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好疼!”夏如雪醒过来时,意外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卧室里不由心生不解。便急忙忍着头痛爬起来一下床,走出来了卧室。“老婆大人醒啦!饿了吧,我这就去给你热菜!”正靠在沙发上“老婆大人醒啦!饿了吧,我这就去给你热菜!”。...

“头好疼!”

夏如雪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卧室里不由得心生疑惑。于是连忙忍着头疼翻身下床,走出了卧室。

“老婆大人醒啦!饿了吧,我这就去给你热菜!”

正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李子慕听到响动,回过头来,看到夏如雪立刻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朝厨房走去。

“是你把我接回来的!”夏如雪犹豫了一下,明知故问道。

“嗯!”李子慕随口回到,一个字也没多说。

就在夏如雪正想着该用什么法方式询问一下后来发生的事时,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皱了皱眉,还是先转身回去接了电话。

“如雪,你没事吧!你表哥柳志说在那什么夏韵山庄看到你昏了过去,李子慕抱着你被一群人围了起来!你......”

刚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便传来了柳青无比焦急的声音,滔滔不绝的说了将近三分钟才停了下来。

听到她老娘这番话,夏如雪刚刚想问李子慕的事顿时就得到了解答,脑海中浮现出自己想象出来的画面,下意识的走出卧室看了一眼正在厨房里忙着的,没事人一般的李子慕。心中充满了疑惑,疑惑李子慕是怎么把自己带出来的。同时,也有意思说不出来的感觉。

“喂,如雪,你快说话,你别下妈呀!”柳青的声音再次响起,夏如雪回过神来。

“妈,我没事!就是招待客户多喝了点酒睡着了,李子慕已经把我接回家了!”

“真的吗?你可不能骗呀,你要是出什么事了,叫妈怎么活呀!”听到夏如雪的回答,柳青激动的情绪终于平复了许多,但还不放心。

“我骗您干嘛呀,别自己吓自己了,我好着呢!”夏如雪忍着头疼,笑着说道。

“那就好,你好好休息吧......等一下,胡了!”电话那头的柳青正安抚着女儿,到最后突然大声吆喝了一句。紧跟着,听筒里便传来了七大姑八大姨们极为不满的骂声!

这像是没了我不能活?听到这阵不和谐的声音,夏如雪哭笑不得。

“妈,您好好打牌吧,我休息了!”

“等一下!还有一件事!”夏如雪正准备挂电话,柳青突然开口无比严肃的说道。听口气,似乎比夏如雪为何昏迷还要严重!

“什么事?”夏如雪试探性的问道,虽然猜不透自己老娘的心思,但她却隐隐觉得应该跟李子慕有关!

“我听柳志说,李子慕刚才去接你的时候,开着一辆崭新的宝马,还说是那死骗子用上次去财务公司骗的钱买的......”

听到这里,夏如雪心知情况不妙,再往后肯定又是一顿针对李子慕的恶言恶语,边上的七大姑八大姨势必也会参与其中。夏如雪可不想给自己找不自在,于是连忙打断道,“妈,没有的事!您以后能不能别老听柳志胡说八道了!不跟你说,头疼,挂了!”

电话挂断后,正忙着打麻将的柳青也没有再打回来继续数落,夏如雪松了口气。紧跟着又皱起眉头,大步走出了厨房。

“李子慕,你是不是该跟我解释一下宝马车的事?”出于李子慕刚刚救了自己,夏如雪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不那么冰冷。

“这个......”正端着菜走出厨房的李子慕不由得了一下,然后连忙挤出个灿烂笑容道,“正想跟你说呢!车是我买的,补给你的生日礼物!你每天骑着电瓶车上班,风吹日晒的......”

“从财务公司借钱给我买的生日礼物?”夏如雪本来还抱着侥幸心理,以为柳青只是以讹传讹,可没想到李子慕竟然一口就承认了。她气不打一处来,语气顿时又变得无比冰冷,空气仿佛都瞬间凝滞了一般!

李子慕一听,连忙装傻充愣的问道,“什么财务?又是柳志打的小报告吧,这家伙还真是讨厌!”

“回答我!”夏如雪恶狠狠地打断了李子慕。

“上次回华京,一个老同学正好是山水人,说他打算换车,我就让他把旧车便宜卖给我了,没花多少钱的!”李子慕收起笑容,微微低头按照原定剧本回答道。

“我问的是,买车的钱哪儿来的!”

“我把家里的老房子卖了!”

“老房子?李子慕,你到底哪句真话,哪句假话,还是满嘴没有一句真话!”夏如雪气急败坏的质问道,显然是不相信李子慕说辞,

李子慕抿了抿嘴,然后委屈巴巴的望着夏如雪说道,“老婆大人,我真没骗你,就想给你个惊喜,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先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教训我......”

“不吃!”夏如雪一口拒绝,可肚子却不合时宜的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响声。最后,只得硬着头皮走向了餐桌。

“还有两个菜,马上就好!对了,桌子上有一盒莲子酥,味道可好了,你可以先尝尝看喜不喜欢!”李子慕见状,连忙转身溜进了厨房。

夏如雪低头,看到餐桌上摆着一个精致的糕点盒,盒子上画着一朵盛开的白色牡丹花。牡丹花下面,写着“牡丹阁”三个烫金大字。字迹秀美,应该出自女性之手。

“好像在哪儿听说过这个牡丹阁......”夏如雪轻声呢喃道,然后便慢慢打开了盒子。盒子里一共六块莲子酥,每一块的表面也都刻着一朵栩栩如生的牡丹花,做工十分精致。

就在她拿起一块,准备品尝时,突然有人敲响了房门。夏如雪便又放下莲子酥,准备起身起开门。

“我去开!”可还没等夏如雪起身,李子慕突然从厨房里走出来,显得十分警惕。

大概是担心吓到夏如雪,他连忙傻笑着补了一句,“这种小事让我来就好了!”话音未了,便已抢先跑到门前。夏如雪也没说什么,直接坐了回去。

李子慕从猫眼里看了一眼,门外,是满脸焦急的陈晓冉后。

“看来今天烛光晚餐又没戏了!”李子慕谈了口气,十分无奈,而后打开了房门。

“夏如雪,你回来了啊!你怎么不接我电话,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门打开的一瞬间,陈晓冉便猛地冲了进来。还好李子慕身手敏捷及时跳开,要不然肯定被门板撞得鼻青脸肿了!

“我没事,谢谢你!”夏如雪愣了一下,然后连忙微笑着回答道。

“到底什么情况,你快跟我说说呀!”陈晓冉径直走到夏如雪身旁,拉着她的手追问道。

夏如雪看了看陈晓冉,又抬眼望向李子慕,沉声说道,“我也想知道!”

第2章 妖孽

2021-07-22

第9章 苏晴

2021-07-22

第12章 四叔

2021-07-22

第11章 懦夫

2021-07-22

第14章 偶像

2021-07-22

书评(274)

我要评论
  • !”电&子在说

    “喂,哪位呀!”电话那头传来陈晓冉稍显尖锐的声音,就像捏着嗓子在说话一样。很不自然,令人浑身不适。

  • ,便已&抵达。

    庆幸的是,金华酒店距离李子慕的住处并不远。不一会儿功夫,便已抵达。

  • &不在乎

    李子慕回过神来,满不在乎的说道,同时捡起拖把,继续埋头苦干!

  • 。不仅&大肆宣

    夏家人不仅不觉得意外,反而以为捡了个大便宜。不仅大肆宣传,还在山水市最好的酒店为他们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 &,眼神

    “李如相信,大老爷不会选错人的!”李如干脆利落的回答道,眼神中看得出对李子慕的信任。

  • 己闺蜜&么事。

    讨厌李子慕是一回事,但自己闺蜜她还是关心的!她可不想看可怜的再出什么事。

  • 出事,&找出了

    他担心出事,连忙又找出了夏如雪同事兼闺蜜陈晓冉的电话,打了过去。

  • 你,如&皱眉头

    “我问你,如雪去哪儿了!”李子慕皱了皱眉头,稍显霸道的追问道。

  • 夏如雪&那种人

    “李子慕,活该你被绿!呸呸呸,夏如雪才不是那种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