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你就那么走进来他们就给你把如雪带出了?”在陈晓冉和夏如雪的双重攻势之下,李子慕只好将上次突然发生的事讲诉了一边。毕竟,他讲诉的都是经过加工后的剧情。听完后李子慕点了点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问答环节,他连忙说了句,“你们聊着,我去热菜!”说完之后,便直接转身走进了厨房。。...

“所以,你就那么走进去他们就让你把如雪带出来了?”

在陈晓冉和夏如雪的双重攻势之下,李子慕只得将刚才发生的事讲述了一边。当然,他讲述的都是经过加工的剧情。听完之后,陈晓冉立刻就追了一句,脸上写满了质疑。

李子慕点了点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问答环节,他连忙说了句,“你们聊着,我去热菜!”说完之后,便直接转身走进了厨房。

“你快点!老娘晚饭都没吃就跑过来了,可把老娘饿死了!”陈晓冉就像完全没看到桌子上的蜡烛一样,毫不客气的吆喝了一句,然后便开始查看桌上的菜肴。

“咦,莲子酥,好久没吃了!”很快,陈晓冉便发现了夏如雪面前的莲子酥,二话不说拿起一块就往嘴里塞。

“真好吃!”下一秒她突然瞪大了眼睛,满脸惊喜,就像吃到了什么极品美味一样。紧跟着,便又拿起一块塞进了嘴里。

“这......”夏如雪知道这盒莲子酥是李子慕特地给自己准备的,如果他看到被陈晓冉吃了肯定会不高兴。可是,她也不能阻止陈晓冉,最后只得放任不管了。

一转眼,六块莲子酥就被陈晓冉吃了五块。她拿起最后一块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于是连忙抬眼望向夏如雪,试探性的问道,“你,吃吗?”

“你吃吧!”夏如雪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

“住嘴!那是给我老婆的!”李子慕走出餐厅,正好目睹陈晓冉吃下最后一块莲子酥,连忙冲了上去,可终究还是无济于事。

当他得知一整盒莲子酥都是被陈晓冉吃掉的之后,更是欲哭无泪,恨不得给她一拳,让她全都吐出来。毕竟,这可是他惦记了三年,好不容易得到又忍痛割爱留给夏如雪的宝贝!

“李子慕,你怎么这么抠呢?”陈晓冉鄙夷的瞪了李子慕一眼,然后又望向夏如雪,笑呵呵的说了句,“这莲子酥简直不要太好吃!哪儿买的呀!”

“你这辈子怕是都买不到!”李子慕满心怨气,轻声念叨了一句然后又转身走进了厨房。

“牡丹阁?没听说山水市有这么一家糕点铺啊!”陈晓冉仔细的查看了一下精致的糕点盒后,疑惑不解的问道。

夏如雪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这盒糕点的来历。同时,心里越发觉得这盒莲子酥的来历不简单。

陈晓冉见状,连忙起身追到厨房门前,大声喊道,“喂,李子慕,这糕点哪儿买的呀!”

“那是我姐姐亲手做的!”李子慕气呼呼的回答道,然后端着最后一道菜走出了厨房。

......

“姓陈的,你个王八蛋!这就是你说的万无一失,这就是你给我们的交代?”

山水市第二医院一间双人病房里,被李子慕一脚踢断了六根肋骨的周平躺在病床上,把陈清平祖宗八辈都骂了个遍。另外一张病床上,满嘴伤口的周全也咿咿呀呀的叫唤着,情绪十分激动。

“周总,这次的事,是我做得不好!我,我没想到李子慕那个窝囊废真的敢来!”站在两张病床之间,低着头孙子一样任人辱骂的陈清平终于开了口。

“窝囊废?这就是你说的窝囊废?”听闻此言,周平气不过,立刻指着自己的肋骨高声质问道。一不小心又扯到伤口,顿时疼得眼泪直流!

陈清平重新低下头,心中暗自叫苦。他是怎么也想不到,李子慕竟然会有那样的了得的身手。想起李子慕当时看着自己的眼神,和他那句“你的帐,慢慢算!”陈清平细思极恐。他知道,自己必须先下手为强,否则等着自己的还不知道会是什么!

想到这里,陈清平紧咬牙关,抬起头来望向周平,沉声说道,“小周总,请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一次,我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做不到,任你们处置!”

“姓陈的,这可是你说的!要是不卸那家伙一只胳膊一条腿把那娘们乖乖给我们哥俩送来,我保证让你下半辈子都火灾痛苦中!”

听到陈清平信誓旦旦的承诺,周平立刻就望向了周全,见周全点头,立刻就望向陈清平,恶狠狠的威胁了一番。

“知道了!我这就去安排,不打扰二位休息了!”陈清平冷冷面无表情的回答道,然后便直接走出了病房。

刚出门,便掏出手机翻看起电话簿。许久之后,才终于播出了一个电话。

“喂,黑爷,我是陈清平,有点事想找您帮忙!”

“什么事?”电话那头,很快就传来一个稍显苍老的声音。

“电话不方便,您在哪儿我去找您!”

“城西地下赌场,你来吧!”被称作黑爷的男人沉声回答道,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另一边,好不容易终于打发走了陈晓冉,却依旧闷闷不乐的李子慕正在洗碗,夏如雪突然走了进来。

“刚才,谢谢你!”这句话,夏如雪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放下面子说了出来。

“我接自己老婆回家,有什么好谢的?”李子慕一听,连忙笑着回答道。

听闻此言,夏如雪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于是转移话题道,“你刚才说,那盒莲子酥是你姐姐做的?”

之所以问起这个,是因为夏如雪一直觉得这盒莲子酥不一般,于是便上网查了一下。结果竟然发现这家牡丹阁是江北一带一家声名远扬的私人工坊。

更重要的是,这里生产的糕点都是供应给一些特定客户的,一般人根本买不到!而李子慕竟然说这是他姐姐亲手做的,夏如雪自然是满心疑惑,想要知道实情。

“哦,是一位远房表姐,很少来往的那种,上次回家恰好碰到了!”见夏如雪突然问起这个,李子慕心知她这是在套自己话,于是连忙开口谎称道。

“哦!没听你提起过!也对,你连你父母的事都没对我说过,一个远房表姐又怎么会告诉我呢!”听到李子慕的回答,夏如雪也没打算继续追问。可想起李子慕这两年来的表现,实在是气不过,所以还是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此言一出,李子慕也不知怎么了,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

许久之后,才开口低声回了一句,“他们已经去世了,在我小的时候!”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像是在回答夏如雪的问题,更像是在呢喃自语!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我,我不知道......”

这出乎意料的回答,令夏如雪浑身一震愣在了原地。看着李子慕严重流露出从未有过的伤感,她知道这一次,李子慕没有骗她。于是,连忙开口表达歉意。

“没关系!”李子慕微微一笑,假装洒脱的说道,而后便走出了厨房。

看着李子慕微微弯曲的背影,夏如雪不由得一阵心酸,却又不知为何!

第2章 妖孽

2021-07-22

第9章 苏晴

2021-07-22

第12章 四叔

2021-07-22

第11章 懦夫

2021-07-22

第14章 偶像

2021-07-22

书评(121)

我要评论
  • 慕,活&夏如雪

    “李子慕,活该你被绿!呸呸呸,夏如雪才不是那种人!”

  • 。很不&自然,

    “喂,哪位呀!”电话那头传来陈晓冉稍显尖锐的声音,就像捏着嗓子在说话一样。很不自然,令人浑身不适。

  • 距离李&不一会

    庆幸的是,金华酒店距离李子慕的住处并不远。不一会儿功夫,便已抵达。

  • ,不辜&,变得

    夏如雪本以为结婚后,李子慕会有所改变,不辜负自己的坚持。可没想到,这家伙干脆变成了一滩烂泥!本就是笑话的婚姻,变得更加可笑。

  • 里走了&!只是

    李子慕停下脚步,一抬眼便看到身穿黑色裙子的夏如雪从酒店里走了出来。在李子慕眼里她一如既往,美得不可方物!只是看上去有些踉跄,像是喝醉了一样。

  • 李子慕&经白头

    李子慕笑而不语,因为他知道,按她的收入水平,还完那五百万,他俩也已经白头偕老了!

  • &啼笑皆

    在场宾客顿时就炸了锅。夏家人更是瞠目结舌,啼笑皆非。丈母娘柳青如遭雷击,冲上台哭着喊着要拉他们去离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