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深听见灵汐的话,而已笑了笑,“灵汐小姐又怎么明白席某是做的备胎呢!”“我又不傻,毕竟是看出的啊。你笑什么?”席深不笑的时候,你会觉得他像是也没表情,他笑吧,又会觉得像个傻子。“连你都那么指出,表明我很失败。”席深留下的这么句不清不楚话就走了,“连你都那么认为,说明我很成功。”席深留下这么句不清不楚话就走了,徒留灵汐一脸莫名其妙。。...

席深听到灵汐的话,只是笑了笑,“灵汐小姐又怎么知道席某是做的备胎呢!”

“我又不傻,当然是看出来的啊。你笑什么?”席深不笑的时候,你觉得他好像没有表情,他笑吧,又觉得像个傻子。

“连你都那么认为,说明我很成功。”席深留下这么句不清不楚话就走了,徒留灵汐一脸莫名其妙。

这人是不是有病啊?

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下来后还发现面跟牛排都冷了,灵汐的心情不是很美丽,然后她决定让其他人也不好过。

来到陈渣渣家,灵汐看见陈渣渣正在打扮自己,往身上喷香水,灵汐闻了闻,真够味儿的。

既然他这么喜欢,那她就给这个渣渣加点料吧。

做完好事的灵汐优哉游哉的回到席家,完全不知道,被她加过料的陈程在去参加同学会的时候,丢了多大的脸。

这下,大家都知道陈程有狐臭了,而且他的狐臭特别严重,又臭又腥,味道持久。关键吧,这味道也就别人能闻到,陈程自己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灵汐是回去了,但灵箩没有,她跟着陈程去的,然后看见陈程那个样子,回去后就跟灵汐说了,听完灵箩的转述,灵汐兴奋的在床上直打滚。

“扣扣。”

正当灵汐滚的起劲时,席深敲响了灵汐的房门,“是你?有什么事。”

“我想问问,你打算在这住多久?”

灵汐想了想,她应该会待到席深死的那天吧,“很久很久,怎么,你要赶我走吗?”

席深摇摇头,也不说话,听了灵汐的回答就走了。弄得灵汐很莫名其妙,这是干嘛呢?

“扣扣,扣扣——”

第二天一大早,灵汐睡得正香的时候,房门就被人敲得直响,灵汐在被窝里翻了个身,捂住耳朵继续睡。

可是,门外的人很有毅力,见灵汐没有反应,就继续敲,而且不急不缓,很有节奏的敲着。

灵汐被吵的没有办法,只好起来开门,门一开,看见站在门外的席深,灵汐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看错了。

忍不住揉揉眼睛,发现还是席深,“你干嘛?”

“换衣服去洗漱好,然后下来吃早餐,等会出发。”席深把灵汐推到卫生间去,挤好牙膏放在灵汐嘴边,让她刷牙,然后才出去。

灵汐就看看手里的牙刷,又往外看了看,一脸懵逼,但是看看手里的东西,还是认命的放进嘴里。

等灵汐弄好下楼,席深才刚吃了一口包子,“这么快?”看看时间,发现灵汐才用了不到两分钟。

“不然你以为要多久。”灵汐坐下,拿起早餐就开始吃。

吃了一口她就不想吃了,她觉得她可能是在人间呆太久了,越来越有人类的惰性了,早上完全不想起床,她明明是一个神的,竟然会那么想睡觉。

“你不用化妆吗?”

灵汐趴在桌上,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天生丽质,这么好的皮肤,需要化妆?”

席深一看还真是,灵汐的皮肤是真的很好,化了妆反而不好呢,便不再说什么。

“等会跟我去趟外地。”席深说出自己让灵汐起来的原因,原来席深要去外地出差,所以让灵汐跟着。

“为什么要我跟着。”虽然席深出门,灵汐是会跟着他,但是席深说出来,这事还挺奇怪的。

灵汐可不会认为他们已经这么熟了,都可以一起出门玩了,她当初可是强制到他家的,而且到了他家他们并没有怎么说话。

“你不愿意吗?”席深问。

灵汐:“......”摇头。

“那还说什么呢。”席深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嘴角勾起一抹笑来,这笑看上去真诚了些。

书评(108)

我要评论
  • 是很高&这样自

    虽然不明白这个美女为什么说的一脸不情愿,但人家说愿意住,他还是很高兴的,这样自己每天都能看见美人,想想就很好呢。

  • ?”灵&汐看了

    “你们这住的人都自己有配钥匙吗?”灵汐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问道。

  • 的,你&是?”

    灵汐决定好后,那人就拿出一串钥匙,“这是大门的钥匙,这个是房门钥匙,我们这里会有一把备用的,还有两把都是给你的,你是一个人住还是?”

  • &有租出

    “我们这还有二楼跟六楼没有租出去,二楼的话有点吵,六楼倒是安静,但是没有电梯,每天都要自己爬上去。”那人都一一跟灵汐说清楚,然后让她考虑。

  • ,地方&,灵汐

    打开屋子看了看,虽然灰尘有点多,但还好,不算太乱,太脏,地方也大,一些简单的家具也有,灵汐满意的点点头。

  • 灵汐有&的要租

    灵汐有点后悔,她真的要租这的房子吗?好像不太干净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