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落于山水市北郊的夏韵山庄,昨天早上看起来非常冷冷清清。整个山庄里仅有一桌客人,但却也不是因为它生意一片萧条,不是有人出大价钱包了今天晚上的场!包场看电影的也不是别人,恰恰陈清平。他的目他的目的显而易见,这样一来,今晚这山庄里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有旁人知道了!。...

位于山水市北郊的夏韵山庄,今天晚上显得十分冷清。整个山庄里只有一桌客人,但却不是因为它生意萧条,而是有人出大价钱包了今晚的场!包场的不是别人,正是陈清平。

他的目的显而易见,这样一来,今晚这山庄里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有旁人知道了!

“就是这儿了,两位请吧!”一名工作人员将陈清平和夏如雪带到半山腰一间包厢门前,然后便直接转身离去。

此时的夏如雪越发忐忑,因为进入山庄后,她竟没有看到半个客人,甚至连工作人员的身影也很少。山庄大门和这间包厢的门前还站着几个面向凶恶的黑衣人,其中有一个正是夏如雪见过的刘强。

“不好意思来迟了,周总!”夏如雪正出神间,陈清平已经推开门走进了包厢。夏如雪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包厢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双手缠着绷带的周全,另一个是和长得和周全有五分相似的周平。

“不迟不迟,菜都还没上呢!”周全原本是不高兴的,但看到陈清平真把夏如雪带来了之后,脸上立刻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而坐在他身边的周平在看到走进包厢的夏如雪后,更是瞪大了眼睛,垂涎欲滴的样子。心里暗想,这姓夏的小妞还真是名不虚传,被自己丢在酒店那两个臭婆娘加起来,估计也比不上她一根手指头啊!

“别傻站着呀夏小姐,快坐吧!”周全挥舞着还未痊愈的双手,热情的招呼道。

但夏如雪似乎不太愿意,立刻就回了句,“周总,我是来道歉的,道完歉我回去了!”

“哎,夏小姐,你怎么总是这么心急呀!道歉的事稍后再说,先吃顿饭嘛!听说这山庄里的野味,很不错,你应该也没尝过吧!”听夏如雪说要走,周群依旧满脸笑容。

周平也连忙收起那副饿死鬼的嘴脸,在边上附和道,“是呀夏小姐,我和哥俩大老远的从华金跑来,可不是听你说句道歉就完了!”

看到这样的情况,陈清平连忙给了夏如雪一个眼色,同时还替她拉出了椅子。夏如雪犹豫了片刻,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落座。

之后,周全想尽了办法找话题跟夏如雪套近乎,但夏如雪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

周全心怀不满,暗自骂了句“臭婆娘,你就横吧,看你待会儿怎么哭!”而后,也没再自找没趣的。

几分钟后,开始上菜,陈清平轻声提醒夏如雪可以给周平敬酒道歉了。夏如雪恨不得赶紧道完歉走人,于是也没多想,直接就倒满一杯酒站了起来。

“周总,上次的事,是我的错,这杯酒我敬你,算给你道歉,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再计较!”

夏如雪强忍着委屈,郑重其事的向周全道了歉,而后直接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哎哟,夏小姐这么说可就言重了!”周全一听,连忙假惺惺的说道,并拿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听说夏小姐酒量不错,来,我也跟你喝一个!”周全刚放下杯子,周平又举起了酒杯。

“不好意思,我是来给周总赔礼道歉,不是来喝酒的!这礼也赔过了,我就不打扰你们用餐了!”

此时的夏如雪,已经看明白他们把自己诓到这里无非是想把自己灌醉。所以,她直截了当的拒绝了周平,并起身准备离去。

“夏如雪,别给脸不要脸!”陈清平终于耐不住性子,也站起身来猛地推了夏如雪一把。

“你......”夏如雪跌做在椅子上,难以置信的盯着陈清平。虽然这两年来对他一直没什么好感,可夏如雪完全想不到这个平日里满嘴仁义道德的男人,竟然会如此下作!

“你什么你!你三番五次破坏我的生意,早就想找你算账了!今天,你休想就这么从这里走出去!”陈清平怒目圆瞪恶狠狠的骂道,而后便大步走到包厢门前用身体挡住了门。

夏如雪见状,无比慌张,连忙从包里取出了手机。

“怎么,是想打电话叫救兵吗?可是,你能叫谁呢?你那个窝囊废老公?他要是敢来,老子就敢让他从这儿爬出去!”

见夏如雪拿出手机,周全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还发出了这样轻蔑的嘲讽。

“你......”夏如雪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紧跟着,突然一阵头晕目眩。

“这酒......”

“没错,这酒里下了药,今天你逃不出老子的五指山了!”

“无耻......”夏如雪一句话没说完,就失去意识趴在了桌面上。

周全周平兄弟二人见状,脸上立刻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周总,您二位慢慢玩,我到外边守着!”陈清平也识趣,毕恭毕敬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后,立刻就开门走出了包厢。

“哥,你别说,这娘们可真他么的正点!拉到华京城,随便也能嫁个豪门,怎么偏偏嫁了个窝囊废呢?”

陈清平离开后,周平立刻就走到夏如雪上边,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疑惑不解的说道。

“管她为什么!今天,她只是我们的玩物而已!”周平话音刚落,周全便趾高气扬的做出了回应。说话的同时,也走到了夏如雪的身边。

“我们?你的意思是,要分我一杯羹?”听闻此言,周平脸上立刻就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当然,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种好货色,老哥我还能忘了你不成!”

“真是我亲哥!”周平一听,立马兴奋的抱住了周全。

“就在这儿来吗?”松开周全后,周平又试探性的问道。

周全想了想,最后还是摇摇头,稍显无奈的说道,“带到旁边的客房里吧,我手上有伤,在这里发挥不出来!”

“夏如雪啊夏如雪,你也别怪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也给过你很多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识相!都嫁了这个废物,还一天天想着装圣女......”

门外,陈清平点了一根烟,愤恨不满的呢喃道。而同样守在门前的刘强和另外一名保镖,则满脸期待趴在门上,等着听包间里的动静。

与此同时,一辆白色的宝马呼啸而来,停在了夏韵山庄门前。一个穿着皱巴巴睡衣的年轻人从车上走下来,微微弓着背,却满身杀气!

第2章 妖孽

2021-07-22

第9章 苏晴

2021-07-22

第12章 四叔

2021-07-22

第11章 懦夫

2021-07-22

第14章 偶像

2021-07-22

书评(81)

我要评论
  • 美得不&看过什

    他清楚记得,第一次在白海滩上的邂逅。美得不可方物的夏如雪朝他缓缓走来时!这个从未正眼看过什么女人的豪门大少爷,竟然愣在了当场,忍不住想去靠近,想要拥有!

  • &苦干!

    李子慕回过神来,满不在乎的说道,同时捡起拖把,继续埋头苦干!

  • 在场宾&青如遭

    在场宾客顿时就炸了锅。夏家人更是瞠目结舌,啼笑皆非。丈母娘柳青如遭雷击,冲上台哭着喊着要拉他们去离婚。

  • ,却已&生命中

    如果说,起初李子慕只是贪恋夏如雪的美色,只是想找个人来填补内心的空白。现在的他,却已经把她当成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不分了!

  • 不仅不&传,还

    夏家人不仅不觉得意外,反而以为捡了个大便宜。不仅大肆宣传,还在山水市最好的酒店为他们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 了李家&的保镖

    此人名叫李如,追随了李家老爷子二十年的保镖兼司机,也是他最信任的人。

  • 下一秒&,空气

    下一秒,空气凝滞了,站在门外的并不是夏如雪,而是一位身材高大挺拔,穿着定制级黑西服的中年男人。此人气势非同一般,手里还提着一个公文包。

  • 家里无&所事事

    结婚这两年来,他一直窝在家里无所事事,宛如一条咸鱼。可做家务的本事,却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 是什么&手好闲

    婚礼当晚,男方亲友无一人到场。更重要的是,还被当场揭穿,并不是什么富家子弟,只是个游手好闲满嘴谎话的骗子。就连聘礼,也是他从财务公司借来的!

  • 齿,立&了过去

    “就是你这熊样,也敢打我老婆主意!”李子慕咬牙启齿,立刻就冲了过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