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真的也不是她无意非要记下去的。虽然,这话,却东辰冥也经常和她说的。真的是,像的令人非常讨厌。“耀王殿下曾和民女说的最少的一句话……”夜寒初长长的叹了口气,逼得自己切记去想东辰冥和东辰媚,“殿下说——不论以后突然发生什么事,不论民女想做什么但是,这话,却是东辰冥也时常和她说的。。...

这话,真的不是她有意非要记下来的。

但是,这话,却是东辰冥也时常和她说的。

真的是,一样的令人讨厌。

“耀王殿下曾经和民女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夜寒初长长的叹了口气,逼迫自己不要去想东辰冥和东辰媚,“殿下说——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无论民女想做什么,都放手去做就是,因为一切都有殿下在。”

“呵,天真!”听到夜寒初这些话,沈御戈脸色更暗,满是嘲讽的眼眸冷冷的注视着夜寒初平静的脸,“居然真的信了本王的那些话?本王只不过是在利用你这个白痴罢了!”

“几句无伤大雅的甜言蜜语,居然就能让你这个白痴死心塌地的认准了本王,真不愧是你啊,蓝柒寒!”

双拳紧了又紧,连指甲都深深的衔进了手掌中,可是夜寒初却好像感受不到疼痛一般,面无表情地只是静静的望着沈御戈。“是啊,真是够蠢的。”

“居然会以为自己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夜寒初,你到你有多蠢啊!明明都已经被骗过一次了,居然还会相信眼前这个比东辰冥更恶心的家伙是个好人呢。

脸色瞬间一转,夜寒初眸光深邃,用力扯出来一个笑容,“既然耀王殿下金屋藏娇,那么是不是可以立刻和蓝将军府划清界限了?子夜时分强闯民女闺房?耀王殿下,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貌似对您那‘伟大’的弑兄篡位的计划并没有什么好处。”

“你在威胁本王?”

猛然上前一步,沈御戈大手上前,忽然卡住了夜寒初的脖子,一双眼中溢满了杀气,“蓝柒寒,你居然敢威胁本王?”

嘲讽一笑,沈御戈缓缓地收紧了掐在夜寒初脖子上的手,“不过,你真的以为你能威胁到本王?真是笑话!别忘了,本王是天武国万万人之上的耀王,一名灵者,全大陆最为尊贵的灵者!而你,不过是一个将军府的来历不明的女人!一个连武者都不是的废物!”

“你以为今晚的事情传出去后,你,会怎样?而本王又会怎样?”

真是可恶。

夜寒初被卡的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但此时她又不能还手,再听着沈御戈那满含着嘲讽意味的话,忍耐了无数次的杀意瞬间就暴露出来!

“沈御戈,最好别让我有机会杀你!”

“杀我?”沈御戈察觉到夜寒初眼中的杀意,却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反而是像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猛地甩手,重重的将夜寒初甩到了地上。“蓝柒寒,你居然妄想着杀本王?”

“哈哈哈哈……这真是本王这辈子听见的最大的笑话了!”

伏在地上猛烈的咳嗽着,夜寒初被这么一摔,总算是头脑清醒了一些,这才懊恼刚刚自己的行为到底有多白痴。

沈御戈,是真的会杀了自己的!

而自己,却又万万不可能在如今对任何人暴露出自己的灵者身份。

啧,还真是恶心。

“蓝柒寒,你不是要杀本王吗?好,本王给你这个机会!”

突然,沈御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夜寒初警惕的回过头,盯上沈御戈扬着冷笑的嘴角。

“不过,本王将剑递到你的手里,你有那个胆子将剑刺向本王吗?”

“哈哈哈哈……”

沈御戈的狂笑中充满了不屑,夜寒初本以为自己真的不会在乎沈御戈说的任何话,甚至是在自己准备反击之前对自己做的任何事。

但在这一刻,夜寒初才发现,自己错了。

她真的是在意任何人对自己的任何看法的,之所以自认为自己对那些或许无关痛痒的嘲讽并不在意,却都只不过是自己一直在有意的对自己的内心催眠罢了。

她或许,真的没有那个胆子将剑刺向沈御戈。

她或许真的没有。

“小姐,小姐?你睡了吗?我可以进来吗?“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伴随着可意带着明显的慌张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听到动静,沈御戈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警惕的望向了门口。“呵,蓝柒寒,本王这一次先放过你!如果再让本王听见你对程茵芜不敬的消息,本王立刻让你去死!”大约沈御戈也是不敢保证自己夜闯“蓝柒寒”房间的事情被传得沸沸扬扬后,自己到底会如何,因此,这一会儿的沈御戈虽然满脸凶狠的瞪着夜寒初,但声音却压得极低。

若不是夜寒初还没到耳聋眼花的地步,真是听不见沈御戈在那瞪着个眼睛在嘀咕些什么。

“可意,进来吧。”

第零章

2022-06-23
  • 邪妃依旧很天真

    作者:翦翳

    类别:言情 | 连载

    编辑:花前月下 | 在读:28724 人

书评(485)

我要评论
  • 微摇头&寒就不

    故,夜寒初朝着沈御戈委婉的笑了笑,微微摇头道:“不用麻烦了,耀王殿下府中大约也是事务繁忙,还是做正事要紧,柒寒就不多打扰了。”

  • 了出来&”

    这边小车夫的话音刚落,一道冷冽中略带着稚嫩的嗓音,很是不耐烦的从车厢内传了出来:“还不走?”

  • ,连你&也得跪

    呵!总有一天,连你安斩天也得跪在本王的面前,对本王俯首称臣!

  • 虽然长&问题,

    虽然长得不怎么样,脑子大约有点问题,但是毕竟是位王爷啊!真的每天都是这么闲的吗?

  • 眼里,&,稳稳

    那驾车的小车夫,明显是没把沈御戈放在眼里,只是随意的抱了抱拳,稳稳当当的坐在马车上。

  • 御戈收&,朝夜

    “也好。”沈御戈收起折扇,朝夜寒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 生俱来&个普通

    他身上那份与生俱来的王室气场,无论怎么说也不像是个普通人能具有的。

  • 竟然连&岳王府

    如今,竟然连岳王府的一条狗,都敢在本王的头上蹦跶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