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的伊澜会觉得,什么爱情,都是忽悠人的,统统是为了她的钱,但是席深好,从来不会这样对她。气过以后,伊澜逼自己冷静下去,她会放过我这两个人的,她要让他们一无所有。这个时候,伊澜貌似想起席深的好了。接下去,伊澜装作被黎岸拿到,爱他爱的不行啊,然这个时候,伊澜倒是想到席深的好了。。...

这个时候的伊澜觉得,什么爱情,都是骗人的,全都是为了她的钱,还是席深好,从来不会这样对她。气过以后,伊澜逼自己冷静下来,她不会放过这两个人的,她要让他们一无所有。

这个时候,伊澜倒是想到席深的好了。

接下来,伊澜假装被黎岸拿下,爱他爱的不行,然后给黎岸下套,黎岸这人,跟着陈程干过好几回这样的事了。

自信心早就爆棚,根本不会觉得自己会翻车,所以当伊澜说她有一笔生意想投资,是个稳赚不赔的,黎岸就有些心动。

但是黎岸的资金也不多,于是,他就跟陈程说了,陈程并没有被黎岸说服,反而让黎岸不要大意,钱还是拿到手比较安全。

黎岸觉得陈程胆子太小,所以跟陈程吵了一架,把放在陈程那的钱拿了回来,让伊澜给他全部都投资了。

伊澜以为黎岸拿来的是陈程的钱,很是开心,连忙点头,表示他们一定可以翻好几倍。

灵汐看到这就没有再看了,她看出来了,陈程这个人有点难搞呢,他小心谨慎,不太容易上钩啊。

那么,要怎么扳倒他,这个问题她需要好好想想。

“你最近在做什么?”席深这几天白天都看不见灵汐,晚上也就吃饭的时候在一起吃个饭,现在好不容易不出去浪了,结果却还老是发呆,这让席深有些担心。

席深是个很聪明的人,他有些明白自己对灵汐可能有好感,但他也看的出来,灵汐没有那方面的意思,所以席深从来不明说。

“没做什么啊。”灵汐不明白席深为什么这么问。

“席深,你说我要想整垮一个人,怎么做才好啊?”灵汐想了好久,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她就只好问席深了。

“他是做什么的,你说的整垮,是什么样的程度。”席深没有问灵汐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不在乎。

“骗女人钱的骗子,我想让他变成穷光蛋。”

灵汐说完,席深就抬头看了灵汐一眼,随后又觉得不可能,但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他骗了谁?”

“挺多的吧,反正不认识。”灵汐本想说伊澜的,但想想伊澜现在没有被骗,就没说了,其他的人,她觉得不说也罢。

然后席深就以为灵汐这是在打抱不平。

“那就要看看他有没有涉及其他产业,再抢他生意,让他亏本呗。”席深说道。

“这样就可以了吗?”灵汐没想到这样就可以了,总觉得太过简单了。

“你觉得有多复杂呢?”看着灵汐这个样子,席深笑了。

“席深,你笑起来还挺好的。”灵汐刚说完,席深脸就红了,然后拿起杯子灌了一大口水。

“我去上班了。”那样子,颇有点落荒而逃。

灵汐一脸莫名其妙,上班就上班了,跑那么快干嘛呢。

因为席深给灵汐出了注意,灵汐一下就没有烦恼了,胃口也好了,便坐在餐桌前吃了好一会儿。

等席深拿上包从楼上下来时,看见灵汐还在餐厅,刚刚恢复过来的脸又有了泛红的迹象。

书评(179)

我要评论
  • &些小仙

    “先把这个世界的剧情传给我吧。”灵汐看了看储物袋里的钱,心想能说自己刚刚是去打劫了吗!哦不,是那些小仙心甘情愿送给她的,注意,是心甘情愿。

  • &喘吁吁

    “到了。”爬上六楼,那人已经气喘吁吁,但灵汐一点没事,脚步软,气不虚,那人有些佩服。

  • &么。

    “您有什么事吗?”刚刚睡醒,并没有听清灵汐说了什么。

  • 生好漂&亮啊,

    “你们看那,那个女生好漂亮啊,她是明星吗?真好看!”灵汐站在七中门口,一下就吸引了大批学生。

  • 无语的&,很浪

    过了好久,灵汐才接收完这杂乱的剧情,然后,她就很无语的看向狗尾巴草,“小草啊,你下次把剧情整理一下再给我,这样乱七八糟的传给我,很浪费时间的。”浪费我的时间。

  • 匙给了&真的是

    灵汐说签合同,那人才反应过来,是啊,他们都还没有签合同的,他都把钥匙给了,难道真的是美色误人?

  • 就拿出&一串钥

    灵汐决定好后,那人就拿出一串钥匙,“这是大门的钥匙,这个是房门钥匙,我们这里会有一把备用的,还有两把都是给你的,你是一个人住还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