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自信满满的人非常猖狂的挥舞着手里的小刀,却突然停下来了,被动状态的。放佛慢动作通常,回过头看了看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拦他,却看见了了一张仙气衣袂飘飘的脸,但是他却去欣赏不来。他还记得我,是这张脸,非常波澜不惊的把唐家少爷打进医院,到现在的还没好。“大...大侠..仿佛慢动作一般,回头看了看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拦他,却看见了一张仙气飘飘的脸,可是他却欣赏不来。。...

自信满满的人十分嚣张的挥动着手里的小刀,却突然停下了,被动的。

仿佛慢动作一般,回头看了看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拦他,却看见了一张仙气飘飘的脸,可是他却欣赏不来。

他还记得,就是这张脸,十分平静的把唐家少爷打进医院,到现在还没好。

“大...大侠...”他不想抖,也不想怕的,可那天的场景,真的吓到他了。

他控住不住自己的手跟腿,哆哆嗦嗦的摆个不停。灵汐嫌弃极了。

“嗡嗡嗡——”警车的声音穿来。

灵汐快速走到傅川身边,两手握住混混头子拿刀的手,对准自己。

等到警察来了,灵汐找准机会,害怕的放开,跟傅川靠在一起,十分弱小可怜又无助。

手里拿着刀,表情凶神恶煞的混混脸色变得更差了,很快就被警察拷了起来,灵汐扶着傅川上去,跟警察先生道谢。

“警察先生,多亏你们及时赶到,不然我们今天可就惨了。”灵汐一脸后怕的样子。

看的狗尾巴草一愣一愣的,傅川信以为真,关心的看着灵汐。

被叫了这么久的警察同志跟警察叔叔,还是头一次听见叫警察先生的,他看向灵汐跟傅川,见两人年纪都不大,傅川还穿着校服,灵汐又很柔弱的样子,便自觉他俩是受害者,但还是要问问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警察先生,这几个人有前科,上次他们也欺负我弟弟。”灵汐先傅川一步开口,在傅川想要反驳时,眼睛横了他一眼。

然后继续跟警察说,“上次我弟弟回家也是一身的狼狈,我当时还以为他掉坑里了,还是他洗碗时我发现不对的,在我的逼问下,他才跟我说是一群小混混找他麻烦。”

然后指着那几个混混继续道,“可是这些人,一不收保护费,二不是寻仇,我弟弟平时除了上学就是回家,从不干其他事,我实在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今天还动刀子了。”

警察一听这话,也觉得不对劲,这些混混,没事找一个学生的麻烦做什么,要么双方起了冲突,要么,就是有人让他们这么做的。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后者的可能性会大很多。

警察把人都带回去了,傅川跟灵汐也一起去了,灵汐见事情朝着她想的方向发展,非常满意。

这几个小混混的嘴很好撬开,进去没多久就被问出来了,主要是他们心理素质不强。

“你认识一个叫唐逸的吗?”问话的那个警察出来后就问傅川。

可傅川只知道有人针对他,还真不知道那人叫什么。

所以傅川楞了楞就摇摇头,“这个唐逸是谁,就是他一直针对我弟弟吗?”灵汐问。

傅川有些奇怪的看了看灵汐,他觉得,灵汐知道的事好像不少。

傅川的眼神灵汐只当没看见,殷切的看向警察叔叔。

“是的,据那几人交代,他们是受了唐逸的指使,对你弟弟下手的。”

“警察先生,我们...可以见见这个唐逸吗?我想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了,那个唐逸多大呀?”灵汐后面这句,像是随口说说的,却给警察叔叔提了个醒。

听到唐逸才十几岁,他们就赶紧给唐逸的父母打了个电话,还没成年,叫上父母正好。

书评(138)

我要评论
  • 还一脸&看着灵

    可那人还一脸期待的看着灵汐,等着她的回答,灵汐叹了口气,“租房。”说的那叫一个不情愿。

  • 有点吵&爬上去

    “我们这还有二楼跟六楼没有租出去,二楼的话有点吵,六楼倒是安静,但是没有电梯,每天都要自己爬上去。”那人都一一跟灵汐说清楚,然后让她考虑。

  • 在老旧&,掀起

    “租房。”灵汐啪的一声,把手放在老旧的桌上,掀起一阵灰尘。

  • 旁边远&远地看

    因为灵汐太有距离感,所以大家都不敢靠近她,只敢在旁边远远地看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