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见你弟弟跟我们夫妻长得太像,因为,想去问问看,你们是亲姐弟吗?”唐夫人本来想直接说他们产生怀疑面前这个少年是他们的孩子,但又会觉得这样太失礼了,因为才拐了个弯。“也不是。”“那...”唐夫人一据说也不是,整个人就有些兴奋了。灵汐歪着头看向唐夫“不是。”。...

“我们就是见你弟弟跟我们夫妻长得太像,所以,想问问看,你们是亲姐弟吗?”唐夫人原本想直接说他们怀疑面前这个少年是他们的孩子,但又觉得这样太唐突了,所以才拐了个弯。

“不是。”

“那...”唐夫人一听说不是,整个人就有些激动了。

灵汐歪着头看向唐夫人,明明傅川跟他们这么像,他们也猜出答案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激动呢?

灵汐实在不知道她激动的点在哪,而且为了不蹦人设,她还得假装自己啥也不知道,她可真是太累了。

“我们可以做一下亲子鉴定吗?”还是唐先生比较沉着,他觉得,做了亲子鉴定什么都清楚了。

灵汐等唐先生这话很久了,他一说,就伸手往傅川脑袋上去。

不知道哪来的感觉,傅川觉得不太对劲,才这么一想,灵汐就这么生揪了他几根头发。

傅川:“......”可真特么疼呀!

“给。”递给唐先生,灵汐就拉上傅川的手,准备离开了。

“等等,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呢?”唐先生没想到灵汐还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说揪头发就给揪了。

而且也不问为什么,就这么走了。

“我叫灵汐,他叫傅川。”说完,灵汐就拉着一脸懵逼的傅川走了。

“老唐,这...”唐夫人不是很想让傅川就这么走了,她还想多看看他,那个孩子,真的跟他们好像啊。

“来日方长。”唐先生安慰道。

**

“你没有什么想跟我说吗?”回到灵汐租的房子,傅川坐在沙发上问灵汐。

“你不是,不是都猜到了吗,还,还问个屁!”灵汐忙的很,她要不快点,手上的冰淇淋又要往下滑了。

这冰淇淋化的太快了,一个不注意就会满手都是。

傅川看见灵汐这样,满脸的无语,现在这个样子的灵汐,跟他第一次见差别真的很大。

刚开始她还只是看上去有病,现在却变的幼稚了。

“你怎么知道的?”傅川是有那样的猜测,因为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父母不是那座山里的那对夫妻。

可是他也没想过,他的父母会是唐氏集团的董事长。

而灵汐她好像一开始就知道这事一样,唐逸没理由的针对他,所以灵汐就让唐逸的父母出面解决,结果发现唐父唐母跟他关系匪浅。

想到这,傅川又忍不住望向灵汐。

“干什么玩意儿,又咋滴了?”灵汐吃的满嘴都是奶油,抬起头满脸无辜的看向傅川。

傅川原本紧锁的眉头,看见灵汐这个样子,一下就放松了。

就这么个小傻子,怎么可能有多计谋,顶多就是知道点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吧。

灵汐常常掉马甲,傅川早就察觉到灵汐的不对,但他没说,都暗暗记在心里。

只要灵汐对他好,他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唐父很快就拿到了结果,傅川是他跟妻子的儿子,因为当年妻子只生了一个,所以他给唐逸也做了DNA,结果很显然,唐逸不是的。

唐父拿到结果后就去查了当年医院的事,证明确实是抱错了,不是有心人的阴谋。

但唐逸针对傅川,这事让唐父心里起了怀疑。

书评(208)

我要评论
  • &自从下

    狗尾巴草:“......”大人自从下来后,就越发不愿带她出门了~

  • 人都自&钥匙吗

    “你们这住的人都自己有配钥匙吗?”灵汐看了看手中的钥匙,问道。

  • 汐太有&远地看

    因为灵汐太有距离感,所以大家都不敢靠近她,只敢在旁边远远地看着。

  • 这样自&己每天

    虽然不明白这个美女为什么说的一脸不情愿,但人家说愿意住,他还是很高兴的,这样自己每天都能看见美人,想想就很好呢。

  • &“租房

    “租房。”灵汐啪的一声,把手放在老旧的桌上,掀起一阵灰尘。

  • 定好后&门的钥

    灵汐决定好后,那人就拿出一串钥匙,“这是大门的钥匙,这个是房门钥匙,我们这里会有一把备用的,还有两把都是给你的,你是一个人住还是?”

  • 是没有&爬上去

    “我们这还有二楼跟六楼没有租出去,二楼的话有点吵,六楼倒是安静,但是没有电梯,每天都要自己爬上去。”那人都一一跟灵汐说清楚,然后让她考虑。

  • 狗尾巴&体,一

    狗尾巴草立马变回本体,一根狗尾巴草插在灵汐的头发上,灵汐也没说什么,大摇大摆地往气运之子学校那边走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