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会在这?”伊澜回席家,好不容易平静下去下去的心情,一下就也没了。灵汐直接漠视了伊澜。不想跟傻逼讲话。“你这是什么态度,到别人家就这么也没礼貌地,问你话呢。”跟灵汐一比较,伊澜就有点儿像个泼妇。“这又也不是你家,瞎逼逼什么玩意儿。”灵汐一句话不想跟傻逼讲话。。...

“你怎么会在这?”伊澜回到席家,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一下就没有了。灵汐直接无视了伊澜。

不想跟傻逼讲话。

“你这是什么态度,到别人家就这么没有礼貌,问你话呢。”跟灵汐一比较,伊澜就有点像个泼妇。

“这又不是你家,瞎逼逼什么玩意儿。”灵汐一句话就把伊澜堵住了。

安静,完美。

灵汐美滋滋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小哥哥唱歌真好听,舞跳的也好看。喜欢!

“阿姨,席深,你们回来了。”伊澜眼睛瞥到席深跟席母,连忙走过去要告状。

“这个人...”

“噢!对了小澜,这是汐汐,以后就住我们家了。”席母的意思是,以后大家住一起,就不要闹矛盾。

但是伊澜却觉得,席母的话是在告诉她,他们是一家人,看看,我们家,说的就是他们一家人,跟她没有关系。

不得不说,伊澜可真会联想的。

灵汐抽空看了伊澜一眼,就发现她的灰团又变了。

灵汐觉得莫名其妙的,咋滴了,又在脑补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

吃晚饭时,灵汐吃的很欢乐,然后毫不意外的被伊澜讽刺了几句。

然后,大佬生气了。

伊澜只看见灵汐不说话,默默吃东西,她得意洋洋的,觉得灵汐不敢说话。

可是,等她去吃饭时,突然一阵反胃,然后就跑厕所了。

“哟!这是怀孕了?”灵汐戏谑的说道。

伊澜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灵汐说她怀孕其实不是随便说说的。

只不过她都是悄悄去打掉了,然后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席父席母却不敢相信,“汐汐呀,这话可不能乱说。”席母赶紧拉了拉灵汐的手。

“小澜应该是吃坏肚子了,这些天她都没怎么吃,胃肯定有些难受。”

看着席母还为伊澜找借口,灵汐觉得不能再让这个温柔的女人受到欺骗。

伊澜想交那朋友,交多多少,这都是她的自由,遇见不合适的人,分手多正常啊,但是你不能还给自己准备一个万年备胎啊。

在你玩腻了的时候接收你啊!还准备把人家当成傻子一样。

“我可从来不胡说,她都打胎好几次了呢!随便问个人都知道啦。”这事伊澜还真没躲着人。

因为她了解席深,他从来不去关注这些事情,而席父席母也不关注,所以她才敢那么大胆。

“这...那个...”席母不知道说什么了,说些什么吧,他们好像也没有那个立场。

灵汐一眼看出席母在想什么,于是不紧不慢的对席深说,“小深啊,你可不能当接盘侠哦!”

键盘侠?

这下连席父都坐不住了,看向席深。

席深淡然的抬起头,“爸妈,我吃好了。”席深只是觉得,

这些跟他关系都不大,吃完饭他还有文件要处理呢,他把时间都安排的刚刚好。

席父叹了口气,席深还是这样,什么事情都不在意,知道从席深这里问不出什么,席父看向席母。

席母一下就懂了席父的意思,“汐汐,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字面意思啊,伊澜天天都跟人说席深是她未婚夫,害得很多喜欢席深的人都不敢跟他告白,害怕自己变成小三。”

“而且她还跟席深说,等她玩够了,就不会在交其他男朋友,然后跟席深结婚的,你说要是她跟最后一个男朋友分手时刚好怀孕了,然后跟席深在一起,这不就喜当爹了吗?”

灵汐毫不客气的挖坑给伊澜,喜当爹当然不可能啦,伊澜这方面敏锐的很,一有她就发现了。

但这并不妨碍灵汐说瞎话,吃完最后一口排骨,灵汐心满意足的拍拍小肚肚,真舒服呀!

“我回去休息了,晚安呀!”心情很好的灵汐还不自觉的卖了个萌。

席父席母的心情并不好,灵汐说的话他们虽然没有马上就信,但却也知道自己对儿子的关心不够。

书评(450)

我要评论
  • 没事,&人有些

    “到了。”爬上六楼,那人已经气喘吁吁,但灵汐一点没事,脚步软,气不虚,那人有些佩服。

  • &往气运

    狗尾巴草立马变回本体,一根狗尾巴草插在灵汐的头发上,灵汐也没说什么,大摇大摆地往气运之子学校那边走去。

  • 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大人自从下来后,就越发不愿带她出门了~

  • &这的房

    灵汐有点后悔,她真的要租这的房子吗?好像不太干净呀!

  • &以会配

    “不一定,看租房的人有多少吧,有的人多,所以会配。”

  • &的桌上

    “租房。”灵汐啪的一声,把手放在老旧的桌上,掀起一阵灰尘。

  • 匙,“&是一个

    灵汐决定好后,那人就拿出一串钥匙,“这是大门的钥匙,这个是房门钥匙,我们这里会有一把备用的,还有两把都是给你的,你是一个人住还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