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的到挺美,说你你好直接选吗?”被灵汐怼了,伊澜心里不不服气,“我说灵汐小姐,你怎么不回家去呀,老想待在别人家不太好吧。”伊澜会觉得,灵汐要不然有点儿脸,都会再坐一直这样。“你在说你自己吗?”没想起,灵汐不但不受影响,反倒还轻衣袂飘飘的怼回家去了。“你伊澜觉得,灵汐要是有点脸,都不会再坐下去。。...

“你想的到挺美,告诉你你好直接选吗?”

被灵汐怼了,伊澜心里不服气,“我说灵汐小姐,你怎么不回家呀,老是待在别人家不太好吧。”

伊澜觉得,灵汐要是有点脸,都不会再坐下去。

“你在说你自己吗?”没想到,灵汐不仅不受影响,反而还轻飘飘的怼回去了。

“你...”

“你什么你,伊澜小姐,有些事不说明白,你是不是想一直装傻啊?”灵汐起身,走到伊澜身边,凑在她耳边说。

“你把席深当备胎,他无所谓不代表他爸妈也不介意。”

伊澜脸色一僵,她张嘴想说什么,被灵汐一把按住,“别急着辩解,你做了些什么,席深父母可是都知道的,所以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灵汐这话可是张嘴就来,完全不怕伊澜不信。

“识趣点就自己走,不然最后丢面子就不好了。”灵汐说完,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做好,继续看电视。

伊澜看看灵汐,又把目光转向席深,她发现,席深完全没有在意她们这边。

是不在意还是什么,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

因为席深好像,真的不怎么在意这些事。

拿上包包,伊澜没打招呼就走了。

席深在伊澜走后,把目光看向灵汐,“看我干嘛,看电视,那个陈渣渣别忘了收拾。”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席深却听懂了,虽不知陈程做了什么让灵汐生气的事情,但从席深打听到的消息,这个陈程也不是什么好人。

自从席深开始对方陈程后,灵汐就过得很自在。

她想,很快她就能离开了,等陈程破产后,她就把他做的事情公布出去,这样就不会再有人被他骗了,他就不能东山再起了。

可是灵汐没想到,都不用她动手,陈程就完了。

“监~狱?”灵汐听到席深说把陈程送进监~狱的时候还楞了一下。

“为什么呢?”灵汐不是很懂。席深就给灵汐解释了一番陈程做的事情。

“他这样是属于诈骗的。”虽然是那些女生自愿给陈程的,但陈程并没有对他们说真话,是用不当手法获得的财产。

“好吧。”

灵汐点点头,看来她得多学习一下了,不然后面的任务变难,她没法完成怎么办。

灵汐觉得自己的钱已经差不多了,可以离开这里了,但是在她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席深竟然把一枚戒指给她。

说跟她求婚,灵汐当时就呆住了。

要是她不知道这是陌颜,她可能直接就拒绝了,但现在要怎么办啊!

“主人,你可不能答应呀!”灵箩看出灵汐的犹豫,立马就想阻止,她才不要主人被别的男人骗走。

“那我要怎么办?”灵汐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她也不知道怎么办呀!

“要不咱们跑路吧!反正任务也完成了。”

灵汐刚要点头,就看见伊澜正鬼鬼祟祟的猫到这里,在外面探头探脑的。

“草啊,我觉得不行。”

灵箩脑袋上打了个大大的问好,为什么不行?

灵汐没有答应席深的求婚,但是也没有走,她跟席深说要考虑一下。

然后就回房间去了,“草,我们不能走,要是走了,那个伊澜又跑来纠缠席深怎么办,所以还得留下。”

灵汐这么一说,灵箩能怎么办呢,同意呗。

灵汐不走了,但席深也没有放弃,隔几天就跟灵汐求婚,最后灵汐没有借口了,只好答应。

灵汐想,结婚就结婚吧,就当是有个正当身份了。

可是,她没想到,结了婚还得睡一起。

灵汐当时就不乐意了,我一个人睡一张床她不香吗,为什么要多个人来分一半。

于是,新婚第一晚,席深刚躺在床上,就被灵汐一脚踹下去了。

席深:“......”

监狱里,偶尔也是有电视看的,陈程没想到,他再次见到女神,会是这样的场景。

她穿着美丽的婚纱,嫁给了把他送进监~狱的那个男人。

灵汐听到灵箩说陈程那团灰没了的时候,是疑惑的。

这些天她被席深缠着,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管陈程,还打算过后再去,让他彻底没了斗志,结果...她没去就结束啦!

“怎么没了的?”

灵箩看了看灵汐,“主人结婚的场面在电视上放着,陈程看见了。”

咦?

这样也行?没想到我的余威这么厉害。

灵汐想的跟事实完全相反,她根本就不知道,陈程曾经对她有过那么一段感情。

陈程的灰团消失后,伊澜的也没了。灵汐特意去看了看,才知道,伊澜会有这样的灰团,是因为她跟陈程还有席深的联系。

书评(367)

我要评论
  • 人都自&看手中

    “你们这住的人都自己有配钥匙吗?”灵汐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问道。

  • &“租房

    “租房。”灵汐啪的一声,把手放在老旧的桌上,掀起一阵灰尘。

  • “不一&少吧,

    “不一定,看租房的人有多少吧,有的人多,所以会配。”

  • 点点头&看见它

    “啊?哦!”狗尾巴草懵懵懂懂的点点头,灵汐看见它这个样子,就知道它根本不懂,算了,自己捡的灵植,自己负责。

  • &门钥匙

    灵汐决定好后,那人就拿出一串钥匙,“这是大门的钥匙,这个是房门钥匙,我们这里会有一把备用的,还有两把都是给你的,你是一个人住还是?”

  • 着她的&说的那

    可那人还一脸期待的看着灵汐,等着她的回答,灵汐叹了口气,“租房。”说的那叫一个不情愿。

  • 在灵汐&的头发

    狗尾巴草立马变回本体,一根狗尾巴草插在灵汐的头发上,灵汐也没说什么,大摇大摆地往气运之子学校那边走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