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汐想,虽然她自己的方法凑效,直接把人拖过去的看不就好了吗,说那么多没用?连推带拽的把人弄到陈程另一个小窝附近,灵汐看了那个女人几眼,“叫什么?”灵汐听过陈程叫她的名字,虽然陈程这家伙红颜知己太多,因为她忘了这个女人叫什么,主要原因对不上脸。迫于无奈迫于灵汐的威力,那个女人不情愿的说了,“安婷。”。...

灵汐想,还是她自己的方法奏效,直接把人拖过去看不就好了吗,说那么多有用?

连拖带拽的把人弄到陈程另一个小窝附近,灵汐看了那个女人一眼,“叫什么?”

灵汐听过陈程叫她的名字,但是陈程这家伙红颜知己太多,所以她忘了这个女人叫什么,主要对不上脸。

迫于灵汐的威力,那个女人不情愿的说了,“安婷。”

“哦,等会安静点,要不不配合,就别怪我不客气。”灵汐晃了晃手里还有的面包。

想到那面包的味道,安婷忍了,她实在不想闻到那浓郁的榴莲味儿了。

不多时,陈程就出现在她们眼前,身边还有一个女人。

安婷一看见那个女人,就特别激动,灵汐就瞪了她一眼,可是安婷还是很激动,甚至想冲出去。

灵汐没有犹豫,直接把面包再次塞进安婷的嘴里,然后勾着她的脖子,让她没法行动。

“好好看着你家小渣渣在干啥。”灵汐小声说了句,就把目光看向陈程。

安婷动不了,被灵汐用一总很难看又不雅的姿势压着,嘴里也是难闻的味道,只能屈服。

那边,已经进行到了中间,“学长,谢谢你在这个时候收留我。”

陈程看着女孩温柔害羞的脸,也笑得一脸温和,“傻瓜,说什么呢,学长还能看着你流落街头啊!”

揉了揉女孩的头发,陈程一手插兜,一手对女孩摆摆手,“快上去吧,好好休息下,不要想太多。”

“嗯。”重重的点了点头,女孩欢快的跑进公寓楼。

灵汐看的直抽搐,头点的那么重,真的不怕掉下来吗?

“你说她为什么要点那么重的头呢?”

安婷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啊,再说了你把我嘴堵上我说什么哦!

灵汐也并没有想听到安婷的回答,因为她问完就自己来了句,“可能是因为傻吧,不然怎么会被陈渣渣骗呢。”灵汐给陈程取了个外号,因为她觉得那个名字又难听又难念。

“陈程,我终于找到你了,你这个骗子,把钱还给我。”重头戏来了,灵汐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一把瓜子,慢悠悠的嗑起来了。

“好好看看呀,你家渣渣的前前前几任女朋友找上来了。”

安婷这回听见灵汐这么说,没有再很激动的想要反驳什么,而是很认真的听那边在说什么。

那个突然跑出来的女人安婷是认识的,是她们一个圈子里的人,听朋友说,她好像被一个男人给骗光了钱。

具体是被谁给骗了大家都不知道,没想到,竟然...

安婷有些不敢相信,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想到刚刚灵汐阻止她把钱转给陈程,安婷就一阵庆幸。

戏也看过了,灵汐就准备带安婷离开,“为什么不让我去跟他对质?”安婷以为,灵汐会让她当面拆穿陈程的真面目,没想到灵汐在她看完后直接拉着她,不,应该说是拖着她走了。

“你跟他之间的事我不管的,你之后要怎么做你去吧,我不拦着,但我现在要去吃饭了。看了半天戏都饿了。”

灵汐放开安婷走了,她当然不能去了,不然她后面的计划可怎么办呀。

书评(246)

我要评论
  • &,“租

    可那人还一脸期待的看着灵汐,等着她的回答,灵汐叹了口气,“租房。”说的那叫一个不情愿。

  • &有的人

    “不一定,看租房的人有多少吧,有的人多,所以会配。”

  • 钥匙吗&?”灵

    “你们这住的人都自己有配钥匙吗?”灵汐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问道。

  • 还没有&匙给了

    灵汐说签合同,那人才反应过来,是啊,他们都还没有签合同的,他都把钥匙给了,难道真的是美色误人?

  • “那就&不用再

    “那就不用再多配钥匙了。”然后把那两把钥匙递给灵汐。

  • 兴的,&,想想

    虽然不明白这个美女为什么说的一脸不情愿,但人家说愿意住,他还是很高兴的,这样自己每天都能看见美人,想想就很好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