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我这件事。”听完了能意简单的的叙述,夜寒初一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突然会觉得头痛的很厉害。的确,所以这一场荒唐的“事故”,有许多正儿八经事务都被担搁了啊……“那,能意,你现在的就去母亲那里,将那八个人接回七星院里来。”顿了一下,夜寒初又看了几眼能意正拉“那,可意,你现在就去母亲那里,将那八个人接回七星院里来。”顿了一下,夜寒初又看了一眼可意正拉着的子淇,便立即加了一句,“子淇也跟着过去吧,正好,你们这些人互相之间都熟悉一下,以后都要在七星院里一起工作,早点磨合一下,也能方便一些。”。...

“我记得这件事。”听完了可意简单的叙述,夜寒初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突然觉得头疼的厉害。看来,因为这一场荒谬的“事故”,有许多正经事务都被耽搁了啊……

“那,可意,你现在就去母亲那里,将那八个人接回七星院里来。”顿了一下,夜寒初又看了一眼可意正拉着的子淇,便立即加了一句,“子淇也跟着过去吧,正好,你们这些人互相之间都熟悉一下,以后都要在七星院里一起工作,早点磨合一下,也能方便一些。”

可意与子淇相视一眼,点了点头,“是,小姐。”

“我先出去一下,等人都到齐了,可意你先暂时看着安排下去,等我回来了,我要查收结果。”

得到可意自信满满的答复,夜寒初点点头,很快便消失在了二人的视线中。

其实夜寒初也没什么正经事要办。这一场出门,不过是很久没有到通星城街上玩,有些想念街上的小摊子们罢了。

“哟,姑娘,挺久没见着你了啊!这些日子都在哪里了?好几天没看见你了,大娘都有些想念你了。”

夜寒初刚走到一个卖小首饰的大娘的摊位前,摊位的主人便立即从小马扎上占了起来,笑盈盈的迎上了夜寒初。

甜甜的朝着大娘笑了笑,夜寒初随手摆弄着摊位上的小物件,歪着头笑道:“前些天犯了几个错误,被爹爹还有母亲嫌弃我就知道到处惹祸,就被关在家里了。”

“这些天都没能看见大娘,我也很想念大娘呢!”

夜寒初这时和大娘说的话,有七分都是假的,其实大娘心里或多或少的都也知道些的,从夜寒初的衣料上就能看得出来,夜寒初的身份,定不会是和第一次见面时夜寒初说的那样,只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姑娘罢了。不过,大娘倒是更喜欢夜寒初现在这般。

大娘也能看得出来,夜寒初其实更希望自己真的能像现在这般生活着的。

“姑娘,今天怎么没见着你身后总跟着的那个?”大娘帮着夜寒初包好几个小玩意儿,依旧是满脸的笑。

“哈哈……他呀——他……”夜寒初脸上的笑意瞬间就褪了下去,脸色也有些不自然起来。

大娘提到的这个人,自然就是沈御戈。

但现在,夜寒初一想到沈御戈那张虚伪的嘴脸,便恨不得现在就能立即跑到耀王府里去,直接杀了那个混蛋!

第零章

2022-06-23
  • 邪妃依旧很天真

    作者:翦翳

    类别:言情 | 连载

    编辑:花前月下 | 在读:28724 人

书评(186)

我要评论
  • 殷勤,&有些懊

    倒是对夜寒初表现得格外的殷勤,貌似还有些懊恼的意味掩在话里头。

  • 虽然长&约有点

    虽然长得不怎么样,脑子大约有点问题,但是毕竟是位王爷啊!真的每天都是这么闲的吗?

  • ,岳王&捡了一

    “本王前几日便听闻,岳王外出途径灵兽大森林遇险,幸好当时一名少年路过,出手为岳王解围,这才让岳王捡了一条命回来。难不成岳王为了报恩,将那位救命恩人收为义子了?”

  • 有一个&子,身

    荣泰长公主只有一个女儿,那个异性王岳王只有两个儿子,身边的这位耀王还不曾有过子嗣,所以这三世子是哪家冒出来的?

  • 话音刚&,很是

    这边小车夫的话音刚落,一道冷冽中略带着稚嫩的嗓音,很是不耐烦的从车厢内传了出来:“还不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