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逸听见傅川的话,真的好气,么就因为他也不是唐家父母的亲儿子,就不能够承继家业了吗。虽然他说自己,得忍住,不能够让傅川阴谋得逞,他猜想,唐父唐母现在的所以在某个角落躲着。“你想过多了,我更本就不在乎那个。”说着,唐逸就走了,他怕再待一直这样,会都忍动但是他告诉自己,得忍住,不能让傅川得逞,他猜测,唐父唐母现在应该在某个角落躲着。。...

唐逸听到傅川的话,真的好气,难道就因为他不是唐家父母的亲儿子,就不能继承家业了吗。

但是他告诉自己,得忍住,不能让傅川得逞,他猜测,唐父唐母现在应该在某个角落躲着。

“你想太多了,我根本就不在意那个。”说完,唐逸就走了,他怕再待下去,会忍不住动手打傅川。

傅川看着唐逸离开,勾起嘴角,不屑的笑了。

他以为爸妈会躲在暗处看他,其是他傅川根本就没想这么做。

让敌人一下子就从高处落下来有什么意思,当然是等他彻底放松后,再给他致命一击来的好。

灵汐到底还是不习惯跟太多人住在一起,所以他在唐家住了几天就回自己租的房子了。

结果才过了两天,傅川就出事了,接到唐母电话的时候,灵汐是懵的。

看见灵汐放下电话就往唐家跑去,狗尾巴草觉得,这是傅川的阴谋,他果然是想跟它抢主人。

但狗尾巴草的动作一点也不比灵汐慢。

来到唐家,唐父告诉灵汐,傅川是今天早上不见了的,灵汐拿出手机跟唐父说。

“我有在傅川手机里装定位,跟我走吧。”

唐父唐母一听这话脸上一喜,他们不知道傅川被谁带走了,也没有绑匪什么的来电话,他们报警都没有用。

可是唐逸脸色一变,于是他突然捂住肚子,说去趟厕所。

唐父唐母挥挥手让他赶紧去,然后催促着灵汐赶紧走。

灵汐回头看了唐逸走的方向一眼,冷笑一声,她可不是用手机呢。

灵汐明面上带着唐父唐母一路赶往傅川所在的地方,暗地里让狗尾巴草快速飞过去稳住那些人。

等到灵汐带着唐父唐母来到关傅川的那座废弃工厂,看见的就是变成小女孩的狗尾巴草跟一群大汉对打。

傅川在一个角落里躺着,看见灵汐过来,狗尾巴草一脸邀功的模样。

“姐姐你看,我把他们都打趴了。”小姑娘仰着头裂开嘴笑的可开心了。

灵汐:“......”呀!可真傻呢!

“嗯,乖。”回答的好不敷衍,偏偏某株草不知道,还一脸高兴。

唐父唐母带着保镖,所以灵汐跟狗尾巴草都不用再出手了。

唐父唐母来到傅川身边,见他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很是心疼。

“小川,你怎么样啊,妈妈来了,这就带你去医院。”唐妈妈都不敢用力,怕傅川疼。

“来,把手给我。”唐爸爸伸手扶住傅川的一边胳膊,唐妈妈扶住另一边,灵汐回头看了一眼。

然后大步流星走过去,伸手轻轻一抱,就把傅川抱起来了。

“走吧。”

唐父唐母楞了一下,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所以赶紧回神,给灵汐开车门。

“把那些人送到警局,我要知道是谁下的手。”唐父交代了一声,才回到车里。

傅川被灵汐放到后座,狗尾巴草也跟着溜到后座坐着,唐父开着车和唐母坐在前面。

唐母回头看傅川时,看见狗尾巴草,想起刚刚他们到的时候,就是这个小姑娘对着那些人。

“小姑娘,你叫什么啊?怎么会在那里啊?”

狗尾巴草一听唐母问她,心里可高兴了,她一早就想好理由了。

“我今天去找姐姐玩的时候,看见哥哥被人带走,就跟着他们了呀,对了,我叫灵箩。”

灵汐瞥了狗尾巴草一眼,她看出来了,这颗草想出来玩了。

“小箩是我捡的孤儿,因为没有身份证,所以一直待在家里没出去过。”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谢谢你救了这个哥哥。”唐母一听,就握住灵箩的手,满是怜爱。

狗尾巴草:“......”我可怜吗?不可怜吧!

书评(87)

我要评论
  • 楼的话&是没有

    “我们这还有二楼跟六楼没有租出去,二楼的话有点吵,六楼倒是安静,但是没有电梯,每天都要自己爬上去。”那人都一一跟灵汐说清楚,然后让她考虑。

  • 的,他&人?

    灵汐说签合同,那人才反应过来,是啊,他们都还没有签合同的,他都把钥匙给了,难道真的是美色误人?

  • 着她的&灵汐叹

    可那人还一脸期待的看着灵汐,等着她的回答,灵汐叹了口气,“租房。”说的那叫一个不情愿。

  • 上,灵&汐也没

    狗尾巴草立马变回本体,一根狗尾巴草插在灵汐的头发上,灵汐也没说什么,大摇大摆地往气运之子学校那边走去。

  • &的桌上

    “租房。”灵汐啪的一声,把手放在老旧的桌上,掀起一阵灰尘。

  • &她出门

    狗尾巴草:“......”大人自从下来后,就越发不愿带她出门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