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黑爷!”城西地下赌场,刚到门前的陈清平被安保人员拦下去,急忙表明来意。“等一下!”安保成声地说,接着便拿起来对讲机通传了一声。可以得到不允许后,又冷冷的说了句,““等一下!”安保成声说道,然后便拿起对讲机通传了一声。得到允许后,又冷冷的说了句,“跟我来!”同时转身走进赌场,陈清平连忙快步跟上。。...

“我找黑爷!”

城西地下赌场,刚到门前的陈清平被安保人员拦下来,连忙说明来意。

“等一下!”安保成声说道,然后便拿起对讲机通传了一声。得到允许后,又冷冷的说了句,“跟我来!”同时转身走进赌场,陈清平连忙快步跟上。

安保带着陈清平穿过赌场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大厅,二楼静谧处一间办公室门前停下脚步,并敲了敲门。

“黑爷,人带到了!”

“进来吧!”下一秒,办公室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正是之前和陈清平通过电话的人!

“黑爷,好久不见!”

宽敞的办公室里只有一个人,身材矮小精瘦,皮肤黝黑,看上去五十多岁的的男人。双腿搭在办公桌上,一副优哉游哉的状态。

此人名叫陈锋,和陈清平一样,也是西河陈家族人。只不过,虽然出身旁支但他的境遇可比陈清平要好了许多。十几岁离开西河来到山水这篇未开发的净土,孤身打拼了三十余年的他,早已站稳脚步,成为山水灰色地带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正因为他的存在,陈家才做出了入驻山水的计划,并在他的帮助下,一跃成为排名第二的势力。

至于他为什么被称为黑爷,一来因为他的肤色,但更重要的或许是因为他为人腹黑、处事狠辣的作风吧!

“说吧,这次什么事?丑化说在前头,如果还是什么蝇头小利的买卖,你最好别开口,直接转身走人就好了!”黑爷瞥了陈清平一眼,冷冷的说道。

黑爷的手上,掌握着山水市所有的地下赌场,平日里也做一些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买卖,但大多数都是帮陈家处理他们不方便出面的勾当。当然,他之所以愿意见陈清平,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名字里都有个陈字,而是因为陈清平当年曾经对他提供过雪中送炭的帮助。

陈清平一听,连忙乖巧的点了点头。他心里清楚,自己之前因为一些琐事劳烦黑爷,恐怕早就把那点恩情耗尽,所以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破财的准备!

“我想请您帮我解决一个人!!”片刻之后,陈清平开口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什么人,怎么个解决法?”黑爷不假思索的问道。

“他叫李子慕,废他一只胳膊一条腿!要是一不小心弄死了,也无所谓!这里是一百万定金,事成之后,我再付您一百万!”陈清平沉声回答道,说话的同时从公文包里取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支票。

“哪条道上的?”听到陈清平的报价,黑爷稍稍来了兴趣。同时,以他对陈清平的了解,花这么大价钱对付一个人,事情肯定不简单。

陈清平愣了犹豫了一下,然后恶狠狠的回答道,“不是道上的,就是个游手好闲的骗子,窝囊废!”

“话两百万解决一个窝囊废?老弟,你还真大方呀!别拿我当傻子!”黑爷突然猛地站起身来,眯起双眼死死盯着陈清平。

“黑爷,我说的都是真的......”

“五百万!”

陈清平吓得冷汗直流,正想解释,却又被黑爷直接打断。他并不在对方是不是真的窝囊废,他要的只是自认为合理的价钱而已!

“好!五百万就五百万!”陈清平天人交战了一番,最后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我这人向来是先收钱后办事,把余款补上,然后回去等消息吧!你放心,事情办成之前,我不会兑现支票的!”见陈清平同意,黑爷脸上立刻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陈清平一听也不敢再说什么,连忙取出支票本,重新开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然后拿回原先那张,迅速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金钱的味道,永远是最好的!”黑爷拿起陈清平留下的支票,放在鼻尖嗅了嗅。几秒钟后,从抽屉里拿出了手机。

......

凌晨一点,夏如雪已然熟睡,李子慕突然从地上爬起来走出阳台,点了根烟。

夏如雪虽然没有再追究车子的事,却也没手下李子慕准备的这份厚礼。好不容易才想出这么个还算合理的说辞,结果却功亏一篑,这令李子慕十分苦恼。不过,他现在也没有心思再去想新的办法,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喂,还没睡呢!”缓缓抽完一根烟后,李子慕又点上了一根,同时拨通了一个电话。

“没呢!”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冷淡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周青稞。

“那正好,抓紧时间来一趟,有些事需要你处理!”周青稞话音刚落,李子慕便直入主题。

“知道了,我这就起身!”本就打算跟着李子慕一起回山水的周青稞一听,哪里还去管要自己处理的是什么事,想都没想就直接答应了下来。

“这......是不是太急了点?要不,还是先睡个觉吧!”见周青稞如此心急,李子慕有些哭笑不得。

“飞机上可以睡!不说了,我这就动身!”周青依旧是冷冷的回答道,而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家伙,怎么还是毛毛躁躁的!你倒是问问老子发生什么事了呀!”李子慕对着已经挂断的电话无奈的说道,而后便丢掉手里才抽了一半不到的烟,走回了卧室。

另一边,华京二环某大排档,被李慕名强行拉出来的周青稞直接起身,作势要走。

“小叔,你这是要去哪儿呀,菜还没上呢!”边上的李慕名一看,连忙疑惑不解的问道。

“找你四叔!”周青稞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口做出了回应。

“找四叔?我也去!”李慕名一听,顿时来了兴致,连忙也站了起来。

“这次不行!”周青稞想都没想,直接否决,然后便离席而去。

“哎,小叔你等等我呀!”李慕名一看,连忙追了山去,“你不带我去,好歹帮我把礼物带去呀!”

听闻此言,周青稞停下了脚步,回头望向李慕名然后满脸疑惑的问道,“礼物?”

“对呀!四叔结婚咱们都没到场,两年了咱们也没见过四婶,初次见面总不能空着手吧!”李慕名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

周青稞一想,似乎有些道理,于是便点了点头,并沉声说道,“帮我也准备一份!”

“好嘞,交给我吧!”李慕名想都没想,直接爽快答应。

凌晨三点,一架临时起飞的私人飞机离开华京,直奔千里之外的山水市而去。

第2章 妖孽

2021-07-22

第9章 苏晴

2021-07-22

第12章 四叔

2021-07-22

第11章 懦夫

2021-07-22

第14章 偶像

2021-07-22

书评(232)

我要评论
  • 生,我&胖子的

    “不用了陆先生,我自己可以回去的!”夏如雪秀眉微蹙,看上去稍显慌张,直接拒绝了胖子的好意。

  • 我一晚&他败干

    “哼,如果没记错,我李子慕不过是个被赶出家门的不孝子孙!难道,不怕我一晚上就给他败干净了?”李子慕愤恨不满的自嘲道。

  • &微微低

    男人乖巧点头,迅速换上拖鞋关好门,走进客厅。站在李子慕身旁,微微低头,毕恭毕敬。

  • 婆在家&现得十

    “就在这儿说,我老婆在家,不方便!”李子慕依旧表现得十分冷漠。

  • &谈合同

    “谈,谈合同去了!听说是一个从山海市回来的大土豪,约她去了金华酒店......”

  • 自己老&,你到

    “什么人嘛,自己老婆被人约去酒店了还这么淡定!夏如雪啊夏如雪,你到底是吃了什么迷魂药!”

  • 觉得意&外,反

    夏家人不仅不觉得意外,反而以为捡了个大便宜。不仅大肆宣传,还在山水市最好的酒店为他们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