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的一声巨响,能意一脚将门踹开,来还来去管还没来及再带的门,风风火火的就闯入了夜寒初的卧寝里面,“小姐!”第几眼就看见了狼狈不堪的半卧在地上的夜寒初,能意心里突然就窜上去一股怒火。但是无论能意怎么看,夜寒初的屋子里也见将近第三个人了。“这是可是不管可意怎么看,夜寒初的屋子里也见不到第三个人了。。...

“碰”的一声巨响,可意一脚将门踹开,来不及去管还没来得及带上的门,风风火火的就闯进了夜寒初的卧寝里面,“小姐!”第一眼就看见狼狈的半卧在地上的夜寒初,可意心里突然就窜上来一股怒火。

可是不管可意怎么看,夜寒初的屋子里也见不到第三个人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小姐?”小心翼翼的将夜寒初扶起来,扶到床沿边坐下,可意盯住夜寒初泛红的眼睛,心里有气却又不知道要找谁去发,“你和可意说实话,刚才你的房间里是不是还有别人?小姐,你快告诉可意,刚才到底是谁在你的房间里?他人现在又在什么地方?”

无声的摇了摇头,夜寒初吸了口气,缓缓地抱住了可意的一条手臂,“没事的,可意,真的没事的。”

方才在我房间里的人,除了沈御戈那个混蛋,还有谁会这么惹人厌烦,半夜跑进别人的房间?

而那人的去向?

呵呵。

瞟了眼那扇明显因为慌张而没能关严的通风大窗,夜寒初暗暗冷笑一声:

这人上辈子,怕不是个贼。

“小姐……”轻轻的拍拍夜寒初的后背,可意蹙起眉头,心里很是不安,如果她猜的不错的话,方才那个不知道怎么就跑进了小姐的房间里的人,必然是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十有八九就是耀王沈御戈!“唉,小姐,如果……只要你没有受到欺负,可意也就不多过问了。”

“若是小姐什么时候愿意和可意说了,可意随时都愿意听。”

“嗯。”将脑袋埋进可意的臂弯里,夜寒初闷闷的应了一声,“可意,你能陪我一会吗?”

无奈的叹了口气,可意带着一丝笑意的应道:“当然可以了。”

“小姐,从明天开始,我和子淇每夜轮流给你守夜吧。”

“不许说什么有人你睡不着的话!”

“我们就在房间的门外守着,又不进来!不会让你感觉到附近有人的。”

“不许狡辩!可意不希望再有像今晚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小姐,你要是敢说一个‘不’字,可意现在就去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给夫人和老爷!”

“还有大小姐!”

好家伙,咱俩到底谁是小姐啊?

夜寒初心里吐槽着以前只不敢在自己面前大声说话,现在只敢和自己这样说话的可意,但,心里依然是暖的。

很温暖,是一种,她最喜欢的感觉,就像前世在宗门里时一样……

后半夜,夜寒初睡的很舒服,且在来到灵武大陆后,第一次做了梦,她梦见,幻夜门还在,哥哥也没有失踪,大家也没有死,灵兽们都没有陷入沉睡,她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幻夜门里的小姐,她还是夜寒初。

“喂,主子,你还想睡到什么时候?现在都已经是正午了!你身边那个丫鬟都已经在外面和那群家伙整理了好长时间的院子了。”

“再者说,昨天晚上那个王八蛋那么欺负你,你不准备今晚让他也感受一下在生与死的边缘疯狂跳跃是什么感觉吗?”

日上三竿,可意早早的就趁着夜寒初睡熟的时候带着七星院内众人开启一天的工作了,且也知道夜寒初昨夜休息的非常的不好,就没忍心叫她起床。

自然,可意也刚好错过了,在她离开夜寒初的房间后,一道暗紫色的光芒自夜寒初的手镯上传出,随后,一道通体乌黑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夜寒初的床边。

“主子,醒醒了!”

那道在夜寒初的房间里吵了好久的少年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回,夜寒初终于忍受不了耳边的念经,猛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玄天,你想死吗?”

第零章

2022-06-23
  • 邪妃依旧很天真

    作者:翦翳

    类别:言情 | 连载

    编辑:花前月下 | 在读:28724 人

书评(321)

我要评论
  • 了抱拳&,稳稳

    那驾车的小车夫,明显是没把沈御戈放在眼里,只是随意的抱了抱拳,稳稳当当的坐在马车上。

  • &安斩天

    呵!总有一天,连你安斩天也得跪在本王的面前,对本王俯首称臣!

  • 戈委婉&了。”

    故,夜寒初朝着沈御戈委婉的笑了笑,微微摇头道:“不用麻烦了,耀王殿下府中大约也是事务繁忙,还是做正事要紧,柒寒就不多打扰了。”

  • 都走过&失的地

    岳王府的马车都走过好几条街了,夜寒初愣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马车消失的地方。身边的沈御戈怎么唤她,也不见有一丝反应。

  • 了一眼&世子殿

    那小车夫也没多惊讶,做贼一样的向着马车里瞟了一眼,傲气十足的说:“不错,车里坐着的正是我们王爷向陛下提到的三世子殿下。”

  • &的手势

    “也好。”沈御戈收起折扇,朝夜寒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