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到了,早已听见消息的医护人员在门口等着,一看见了唐父的车就上前去。灵汐再度伸出手把傅川抱出,一就仅有唐父唐母,傅川还也没太大的感觉,现在的,当着这么多人,傅川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灵汐完全也没感觉的抱着傅川,把他放在推车上,接着就站在一旁了。灵汐再次伸手把傅川抱出来,一开始只有唐父唐母,傅川还没有太大的感觉,现在,当着这么多人,傅川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医院到了,早就听到消息的医护人员在门口等着,一看见唐父的车就上前来。

灵汐再次伸手把傅川抱出来,一开始只有唐父唐母,傅川还没有太大的感觉,现在,当着这么多人,傅川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灵汐完全没有感觉的抱着傅川,把他放到推车上,然后就站在一旁了。

检查下来,傅川没什么大问题,但是小问题不少,要趟着休息几天。

正好,警局也传来了消息,说这次的事跟唐逸有关。

唐父唐母虽然知道唐逸不是什么好学生,又有欺负傅川的前科,但真的没想到,他竟敢找人绑架傅川。

唐父唐母表示,不愿在管唐逸了,一切交给警方。

而后唐父就发了声明,说唐逸不是他儿子,傅川才是他儿子,从此,唐逸跟唐家没有一点关系。

灵汐见事情已经结束了,就在想要不要去下个世界,可是她看了一眼在病床上躺着的傅川,有点纠结。

“傅川啊,你可不要再出事了,不然我都走的不安心。”灵汐坐在病床前,看着傅川的睡颜说道。

灵汐不知道,傅川其实醒了,但是感觉到身边有人,所以就没有马上睁开眼,谁知道,竟然就听见灵汐说她要走的事。

傅川有些急了,他说不清楚,但就是不想灵汐走。

“你要去哪里?”

“你醒了呀!”

傅川抓住灵汐的手,一脸认真的又问了一遍,“你要去哪?”

“去养别的小可怜啊。”灵汐伸手掰开傅川的手,认真的说着。

“别的,小可怜?”傅川不敢置信,瞪大眼睛看着灵汐。

“那你,那你当初养我,也是因为我可怜吗?”有些事,明明都知道答案了,还非得问清楚。

“对呀!”

对呀?

傅川有些生气,他还躺着呢,这人也不知道安慰他一下。

可是又一想,她不就是这样的性格吗!

“可是,我现在不可怜吗?”既然要养,为什么不继续养着他呢!

“你都找到你爸妈了,以后要继承那么多钱,可怜什么,那个唐逸不是也已经进局里了吗。”

灵汐的语气,有种说不出的羡慕,傅川听出来了。

然后他像是被打通筋脉一般,有了灵感,“你有钱吗?要养小可怜,应该很费钱吧,你以前养我,要不,以后我养着你呀?”

傅川没见过灵汐工作,他也不知道灵汐哪来的钱,但是养人,总得要很多钱吧,灵汐的钱,应该也用的差不多了吧。

灵汐可不是差钱,虽然她能再去找人要,但哪有人主动给的好,要是每养一个小可怜,最后的钱都给她,那她以后不就不用担心没钱了吗?

她的钱钱,就可以用来买好吃的了。

“我觉得你说的对。”灵汐这会看傅川觉得特别顺眼,亲切的握住他的手。

“小川,妈来...哎哟,瞧我,怎么还忘拿上来了,我去找找。”

病房里的两人手还握着,唐妈妈走到门口一看见他俩这样,赶紧退了出去。

灵汐没看出来唐妈妈是故意找借口,于是回过头继续冲傅川笑了笑。

傅川一直担心灵汐会离开,所以常常给她拿钱,还带着灵汐去吃好吃的。

要是遇见可怜的人,他就自己资助,从不让灵汐看见。

但他根本不知道,灵汐打算养的小可怜并不在这个世界,所以他防着没用,而且灵汐还打算从他这多拿些钱去养其他小可怜。

书评(135)

我要评论
  • “那就&”然后

    “那就不用再多配钥匙了。”然后把那两把钥匙递给灵汐。

  • &批学生

    “你们看那,那个女生好漂亮啊,她是明星吗?真好看!”灵汐站在七中门口,一下就吸引了大批学生。

  • “好的&点头,

    “好的!”狗尾巴草点头,一股脑的就把这个世界的剧情全传给了灵汐。

  • &变回本

    狗尾巴草立马变回本体,一根狗尾巴草插在灵汐的头发上,灵汐也没说什么,大摇大摆地往气运之子学校那边走去。

  • 灵汐决&门的钥

    灵汐决定好后,那人就拿出一串钥匙,“这是大门的钥匙,这个是房门钥匙,我们这里会有一把备用的,还有两把都是给你的,你是一个人住还是?”

  • 什么事&吗?”

    “您有什么事吗?”刚刚睡醒,并没有听清灵汐说了什么。

  • 上六楼&虚,那

    “到了。”爬上六楼,那人已经气喘吁吁,但灵汐一点没事,脚步软,气不虚,那人有些佩服。

  • 这住的&。

    “你们这住的人都自己有配钥匙吗?”灵汐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问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