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汐看见了席深,还想跟他打打招呼来着,结果席深一看见了灵汐看他,立刻就穿起鞋跑了。“我变丑了?当然吗,跑那么快。”灵汐嘟囔了一阵,再次吃自己的东西。伊澜那边,她成功让黎岸的钱打了水漂,面对自己黎岸的质问,伊澜不慌不忙的。“投资中难免会会有一次失败的,黎先生不“我变丑了?至于吗,跑那么快。”灵汐嘀咕了一阵,继续吃自己的东西。。...

灵汐看见席深,还想跟他打招呼来着,结果席深一看见灵汐看他,立马就穿上鞋跑了。

“我变丑了?至于吗,跑那么快。”灵汐嘀咕了一阵,继续吃自己的东西。

伊澜那边,她成功让黎岸的钱打了水漂,面对黎岸的质问,伊澜不慌不忙的。

“投资难免会有失败的,黎先生不必太在意。”伊澜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黎岸却不能接受,他听见了什么,伊澜管他叫黎先生?

“要是没什么其他事,我就先走了。”伊澜带上墨镜,在保镖的护送下离开。

黎岸还想上前,但被伊澜的保镖给拦下了。估算了一下自己的身手,黎岸知道自己打不赢这些人,只能忍着。

抬眼望着已经走到门口的伊澜,放在裤腿边的手慢慢握成拳头,他大意了,当初就该听一下陈程的意见,不然也不至于这样。

“失败了。”陈程看着黎岸阴郁的脸色,笑了一下,他猜到了,伊澜当初接近他,他就觉得很奇怪了,所以才派黎岸去对付伊澜,没想到,黎岸竟然被伊澜给坑了。

黎岸来找陈程,是想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不是听他讽刺的,而且听陈程这话的语气,他好像早就知道他会失败一样。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个伊澜有问题?”

陈程看了黎岸一眼,然后拿起茶几上的咖啡慢慢品尝,黎岸一下就火了,拍了一下桌子,蹭的站起来,“你害我。”

“我提醒过你,是你自己傻。”陈程终于放下咖啡杯,原本带着笑意的脸瞬间阴沉下来。“别忘了,你有今天是谁给你的。”说完这话,陈程看也不看黎岸一眼,转身走出房间。

“砰——”

桌上的东西被黎岸扔到地上,黎岸还是觉得不舒服,看见旁边还摆着几个花瓶,也不管是什么价钱,就想拿起来扔。

“黎先生,先生说了,你要是想发泄,尽管发泄,但是你打坏了什么,照价赔偿就是了。”

黎岸手里还拿着个花瓶,听到这话,他很想潇洒的砸下去,但他知道,他已经没有钱可以让他任性了。

立在一旁的人微笑着看着他,没有一丝的不满,但他却觉得似嘲笑,又似讽刺。

最终还是败在了金钱面前,他挥霍不起,也不能的罪陈程。

而坑了黎岸的伊澜,心情很好的来到席家,想要跟席深培养感情,她觉得自已把渣男解决了,现在就要好好对席深。

“席深哥哥,你最近很忙吗?”席深跟灵汐都在客厅看电视,原本席深是不喜欢看这些的,只是今天他回来的时候,灵汐正好在看。

看的还是选秀节目,上面全是小鲜肉,灵汐看的十分开心,一边看一边嘀咕,说这个唱歌好,这个跳舞好,席深听到就觉得不舒服,所以他才会坐下来,想看看究竟有多好。

伊澜进来时,灵汐跟席深正在讨论(争论)哪一个选手好看。

灵汐觉得3号跳舞好看,唱歌也好,觉得他不错,但是席深却觉得15号不错,他们谁也说服不了谁。

“你来的正好,我问你,你觉得3号跟15号谁好?”灵汐见到伊澜,头一回觉得她有点用,没有把她赶出去。

“啊?”伊澜一脸懵逼,灵汐跟席深一个一脸期待的看着她,一个,虽然没有那么期待,但也很认真的看着她,这让伊澜不好回答,怕说错了什么。

“席深哥哥选的是谁?”虽然她不了解情况,但能大概猜一点,既然是有这俩人,那说明是席深跟灵汐选的,她只要选了席深哥哥选的那个人不就好了吗。

伊澜想的挺好,但是灵汐会让她得逞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书评(89)

我要评论
  • 他们都&人?

    灵汐说签合同,那人才反应过来,是啊,他们都还没有签合同的,他都把钥匙给了,难道真的是美色误人?

  • 也大,&,灵汐

    打开屋子看了看,虽然灰尘有点多,但还好,不算太乱,太脏,地方也大,一些简单的家具也有,灵汐满意的点点头。

  • &个美女

    虽然不明白这个美女为什么说的一脸不情愿,但人家说愿意住,他还是很高兴的,这样自己每天都能看见美人,想想就很好呢。

  • 狗尾巴&懂懂的

    “啊?哦!”狗尾巴草懵懵懂懂的点点头,灵汐看见它这个样子,就知道它根本不懂,算了,自己捡的灵植,自己负责。

  • “大人&狗腿的

    “大人,您刚刚去哪了?”狗腿的灵植带着一丝崇拜之情看向灵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