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席总,您看我们...”跟席深谈合作的那位,颤颤巍巍的递出合同。您就签了吧,签完我立刻走。他真的好难,不得已吃了个大瓜,谁不明白伊家的这个小姐跟席总之间的关系有多很复杂,现在的居然除了其他人参和。本来是要签合约的,因为席深也没多说什么,拿他真的好难,被迫吃了个大瓜,谁不知道伊家的这个小姐跟席总之间的关系有多复杂,现在竟然还有其他人参和。。...

“这个,席总,您看我们...”跟席深谈合作的那位,颤颤巍巍的递出合同。您就签了吧,签完我马上走。

他真的好难,被迫吃了个大瓜,谁不知道伊家的这个小姐跟席总之间的关系有多复杂,现在竟然还有其他人参和。

原本就是要签合约的,所以席深没有多说什么,拿过合同看了确定没有问题后就签上名字。

接过合同,那人跑的飞快。

席深:“......”他很可怕吗?

“总算结束了。”灵汐拍拍小手,又拿起一张纸巾擦擦嘴巴,再折过来擦手,完了还把桌边她洒落的糕点擦掉了。

嗯,这张纸可真耐用啊!

“跟我走吧。”跟遇见傅川时,灵汐说了一样的话,但说完,她就想到席深跟傅川不一样,他有钱。

“给你钱,借个住的地方。”掏啊掏,掏出傅川给她的卡,交给席深。

席深:“......”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席深觉得,灵汐可能是谁家处在叛逆期的小孩。

“住你家。”家什么家,我家远着呢,就你还送我回去,可拉倒吧!

“小朋友,你...”

“你说什么?”灵汐大怒,她?小朋友,有没有搞错。

看着灵汐瞪圆了眼睛,气鼓鼓的样子,席深觉得有些好笑。

但他习惯了面无表情,所以灵汐并没有发现。

“行了,赶紧带路。”灵汐现在不想跟这个小屁孩说话,她都不知道多大了,竟然还被人说小朋友。

“老席,你看咱儿子刚刚是不是笑了?”席母拍拍席父的手臂,一脸的激动。

“嗯。”虽然不明显,但确实有。

“你去干嘛?”席父还想着让席深自己回去呢,就看见席母过去了。

“当然是把小姑娘留下啦!”她儿子肯定不会带小姑娘回家的,她得过去。

“儿子。”

“妈。”

席母嘴里叫着儿子,眼睛却看着灵汐,越看越满意,就是看着好小。

“小姑娘,你多大了呀?”虽然希望自己儿子能快点结婚,但也不能嚯嚯人家。

“我...”主人,您可别暴露了,就说二十了。

“我二十八了。”灵汐记得,席深今年二十七。

灵箩:“......”主人这操作我看不懂呀?

别说待在灵汐脑袋上的某草一脸懵逼,就是席深跟席母也一脸懵逼啊。

“呵呵,呵呵。”席母尴尬的笑了两声,她并不相信,只觉得灵汐是因为席深刚刚说她是小朋友,所以把年纪说大了。

她不觉得灵汐不好,只觉得她好可爱,不多不少就比席深大一岁。

“那你真厉害,完全看不出来呢!”

灵汐不知道席母根本没信,还一脸自得,她当然厉害。

席深头一次觉得他妈说瞎话的本事也不错。

“你不是说要去我家吗?跟阿姨一起回去吧!”

“行。”灵汐点点头,跟谁回去不重要,去了就行。

她刚刚故意气了伊澜一下,发现她的灰团消了一点点。

这是她上个位面在唐逸身上发现的,当时傅川都回去了,唐逸头顶的那团还是那样,可是当傅川挑衅唐逸时,灵汐发现唐逸一生气,心情起伏,灰团就会有变化。

然后灵汐就找到了规律,只要让那个拥有灰团的人过的不顺,灰团就没法生存。

书评(275)

我要评论
  • ,您刚&灵汐。

    “大人,您刚刚去哪了?”狗腿的灵植带着一丝崇拜之情看向灵汐。

  • 己刚刚&劫了吗

    “先把这个世界的剧情传给我吧。”灵汐看了看储物袋里的钱,心想能说自己刚刚是去打劫了吗!哦不,是那些小仙心甘情愿送给她的,注意,是心甘情愿。

  • 汐也没&之子学

    狗尾巴草立马变回本体,一根狗尾巴草插在灵汐的头发上,灵汐也没说什么,大摇大摆地往气运之子学校那边走去。

  • 引了大&批学生

    “你们看那,那个女生好漂亮啊,她是明星吗?真好看!”灵汐站在七中门口,一下就吸引了大批学生。

  • 少吧,&多,所

    “不一定,看租房的人有多少吧,有的人多,所以会配。”

  • 。”灵&的桌上

    “租房。”灵汐啪的一声,把手放在老旧的桌上,掀起一阵灰尘。

  • 就看见&点也不

    躺椅上昏昏欲睡的人受到了惊吓,抬起头就看见一个长得很漂亮像天仙一般的人站在面前,虽然这位美人脸色有点冷,但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

  • 人家说&见美人

    虽然不明白这个美女为什么说的一脸不情愿,但人家说愿意住,他还是很高兴的,这样自己每天都能看见美人,想想就很好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