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灵汐第一次坐这么久的车,坐的她腰都酸了。“我说,你要来这么远的地方,怎么就不准备好一个好点的车。”灵汐埋怨道。席深看了看自己开的车,挺好的的呀!灵汐撇了下嘴没说什么,她要踢踢腿懒腰,活动一下。“这是你的房卡,切记丢了,我在你隔壁。”席深这下没“我说,你要来这么远的地方,怎么就不准备一个好点的车。”灵汐抱怨道。。...

这是灵汐第一次坐这么久的车,坐的她腰都酸了。

“我说,你要来这么远的地方,怎么就不准备一个好点的车。”灵汐抱怨道。

席深看了看自己开的车,挺好的呀!

灵汐撇了下嘴没说什么,她要伸伸懒腰,活动一下。

“这是你的房卡,不要丢了,我在你隔壁。”席深这回没有带助理,一切都要自己动手。

“席深哥哥。”

灵汐下意识的看向席深,发现他脸上没啥表情,然后才看着伊澜。

伊澜不知道是不是学乖了,这回她没有理灵汐,而是直奔席深。

“席深哥哥,你来这边做什么呀?”伊澜这几天找不到席深,她想去席家找,可是灵汐在,她进不去,所以她又去了公司,但没有预约,她也进不去。

伊澜好几次都想甩袖走人的,但是一想到上辈子的悲惨,她就忍下来了。

她要好好待在席深的身边,不再被别人骗了。

“席深哥哥,你吃饭了吗?我知道这边有一家不错的饭店,我带你去吧!”伊澜走过去想要挽住席深的胳膊,被席深躲开了。

“不用了,我还有工作。”席深还是从前的语气,只是动作却比以前疏远了些。

“席深哥...”哥...

不等伊澜说完,席深已经转身回到房间了,灵汐见席深这么上道,都不用自己动手,表示很满意。

“主人,我有件事跟你说~”

灵汐侧躺在床上,撑着下巴看向灵箩。

灵箩变成小女孩的样子站在床头,两只小手对着指头。

“就是,主人你以后不能随心所欲了。”

灵汐不解,“随心所欲?”

“嗯。”灵箩点点头,“翠花说,我们不能只是让气运之子活着就好,得让他幸福的活着。”

“他不幸福吗?”灵汐腾地一下坐起来,“你看看他,有钱有颜,还想咋滴。”

“他孤独。”灵箩悠悠的说道。

“什么东西?”灵汐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

“主人,翠花说,气运之子之所以可怜,就是因为他没人爱,每一世都不得善终,孤苦伶仃的,所以,得让他...”

“找个老婆对吧。”灵汐接过话茬。

“对,主人,翠花给我看了一下关于席深的事情,他从小父母对他就不够关心,所以才导致他变成这个样子。”

“什么样子?”灵汐来了点兴趣。

“不通事故,不知人情,冷漠,孤独。席深小的时候,他爸妈忙着工作,把他丢给保姆,但保姆也只是给他吃喝,其他的一概不关心,后来,席深照顾伊澜,伊澜脾气不好,对席深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听到这,灵汐不太懂,“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要给伊澜当备胎?”在灵汐看来,伊澜都对他那么不好了,他应该讨厌伊澜才对呀。

“因为他需要个挡箭牌呀!”

“这样啊!”

灵汐听完,又倒在床上,有些忧伤的叹了口气。

“草啊,你果然是个坑。”坑的还是我这个主人。

还骗我说出来玩玩,顺便看看人,还什么不要让他过的太惨就好。

我竟然信了你的鬼话,看人看到要给他找老婆的地步,这还叫顺便看看吗!

灵箩觉得自己好委屈,她也是被翠花给坑了的。

书评(235)

我要评论
  • 的人站&,虽然

    躺椅上昏昏欲睡的人受到了惊吓,抬起头就看见一个长得很漂亮像天仙一般的人站在面前,虽然这位美人脸色有点冷,但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

  • 。”那&楚,然

    “我们这还有二楼跟六楼没有租出去,二楼的话有点吵,六楼倒是安静,但是没有电梯,每天都要自己爬上去。”那人都一一跟灵汐说清楚,然后让她考虑。

  • 少吧,&以会配

    “不一定,看租房的人有多少吧,有的人多,所以会配。”

  • ...&就越发

    狗尾巴草:“......”大人自从下来后,就越发不愿带她出门了~

  • 收完这&整理一

    过了好久,灵汐才接收完这杂乱的剧情,然后,她就很无语的看向狗尾巴草,“小草啊,你下次把剧情整理一下再给我,这样乱七八糟的传给我,很浪费时间的。”浪费我的时间。

  • 把手放&的桌上

    “租房。”灵汐啪的一声,把手放在老旧的桌上,掀起一阵灰尘。

  • 定好后&就拿出

    灵汐决定好后,那人就拿出一串钥匙,“这是大门的钥匙,这个是房门钥匙,我们这里会有一把备用的,还有两把都是给你的,你是一个人住还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