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汐离开了孙家的酒楼回到了福林酒楼,在现在,县城有三家酒楼势均力敌,谁也没比谁多很厉害,虽然两年前,孙家的酒楼就突然变的不像了。这对他们酒楼沉重打击很大,他们也也不是也没人派人来去孙家酒楼打探,虽然都也没什么结果。越是什么都也没,越表明有问题,只可惜他这对他们酒楼打击很大,他们也不是没有人派人去孙家酒楼打听,但是都没有什么结果。。...

灵汐离开孙家的酒楼来到了福林酒楼,在以前,县城有三家酒楼势均力敌,谁也没比谁多厉害,但是两年前,孙家的酒楼就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这对他们酒楼打击很大,他们也不是没有人派人去孙家酒楼打听,但是都没有什么结果。

越是什么都没有,越说明有问题,可惜他们主要的目的不是赚钱,所以对于孙家酒楼突然冒出来,虽然不满,但也不会过多关注。

灵汐不觉得自己一个人能完成这件事,当然最重要的是她不愿意自己出面,不想跟其他人打太多交道。

席深教给灵汐的,不管做什么事,可以给自己找个同盟,在你不想出面的时候让他来。

“就是这位小兄弟找鄙人?”福来酒楼的掌柜带着笑出来,朝灵汐拱了拱手。

灵汐还以为会看见一个面带愁容的男人,没想到,这位掌柜状态还挺好的嘛。

灵汐知道这位徐掌柜是夜无雪的人,所以不怕他跟孙家有什么关系,人家靠山大着呢,不怕得罪孙家。又想到,这些人在这的目的不一般,所以生意不好对他们也没多大影响吧。

就是,这些人都管她叫公子,怎么这人管她叫小兄弟~

“徐掌柜好。”灵汐收了收表情,朝徐掌柜也拱拱手,然后示意坐下聊。

“这福来酒楼的菜吃起来倒是比那孙家的好多了,只是...这生意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呀。”来前,灵汐就点了一桌饭菜,味道是真的不错。

灵汐可是一点没剩的都吃完了,她想,等会给儿子也带一份。

徐掌柜看了看桌子,嘴角有些抽搐,吃的还挺干净。

他是夜无雪的亲信,是知道灵汐收养了莫书荣的,因为这,徐掌柜才会来见灵汐。

听了灵汐的话,他又想到公子带来的消息,公子要他盯紧孙家,有什么事都跟他汇报。

以前他们只盯着如意酒楼,没想到公子说先别管如意酒楼的事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那孙家的味道虽然不是很好,但他吸引人。”刚开始他们也是有去查探情况的,可惜什么也没查到。

孙家对这点特别保密,徐掌柜想,他们也不是真的要靠酒楼过活,重要的还是如意酒楼的事,就没怎么管了。

只是这次公子传来的消息,他才打算再去查探一下的。不过现在,看来是不用去了。

徐掌柜审视的目光落在灵汐身上,他对这位倒是很好奇,他是怎么知道的。

灵汐大大方方的接受徐掌柜的打量,还尝了尝徐掌柜让人送来的糕点。

徐掌柜这样老道的人,自然是能看出灵汐的女儿身,又想到公子年纪也不小了,突然就笑了。

灵汐:“......”就挺突然的,怎么就笑的怎么奇怪呢。

本着你笑我也笑的原则,灵汐也回了徐掌柜一个笑。

“还不知公子叫什么呢?”徐掌柜想到自己的想法,对灵汐的态度又变了变。

“灵汐。”

“林溪?”

灵汐没有纠正徐掌柜,因为她跟村长说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林公子,你刚才那么说,可是知道那孙家酒楼有什么问题?”徐掌柜一下就问到关键的。

灵汐点点头,但是她也不主动说,等着徐掌柜继续。

徐掌柜觉得灵汐稳得住,很不错,在心里又给灵汐加了点分,但灵汐只是因为不太会谈这些,所以把主动权交给徐掌柜的。

“不知孙家酒楼是有什么问题,林公子找我们福林酒楼,又有何目的?”

终于等到徐掌柜问到关键地方,灵汐听到自己要听的,直接开口道,“福林酒楼的实力不错,我觉得你们可以有办法对付他。”

灵汐又把孙家酒楼做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等着徐掌柜思考。

“林公子,这件事你能确定吗?”徐掌柜一脸凝重的看着灵汐,他对于灵汐说的这个东西,并不了解,所以他还要去确认一下。

“当然确定了,不过孙家倒是很会掌握度数,看他们一直没有出事,就说明了这点,但是,再小心也是会出事的。”灵汐的话徐掌柜是认同的,他需要跟公子汇报一下。

“林公子,多谢你告诉徐某这事,这是一千两银票,此事重大,您就不要参与了。”徐掌柜看的出来,灵汐是没有想过太多,只是单纯的觉得孙家不道德,可是他想的会更多。

灵汐确实没有想太多,她就是觉得,孙家用会上瘾的东西吊这人去他酒楼吃饭,长久下来,这些人吃不惯其他东西,就只能去他家吃,还有就是这东西瘾太大,对身体不好。

徐掌柜想的就多了,他们没有见过灵汐说的这个东西,但不表示其他人不知道,孙家只是用在了自家酒楼,但万一用在其他地方呢,那后果。

徐掌柜等灵汐走后,就让人给公子送信,他要去找找那个东西,让大夫看看这东西的用处。

灵汐揣着一千两银票优哉游哉的回村,走到一半,突然记起,她忘了给儿子带吃的。

看了看距离,不是太远,但也不是几步就到了的距离,灵汐就站在那里纠结了,回不回去呢?

“公子,您要买包子吗?”

原来灵汐正好站在一家卖包子的铺子面前,灵汐闻了闻包子味儿,还挺香,要不...

最后灵汐给莫书荣带了几个包子回去,还买了一串糖葫芦。

灵汐回去的时候,莫书荣也差不多下学堂了,一回来就看见爹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

“爹!”莫书荣迈着小短腿奔向灵汐。

“爹给你买了包子跟糖葫芦,你尝尝。”灵汐先给了莫书荣糖葫芦,没办法,这糖葫芦它没有外包装,灵汐不能放下。

莫书荣以前只见过莫书城吃,每次莫书城都吃的很开心,莫书荣没想到,有一天他也能吃到。

“傻笑什么,赶紧尝尝。”灵汐摸摸莫书荣的头。

她自从第一次摸了后,就发现莫书荣很喜欢,她也挺喜欢的,这脑袋真圆。

莫书荣对糖葫芦期待很大,但随着他咬下去的那一刻,他就再也不喜欢吃了。

“嘶~”

“怎么了?”听到声响,灵汐抬头看了眼。

“没什么。”莫书荣摇摇头,他不敢跟爹说,这个糖葫芦很酸。

这可是爹特意带回来给他的,爹自己都没有呢。

书评(363)

我要评论
  • 躺椅上&一个长

    躺椅上昏昏欲睡的人受到了惊吓,抬起头就看见一个长得很漂亮像天仙一般的人站在面前,虽然这位美人脸色有点冷,但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

  • ,但还&点点头

    打开屋子看了看,虽然灰尘有点多,但还好,不算太乱,太脏,地方也大,一些简单的家具也有,灵汐满意的点点头。

  • 狗尾巴&就越发

    狗尾巴草:“......”大人自从下来后,就越发不愿带她出门了~

  • 喘吁吁&人有些

    “到了。”爬上六楼,那人已经气喘吁吁,但灵汐一点没事,脚步软,气不虚,那人有些佩服。

  • 刚刚睡&说了什

    “您有什么事吗?”刚刚睡醒,并没有听清灵汐说了什么。

  • “好的&一股脑

    “好的!”狗尾巴草点头,一股脑的就把这个世界的剧情全传给了灵汐。

  • 界的剧&心甘情

    “先把这个世界的剧情传给我吧。”灵汐看了看储物袋里的钱,心想能说自己刚刚是去打劫了吗!哦不,是那些小仙心甘情愿送给她的,注意,是心甘情愿。

  • 汐,等&不情愿

    可那人还一脸期待的看着灵汐,等着她的回答,灵汐叹了口气,“租房。”说的那叫一个不情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