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了吗?”望着程茵芜得意洋洋更有甚者有些自大的狂妄自大模样,夜寒初突然会觉得有些想吐,“即使你还没说着,也请这位小姐闭嘴好吗?十分非常感谢。”扯出一个不夸张的假笑,夜寒初冷冰冰的目光目光注视着程茵芜,一直到程茵芜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你……你什么意思?”莫扯出一个夸张的假笑,夜寒初冷冰冰的目光注视着程茵芜,直到程茵芜脸上的笑容逐渐的消失。。...

“说完了吗?”望着程茵芜得意洋洋甚至有些自负的狂妄模样,夜寒初突然觉得有些反胃,“就算你还没说完,也请这位小姐闭嘴好吗?非常感谢。”

扯出一个夸张的假笑,夜寒初冷冰冰的目光注视着程茵芜,直到程茵芜脸上的笑容逐渐的消失。

“你……你什么意思?”

莫名的觉得后颈一凉,程茵芜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但在看向夜寒初的脸时,又突然间想起来,自己才是那个过来讨伐蓝柒寒的人,怎么就忽然间和蓝柒寒身份对调了呢?

反应过来这件事,又想起来自己可是一名堂堂灵者,而对方却连武者都不是,程茵芜的底气就更是十足的释放了出来,“蓝柒寒!你居然敢用那种眼神看着本小姐?本小姐是一名灵者!而你又是什么?”

“耀王哥哥有自己的丰功伟绩要建立,本小姐有足够的势力、实力甚至是在经济上、人脉上都可以为耀王哥哥铺路,而你,蓝柒寒,你又能为耀王哥哥做什么?”

“像你这种人居然还妄想耀王哥哥,怎么?你是想在耀王哥哥建立伟业的时候,在耀王哥哥的身后为耀王哥哥摇旗呐喊吗?哈哈哈——”

“啪——”

一声清脆的声响,瞬间,让整条街都安静了下来。

静静的盯着程茵芜左脸上那个清晰的巴掌印,夜寒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狂跳的心。

若不是她现在还能够保持着这一份的冷静,程茵芜可能造就已经躺在地上,而不仅仅只是挨了自己的这一巴掌了。

夜寒初或许是有些生气了。

真的有些生气了。

程茵芜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好像是在往她的心上填石头,压得她怎么也喘不上气来。

什么叫她妄想耀王?

无论是曾经的蓝柒寒,还是如今的她夜寒初,分明都没有对耀王有过哪怕一丝丝的非分之想,她真的是当耀王是一位最普通的朋友罢了。

或许在耀王长时间陪伴她四处玩闹中,她有觉得过,如果以后的生活就要如此,她不介意找一位像耀王这样愿意陪着她胡闹的男子,但是,如今,对于沈御戈,她只剩下厌烦,或者说——仇恨。

灵者怎么了?很厉害吗?她现在的实力足以让整个通星城的人顶礼膜拜!

还有沈御戈的“丰功伟绩”?沈御戈能有什么丰功伟绩!弑兄篡位的“丰功伟绩”吗?呵,真是笑死了,你是在侮辱“丰功伟绩”吗?

“你……你?”程茵芜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我居然被蓝柒寒给打了?我居然被人给打了!“夜寒初!你居然打我!”

“打的就是你,怎么样,程小姐不服吗?”向前逼近一步,夜寒初缓缓地吐出一口气,险些爆发的脾气暂时算是压下去了,“若是不服气的话,不如,程小姐还手?我就站在这里,绝对不还手,怎么样?”

夜寒初笑了,笑对着程茵芜,就那么静静地站在离程茵芜只有半臂距离的地方,一双亮晶晶的眼睛里没有半分杂质。

可是莫名的,看到这样的夜寒初,程茵芜却害怕起来,再也不副来时的那般趾高气扬的模样,双手捂着半张被打肿了的脸,慌乱的闯进了人群中,很快就没了身影。

大约,程茵芜是觉得,自己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自嘲的笑笑,夜寒初一转头,正好对上蓝婉柔正满含恐惧的看向自己的那双眼,“二姐姐,不去看看那位程小姐如何了?”

这一回,夜寒初是真的对蓝婉柔笑不出来了。

经过程茵芜这一系列的胡言乱语,夜寒初就算再白痴,也能明白了,刚才那位程小姐,多少是自己这位好二姐姐找来的。

是觉得自己“帮”了那个程茵芜,以后她就有机会跟着进入耀王府了是吗?

不愧是二姐姐。

“大娘,抱歉,没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吧。”

待蓝婉柔像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体了似的怪叫着跑远后,夜寒初终于是真正的舒了口气,一回身,人已经挂在了大娘的一条胳膊上。

大娘笑着轻抚这夜寒初柔顺的头发,却只是轻声叹了口气:

“你这丫头啊……”

今晚的月亮特别的亮,柔和的月光铺满了整个七星院,映得院子里的几位新成员脸上的笑都仙气了几分。

夜寒初从外面回来后就钻进屋子里没再出来,说给可意和子淇的说辞是“在外面玩儿的累了”。开始时,可意和子淇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直到蓝婉柔连哭带嚎的从外面回来,还直接的跑去了蓝夫人面前,七星院这一院子的人才明白自家小姐在屋子里躲的是什么。

二小姐到底是个什么人,咱家小姐这一回终于是看明白了。

“时候不早了,”望了眼天色,子淇率先站起身来,“小姐虽然许了咱们今天在这儿随便的玩儿,但也别吵了小姐休息啊。”

第零章

2022-06-23
  • 邪妃依旧很天真

    作者:翦翳

    类别:言情 | 连载

    编辑:花前月下 | 在读:28724 人

书评(109)

我要评论
  • 了一个&。

    “也好。”沈御戈收起折扇,朝夜寒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 寒初转&停止,

    但当夜寒初转过身的瞬间,沈御戈脸上的笑骤然停止,一抹恨意快速的在眼中划过,随即消逝的无影无踪。

  • 件事听&够做出

    虽然这件事听起来好像还是那名少年吃亏的,但是这般的结局倒是那位岳王殿下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