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深始终会觉得自己生病了了,要不然,他为什么会让这个来历未明的人牵着鼻子走。但是他对很多事情都不在乎,但也也不是那种别人说什么便会听的,可灵汐却个例外。她什么都也没做,但他却经常因为她而妥协,更更有甚者因为她去相亲对象,即使灵汐拳头很硬,但他要不然不很愿意,她什么都没有做,但他却常常因为她而妥协,更甚至因为她去相亲,就算灵汐拳头很硬,但他要是不乐意,其实还是有办法的。。...

席深一直觉得自己生病了,不然,他为什么会让这个来历不明的人牵着鼻子走。虽然他对很多事情都不在意,但也不是那种别人说什么就会听的,可灵汐却是个例外。

她什么都没有做,但他却常常因为她而妥协,更甚至因为她去相亲,就算灵汐拳头很硬,但他要是不乐意,其实还是有办法的。

灵汐却没有给席深多想的机会,她过了两天就又收到了一个女生的信息,这回,灵汐仔细看了看这个女生的信息,然后约了她跟席深见面。

等席深跟那个女生去了后,灵汐就去找陈渣渣了,结果灵汐竟然看见伊澜跟陈程在一起,灵汐这才想起来,伊澜好像对陈程还有很深的恨意。

要不然,就让他们俩互相对付吧,她可以暗中做点事情。

然后,灵汐就躲在暗处观察了一下伊澜跟陈程相处的怎么样了。

别说,伊澜跟陈程这俩人演技都挺不错的,伊澜明明就恨陈程恨的要死,可是现在,她却能对着陈程露出一副崇拜的样子。

灵汐不知道伊澜打算怎么做,所以没有动手。

她让灵箩留下来看着这俩人,她去看看席深相亲的怎么样了。

回到餐厅,已经没有那个女生了,只有席深一个人坐在那。

“怎么样,那个人呢?”灵汐走过来问席深。

“不怎么样,她走了。”席深说。

灵汐看了看席深,她怀疑席深做了什么,但是她没有证据,不过没事,她可以问问对方。

回去后,灵汐就找对方打听了一下相亲的情况,结果,对方把她拉黑了。

灵汐:“......”好吧,看来是得罪人了。

晚上,灵汐就跟灵箩抱怨,“草,我不太想做这个任务了,要不我们回去吧,让其他小仙来,我们去查查看是谁在背后捣鬼。”

“主人,其实我知道那个小可怜是谁。”灵箩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是谁啊?”灵汐根本不想知道,但灵箩想说,她才问了一句。

“是陌颜上神。”

“你说谁?”灵汐一把抓住灵箩的手,不敢置信的看向灵箩。

“就是翠花的主人陌颜上神,不然,我怎么可能让您来帮忙呀。”灵箩知道,自家主人是很崇拜陌颜上神的,只是陌颜上神平日里很忙,自家主人平日又太懒,等她出门,陌颜上神十次有九次都不在的。

而且陌颜上神很高冷,虽然他温和,待人又和善,但你能感觉到他的疏离,而灵汐,不太会跟人相处。

“草,你怎么不早说呢,我竟然把陌颜上神给打了。”灵汐捂住嘴,简直不敢相信,她竟然,竟然打了她最崇拜的陌颜上神。

“对了,陌颜上神是被谁暗算到这的?”知道是自己偶像,灵汐就不能放任不管了,她得知道,是谁这么大胆,敢对陌颜上神动手。

“翠花说她也不知道,她一直以为是陌颜上神不小心呢。”要不是她上次把主人说的话跟翠花说了,翠花根本就不知道。

“行吧,我会弄清楚的。”

这下,灵汐不再说不乐意做任务的事情了,也没有想给席深找对象的事了。

书评(428)

我要评论
  • 变回本&大摆地

    狗尾巴草立马变回本体,一根狗尾巴草插在灵汐的头发上,灵汐也没说什么,大摇大摆地往气运之子学校那边走去。

  • 吗?”&清灵汐

    “您有什么事吗?”刚刚睡醒,并没有听清灵汐说了什么。

  • 人有多&。”

    “不一定,看租房的人有多少吧,有的人多,所以会配。”

  • 签合同&匙给了

    灵汐说签合同,那人才反应过来,是啊,他们都还没有签合同的,他都把钥匙给了,难道真的是美色误人?

  • 哦!”&狗尾巴

    “啊?哦!”狗尾巴草懵懵懂懂的点点头,灵汐看见它这个样子,就知道它根本不懂,算了,自己捡的灵植,自己负责。

  • “你们&己有配

    “你们这住的人都自己有配钥匙吗?”灵汐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问道。

  • 就拿出&匙,这

    灵汐决定好后,那人就拿出一串钥匙,“这是大门的钥匙,这个是房门钥匙,我们这里会有一把备用的,还有两把都是给你的,你是一个人住还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