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先走吧,要记得我,切记随便轻信别人的话就指出那是对的,要有自己的判断。”挥让另外的小孩离开了,灵汐找了个石头坐定,足够的耐心十足的等着莫书城纠结了。“爹~”莫书荣拉了拉灵汐的衣袖,他明白,莫书城会跟他诚恳道歉的。灵汐拍了拍莫书荣的手挥手示意他切记急,乖挥手让另外的小孩离开,灵汐找了个石头坐下,耐心十足的等着莫书城纠结。。...

“你们先走吧,要记得,不要随便听信别人的话就认为那是对的,要有自己的判断。”

挥手让另外的小孩离开,灵汐找了个石头坐下,耐心十足的等着莫书城纠结。

“爹~”莫书荣拉了拉灵汐的衣袖,他知道,莫书城不会跟他道歉的。

灵汐拍拍莫书荣的手示意他不要急,乖乖站在一旁不要管。

莫书城其实在赌,他觉得灵汐既然没有马上去找先生,说不定是吓他的。

他娘不就经常吓奶奶吗,所以他要忍住,可是他不知道,灵汐还真的有耐心。

小孩子就要从小教好,虽然后来的莫书荣并没有长歪,看上去就是信错了人才丢了命。

可是灵汐还是看出了点不同,莫书荣没有安全感,所以才会在那个探子可以的安排下信任对方。

灵汐希望能够给莫书荣一个快乐的童年,至于那些欺负了他的人,她灵汐会收拾的。

嘻嘻嘻~

等莫书荣长大后,给他找一个媳妇,完美!

灵汐越想越觉得不错,以至于莫书城越来越心惊。

娘说,这个林公子很有钱,叫他不要随便惹他。

但娘又一直在他耳边说莫书荣怎么怎么不好,他心里就记住了。也觉得莫书荣不好,尤其是这些年莫书荣花了他们家好多钱。

“你在想什么呢?”灵汐是让莫书城反思的,可不是让他想莫书荣好不好的。

“我...”

“你记住,莫书荣是我儿子,跟你们家可没有关系了,你要是再欺负他,别怪我不客气。”说着,灵汐一拳打向旁边的树,轰的一声,有灵汐手臂粗的树就倒了。

莫书城:“......”

莫书荣:“......”爹真厉害。

莫书荣是真的好佩服爹爹,这样以后就没有人敢欺负他了,小小年纪的莫书荣,还没有其他想法。

莫书城是被吓坏了,他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莫书荣慌了,莫书城有多受宠他是知道的,虽然爹很厉害,但是他还是怕。

“爹,莫书城...”

灵汐走到莫书城面前,“你再哭,我就把拳头砸向你了。”对付莫书城这样的小孩,不能太客气了。

原本灵汐是觉得让他自己反省了,现在看来她想多了。

威胁了莫书城一番,灵汐带着莫书荣回去上学了,“先生,我家书荣就麻烦您多照顾一下了。”

跟先生告了状,灵汐背着手优哉游哉的走回家。

她得好好想想,要怎么教训那个孙小姐,其他人她可以不在意,但是这个孙小姐害的莫书荣的腿断了,她不能放过。

只是,看了看兜兜里的钱,钱花的可真快,挣的可真慢。

孙家虽然只有一个老秀才,但家底还不错的,手里头有好几家赚钱的铺子,老秀才他女婿虽然读书不行,但是很会做生意。

莫书荣的腿虽然是孙小姐害的,但是孙家其他人,也没少欺负莫书荣,当初莫书荣还小,刚到孙家,所有人都瞧不起他。

孙秀才也是故意当没看见的,还给自己找个好借口,说什么锻炼一下莫书荣的心理,这样以后进了官场,才不会得罪人。

灵汐嗤笑,什么锻炼,不过是怕莫书荣以后有所成就,会心大,不把孙家放在眼里。

毛病啊。

灵汐把狗尾巴草叫出来,让她去看看孙家是否有那团灰,打发走灵箩,灵汐就躺在椅子上思考该怎么做。

她现在先待在村里,让莫书荣读书,等年纪到了就去考试,一步一步去京城,那银子...可真不少。

她打上了孙家的主意,反正也要给书荣报仇,要不就来点利息吧。

灵汐没想到,她做了一次,就能举一反三,用同样的方法去坑夜家的对头,反正都是敌人,不坑白不坑。

灵汐拿着仅有的一点银子,来到孙家的铺子。

孙家有一家卖布匹的铺子,还有一家酒楼,还有一家首饰店,这样的家底,在县城是真的不错了。

灵汐知道,孙家最赚钱的就是酒楼,他家的吃食不知道为什么,有股特别的味道,十分的吸引人。

灵汐想试试看,要是她能尝出是什么,就好了。

“客官,您一个人还是?”灵汐一进门,就有伙计上前来招呼。

灵汐觉得这服务态度还不错,一进门就笑脸相迎,不错。

灵汐又打量了一下大堂,宽敞。

桌椅摆的都很工整,旁边留着挺宽的位置,因为生意好,通常需要两名伙计同时上菜,这样就不会打挤。

楼上是包间,但灵汐不打算上去,包间可比大堂要贵,还是省着点吧。

“给我来你们店的招牌菜。”灵汐对着刚刚招待她的伙计说道。

那伙计高兴的应了一声,然后就赶忙会后厨了。

灵汐趁着菜还没上来时,仔细听了听大堂的谈话声,大部分人都在吃东西,根本没怎么交流。

这不太对,吃的太认真了,怎么也该说点什么的,怎么会一点话都不讲。

很快,灵汐的菜上来了,灵汐闻了闻,还挺香。

拿起筷子尝了尝,灵汐眉头一皱,这...

难怪了,竟然是这样的,她就说,怎么会这么好的生意。

灵汐沉着脸,每一道菜都尝了一口,脸色倒是没有再变差,但也不好。

一直都有伙计看着灵汐,见她脸色不好,连忙上前询问,“客官觉得味道如何?”

伙计是不知道店里的问题的,只是东家说了,每一个来的客人,都要观察他们的反应,有一点问题都要及时处理。

灵汐放下筷子,“听说孙家酒楼味道好,所以本公子就来试试口味,可是现在看来,有些夸大了。”灵汐说着,冷笑的看着小二。

“这...”

来这的客人,可从未说过味道不好的,都是一开筷子就停不下来,不吃完绝不停手,他这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味道不好的。

“那,那客官可是需要换一道菜?”伙计小心的问道。

“不用了。”灵汐丢下银子,快步离开了。

本来她还不想用太过的手段,可是现在,不需要顾忌了,这孙家,真不是什么好人,难怪子嗣难得。

竟然想出这么阴损的招数来招揽生意,那孙秀才一心想要儿子,结果只生了一个闺女,给闺女招了个上门女婿,结果也只有孙女。

灵汐是不觉得女儿有什么不好,但对于想要儿子的孙秀才来说,就很难受了。

灵汐觉得就是因为他太作孽了。

书评(181)

我要评论
  • 劫了吗&些小仙

    “先把这个世界的剧情传给我吧。”灵汐看了看储物袋里的钱,心想能说自己刚刚是去打劫了吗!哦不,是那些小仙心甘情愿送给她的,注意,是心甘情愿。

  • 可那人&房。”

    可那人还一脸期待的看着灵汐,等着她的回答,灵汐叹了口气,“租房。”说的那叫一个不情愿。

  • 钥匙吗&。

    “你们这住的人都自己有配钥匙吗?”灵汐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问道。

  • 已经气&虚,那

    “到了。”爬上六楼,那人已经气喘吁吁,但灵汐一点没事,脚步软,气不虚,那人有些佩服。

  • ,太脏&具也有

    打开屋子看了看,虽然灰尘有点多,但还好,不算太乱,太脏,地方也大,一些简单的家具也有,灵汐满意的点点头。

  • “租房&的桌上

    “租房。”灵汐啪的一声,把手放在老旧的桌上,掀起一阵灰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