怕再待下去尴尬症都要犯了。

灵汐这回倒是开口了,“孙同学慢走。”

那边大黄接到莫书荣的眼神赶紧上前送孙琦玥出门,孙琦玥还在想灵汐说的同学在这个时代有没有,人就已经出了大门。

“慢走。”

面对这挑不出错的笑,孙琦钥无可奈何,只能先走了。

“说吧,怎么回事?”等孙琦钥离开后,灵汐才看向莫书荣。

“儿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刚到书院,孙奇就凑上来了,非得跟着我回家,我都已经拒绝了,他还说我不要客气。”

莫书荣也很无奈的,他回自己家跟谁客气呀!

“那以后就别理他。”

“这样...不好吧。”莫书荣想了想,孙奇虽然有些烦,可是他毕竟没有做什么事情,他这样做会不会太过分。

“他是个女生,你跟她保持距离是应该的。”灵汐直接说出孙琦钥的秘密。

可是灵汐不知道,她这一说,给莫书荣一个巨大的灵感。

因为她自己也是个女扮男装的。

莫书荣听到这话,下意识的就看向灵汐,因为灵汐说孙琦钥的耳朵有耳洞,而且她还没有喉结。

虽然小男孩没有成年人那么明显,但是男女还是有差别的。

书评(404)

我要评论
  • 少吧,&。”

    “不一定,看租房的人有多少吧,有的人多,所以会配。”

  • “啊?&,灵汐

    “啊?哦!”狗尾巴草懵懵懂懂的点点头,灵汐看见它这个样子,就知道它根本不懂,算了,自己捡的灵植,自己负责。

  • !”狗&界的剧

    “好的!”狗尾巴草点头,一股脑的就把这个世界的剧情全传给了灵汐。

  • 子看了&算太乱

    打开屋子看了看,虽然灰尘有点多,但还好,不算太乱,太脏,地方也大,一些简单的家具也有,灵汐满意的点点头。

  • ,她真&这的房

    灵汐有点后悔,她真的要租这的房子吗?好像不太干净呀!

  • &费时间

    过了好久,灵汐才接收完这杂乱的剧情,然后,她就很无语的看向狗尾巴草,“小草啊,你下次把剧情整理一下再给我,这样乱七八糟的传给我,很浪费时间的。”浪费我的时间。

  • 睡的人&在面前

    躺椅上昏昏欲睡的人受到了惊吓,抬起头就看见一个长得很漂亮像天仙一般的人站在面前,虽然这位美人脸色有点冷,但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

  • 电梯,&后让她

    “我们这还有二楼跟六楼没有租出去,二楼的话有点吵,六楼倒是安静,但是没有电梯,每天都要自己爬上去。”那人都一一跟灵汐说清楚,然后让她考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