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灵箩一听,赶快趴到灵汐身边问她,“为什么一次失败了,那个女生长得不很好看吗?性格好吗?”“也不是,所以席深不配合好。”灵汐摇了摇头,她还在想池悦问她的那个问题,她灵汐,居然,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但是严禁不说,这是个挺非常严重的事,当然以后她都得给可是不得不说,这是个挺严重的事,毕竟以后她都得给席深以及后面的小可怜找对象,没个合适的身份,不好操作呀!。...

“啊?”灵箩一听,赶紧趴到灵汐身边问她,“为什么失败了,那个女生长得不好看吗?性格不好吗?”

“不是,因为席深不配合。”灵汐摇摇头,她还在想池悦问她的那个问题,她灵汐,竟然,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

可是不得不说,这是个挺严重的事,毕竟以后她都得给席深以及后面的小可怜找对象,没个合适的身份,不好操作呀!

“你说,席深最听谁的话?”灵汐推了推身边的灵箩。

“当然是他父母了。”灵箩毫不犹豫的说道。

对呀~

灵汐一想还真是,可惜了,她当不成席深他妈,要是...算了,下个世界让灵箩选个好点的时间去吧!

现在,

要不揍一顿吧,不是说,孩子不听话,多半是惯的,揍一顿就好了,实在不行,多揍一顿。

灵箩完全不知道她家主人的脑回路歪到哪去了。

灵汐来到席深的房间门口,敲了敲他的房门,没一会,门就开了,“你怎么在这?”灵汐昨天没有看见伊澜,还以为她已经走了呢,没想到,她现在竟然出现在席深的房间。

“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事。”伊澜堵在门口没有让灵汐进去。

“席深呢?”

伊澜干脆整个人出来,把门一关,“他睡了。”伊澜说的很暧昧,可灵汐并不相信。

“哦。”灵汐脸上没什么变化,很淡定的回了个字,然后推开伊澜,“可是,我不介意。”灵汐走到席深门口,突然回头对伊澜说了句。

“你——”伊澜没想到灵汐这么不要脸,她想上前,可是灵汐跟块石头一样稳的很,她推不开。

也不知道灵汐是怎么做的,那个门明明被伊澜关上了,可是灵汐就是那么轻易的把它一拧就开了。

伊澜惊讶了,但不等她说些什么,灵汐已经进去把门关上了,伊澜上前试了试,发现自己怎么拧也拧不开。

灵汐走进去,就看见席深坐在办公桌前,连她进来都没有注意到。灵汐走过去坐在席深身边看着他,也不说话。

灵汐就想看看,席深这个工作狂,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忍不住。

不过灵汐还是低估席深了,他竟然真的一点都没有分神,就仿佛看不见灵汐一般。

灵汐:“......”她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昨天那个就算了,过几天我会再给你安排一次相亲,你同意还是不同意。”席深不动,灵汐只好自己出手了,一开口就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我不会相亲,而且...”

“不用而且了,你要是不去,那我就只好采取强制手段了。”灵汐打断席深的话,威胁到。

“强制手段?”灵汐的话,让席深有些好奇,他忍不住问了句。

“腿打断,看你还跑不跑。”灵汐在席深面前挥了挥拳头。

席深听完,并不放在心上,就灵汐这小胳膊小腿的,还揍他,还腿打断。

“怎么?你不信啊,那我就让你尝尝看好了。”灵汐直接出手,对着席深一顿揍。

事后,席深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多嘴问一句,还有,为什么灵汐会这么不按套路出牌,说动手就动手。

因为灵汐这一顿操作,席深只能屈服,反正灵汐也没有说一定要同意。

书评(180)

我要评论
  • 吗?”&清灵汐

    “您有什么事吗?”刚刚睡醒,并没有听清灵汐说了什么。

  • 汐太有&只敢在

    因为灵汐太有距离感,所以大家都不敢靠近她,只敢在旁边远远地看着。

  • 尾巴草&情全传

    “好的!”狗尾巴草点头,一股脑的就把这个世界的剧情全传给了灵汐。

  • 生好漂&星吗?

    “你们看那,那个女生好漂亮啊,她是明星吗?真好看!”灵汐站在七中门口,一下就吸引了大批学生。

  • “不一&租房的

    “不一定,看租房的人有多少吧,有的人多,所以会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