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澜,你在说什么胡话。”席母不高兴了。她本来还心里想切记把话说的太不好听,省得伊澜面上这坎,但现在的的确,她更本就不在乎,也我不配。“阿姨本不很想说的,那就你非要胡搅蛮缠,那我就明说了,你对我们家小深说了些什么你还记得我吧。”席母可能会有点儿气不顺利,站着“阿姨本不想说的,既然你非要胡搅蛮缠,那我就直说了,你对我们家小深说了些什么你还记得吧。”。...

“伊澜,你在说什么胡话。”席母生气了。她原本还想着不要把话说的太难听,免得伊澜面上过不去,但现在看来,她根本就不在意,也不配。

“阿姨本不想说的,既然你非要胡搅蛮缠,那我就直说了,你对我们家小深说了些什么你还记得吧。”

席母可能有点气不顺,站着说她还有点累,干脆坐下了。

“你自己在外面交男朋友,却不许我家小深交女朋友,这是什么道理,你跟我们家小深什么关系啊,你凭什么这么要求他。”

席母说完,大喘了一口气,“你做了些什么,阿姨我无权过问,只是不接受,你走吧,我们家不欢迎你。”

席母喊来管家,让他把伊澜送出去。

伊澜最终还是回了自己家,但她没有放弃,她知道,席父席母过段时间就会去旅游,到时候她再来找席深。

“汐汐啊,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灵汐摇摇头,“阿姨我出去玩了。”

伊澜暂时不会作妖,灵汐觉得自己可以先玩玩,等席父他们走了,伊澜应该就会出来了,那个时候她再来吧!

“主人你干嘛呀?”灵箩以为灵汐出门,是为了去吃好吃的,结果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你除了吃的玩的是不是就想不到其他事呀?”灵汐点了点灵箩的脑袋。

“我们去会会那个男人。”灵汐已经看见伊澜了,她现在想看看坑了伊澜的那个叫陈程的男的。

“悦悦,你别哭,还有我呢!”

灵汐找到陈程的时候,发现他正在安慰一个女生。

灵汐看了看陈程,他果然也不简单呀,头顶的灰团比伊澜还要大,看来伊澜主要坑的是席深。

这个陈程就不一样了,他坑很多女人,而且这些女人的气运都不错呢!

灵汐决定跟上他,看看这人到底是干啥的。嗐,都怪剧情太狗血,让她看不下去,不然现在也不用这么麻烦。

“主人,要不咱再翻翻剧情看看呢?”灵箩出了个主意。

“要看你看,我可不想看了。”

灵汐这几天当上了跟踪狂,灵箩一直很纠结,到底要不要阻止,因为主人这个样子好像不太好。

但她终究没来得及说些什么,灵汐已经不跟着陈程了。

“钱自己用着不香吗?为什么要送给别人?”

灵汐拦住了一个被陈程欺骗的女人,那个女人看了灵汐一眼,觉得她有病。

嗯!又是被人误会是神经病的一天。

她没有搭理灵汐,瞥了灵汐一眼就要绕过她,高跟鞋踩得嘚嘚嘚的。

“你就不好奇陈程拿着你的钱去干嘛吗?”

听到陈程的名字,那个女人总算是正眼看了灵汐一眼。

“怎么,你也喜欢陈程。”女人态度傲慢,双手环抱住自己。

“我知道,陈程很有魅力,但是,他只爱我一个,你以为你这点伎俩就能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吗?我告诉...”

“你给我闭嘴吧。”灵汐顺手把刚刚没吃完的面包塞进那个女人嘴里。

可别哔哔了,原以为只是脑子没了,现在看来眼睛也瞎了。

书评(337)

我要评论
  • 不用再&汐。

    “那就不用再多配钥匙了。”然后把那两把钥匙递给灵汐。

  • 尾巴草&的时间

    过了好久,灵汐才接收完这杂乱的剧情,然后,她就很无语的看向狗尾巴草,“小草啊,你下次把剧情整理一下再给我,这样乱七八糟的传给我,很浪费时间的。”浪费我的时间。

  • 的要租&这的房

    灵汐有点后悔,她真的要租这的房子吗?好像不太干净呀!

  • “您有&么。

    “您有什么事吗?”刚刚睡醒,并没有听清灵汐说了什么。

  • “大人&灵汐。

    “大人,您刚刚去哪了?”狗腿的灵植带着一丝崇拜之情看向灵汐。

  • 狗尾巴&来后,

    狗尾巴草:“......”大人自从下来后,就越发不愿带她出门了~

  • 变回本&的头发

    狗尾巴草立马变回本体,一根狗尾巴草插在灵汐的头发上,灵汐也没说什么,大摇大摆地往气运之子学校那边走去。

  • 签合同&匙给了

    灵汐说签合同,那人才反应过来,是啊,他们都还没有签合同的,他都把钥匙给了,难道真的是美色误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