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是谁?你为什么跟老唐如果像?”谁都也没想起,唐夫人会突然进去,傅川听到声音,扭过身看了她几眼,跟进去的唐夫人面对面撞了个正着。傅川会觉得,自从他进了警局,事情就就不受以及控制了。瞥了眼灵汐,傅川会觉得,这人深入了解的比自己还得多,么,这傅川觉得,自从他进了警局,事情就开始不受控制了。。...

“你...你是谁?你为什么跟老唐那么像?”

谁都没有想到,唐夫人会突然进来,傅川听见声音,扭过头看了她一眼,跟进来的唐夫人面对面撞了个正着。

傅川觉得,自从他进了警局,事情就开始不受控制了。

瞥了眼灵汐,傅川觉得,这人了解的比自己还要多,难道,这就是她养他的原因吗。

灵汐感受到傅川看了她一眼,十分淡定。

怎么?现在才发现本神的厉害吗。

灵汐见唐夫人想要靠近傅川,近距离观察他,很贴心的给她让了个位置呢。

唐父听见唐夫人的话,也上前一步,看着傅川,发现他真的跟自己长得很像,不仅是像他,还像唐夫人。

唐父看看傅川,又看看唐逸,这一看,就发现唐逸一点也没有惊讶,而是一脸的心虚,唐父眼眸微闪,心中已经有了思量。

“这位小姐,不知道方不方便谈谈呢?”唐父在刚刚就看出来了,灵汐是做主的人,而且傅川还管灵汐叫姐姐,想来俩人关系肯定很好,也很了解。

灵汐点点头,“可以啊,但...”灵汐看看唐逸,很显然是要先解决唐逸买凶的事。

“这件事既然证据确凿,那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做,我们稍后再说。”唐父这是完全不管了。

原本他还想着私下解决的,看这姐弟俩能不能通融一下,但现在,他只想知道傅川为什么会跟他和妻子长得那么像。

“警察同志,这小子你们就带进去好好教育教育吧,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唐父说完,就想带傅川跟灵汐到其他地方去谈事情。

唐逸没想到事情还是按照这样发展了,甚至更坏,他有预感,唐父好像怀疑他了。

“爸爸,我...”

“你在里面好好反省吧。”说完,唐父就不再看唐逸,一手扶着妻子,然后看向灵汐跟傅川。

“我知道一家咖啡厅很安静,适合谈事。”

灵汐点点头,带上傅川跟上唐父,坐上了他们的车。

一路上,大家都没有说话,唐父唐母其实有很多话想说的,但是看灵汐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傅川又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话就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主要是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还只是他们的猜测,不能当真。

好不容易到了咖啡厅,唐父唐母刚坐下就想说话,灵汐却先来了句,“这里有吃的吗?”

“啊?”

“有的,有甜点,要吗?”唐母经常来这家咖啡厅,所有比较熟悉,听见灵汐想吃东西,一下就想到有甜点。

灵汐还没吃过什么甜点,她吃的东西都是吃过的,因为没有吃过的她不怎么敢尝试。

“可以来点,吃饱了才好谈事嘛!”

灵汐是真的一点也不着急,傅川心里有了些猜测,但又觉得不可思议,所以也没什么表示。

唐父唐母虽然着急,但也没有逼迫灵汐快点,就这点来看,灵汐对他俩印象不错。

终于,灵汐吃完了桌上的甜点,她表示味道不错,以后也可以尝试一下。

“好了,我们可以谈事情了,你们可以说说看,想找我了解什么?”灵汐吃完东西,整个人都很慵懒,但还是坐的笔直,端端正正的。

傅川看见灵汐这样,有点想笑,在家里,灵汐吃完饭就躺着,不是在沙发上躺着就是在床上躺着。

像这样坐的这么直还真是少见呢。

书评(296)

我要评论
  • “租房&在老旧

    “租房。”灵汐啪的一声,把手放在老旧的桌上,掀起一阵灰尘。

  • 醒,并&清灵汐

    “您有什么事吗?”刚刚睡醒,并没有听清灵汐说了什么。

  • &储物袋

    “先把这个世界的剧情传给我吧。”灵汐看了看储物袋里的钱,心想能说自己刚刚是去打劫了吗!哦不,是那些小仙心甘情愿送给她的,注意,是心甘情愿。

  • 哦!”&自己负

    “啊?哦!”狗尾巴草懵懵懂懂的点点头,灵汐看见它这个样子,就知道它根本不懂,算了,自己捡的灵植,自己负责。

  • &在灵汐

    狗尾巴草立马变回本体,一根狗尾巴草插在灵汐的头发上,灵汐也没说什么,大摇大摆地往气运之子学校那边走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