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可算直到你了!”早上十一点半,李子慕和周青稞偷偷的的从后门离开了了酒吧,一出门时就被人围了出来。定眼仔细一看,才意外发现原来是是周详、刘强除了一群手拿棍棒的人。看架势“等我两分钟,大哥!”周青稞扫视了一眼后,冷冷的说道。意思再明显不过,只需两分钟便能解决这些人。。...

“臭小子,可算等到你了!”

晚上十一点半,李子慕和周青稞偷偷的从后门离开了酒吧,一出门就被人围了起来。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周全、刘强还有一群手持棍棒的人。看架势,显然是不服气在这里等着找周青稞寻仇呢!

“等我两分钟,大哥!”周青稞扫视了一眼后,冷冷的说道。意思再明显不过,只需两分钟便能解决这些人。

“替我拿着莲子酥!”但李子慕似乎想要自己出手,把糕点盒递给周青稞后,便直接走向了对面的周全。周青稞也没掺和,直接后退几步袖手旁观。

“还愣着干嘛,弄他呀!”周全见状,连忙怒喝一声,那些手持棍棒者便一拥而上,扑向了李子慕。

结果,和周青稞预想到的一样,李子慕只用不到两分钟便将这帮乌合之众收拾完毕,周全和刘强见势不妙连忙抱头鼠窜。李子慕任由刘强逃走,但却几步追上了周全,并将他放到在地,踩在了脚下。

“青稞,这家伙刚才哪只手碰的你嫂子?”

“左手,不对,好像是右手!”

“得嘞,那就两只都废掉吧!”说话间,李子慕便俯身从后面拉住了周全的双手。

周全吓得面色苍白,连忙大声求饶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呀!我,我以后再也不干了......啊!”但到最后,巷子里就只剩下他杀猪般的惨叫。

李子慕拍了拍手,带着周青稞扬长而去。

另一边,夏如雪和陈晓冉安全的回到了酒店。夏如雪依旧心神不宁,而陈晓冉却早已把自己挨巴掌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满脑子,全都是周青稞那修长挺拔的身姿。

“如雪,你说刚才那男的到底是谁,怎么就能那么帅呢!我觉得,肯定是老天爷派他来拯救我们的!”这已不知识陈晓冉第几次提起,夏如雪回过神来看了她一眼,稍显无奈。

不知为何,他总觉的刚才那个男人身上,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像极了当年的李子慕!

“喂,你在哪儿呢?”思来想去总觉得哪儿不对劲的夏如雪,没有再理会陈晓冉的花痴,一个人躲进卫生间,犹豫许久最后还是拨通了李子慕的电话。

“老婆大人今天怎么想起我了呀!我还在华京呢,中午聚会多喝了几杯,一直睡到了现在!”电话那头传来李子慕谄媚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令夏如雪浑身不适。

他知道夏如雪一定是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才打电话来探自己口风,也知道她也不会深究,所以就随便编了个理由糊弄一番。

“哦!”夏如雪随口回答道,跟着又问道,“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李子慕笑着回答道。

“知道了!”夏如雪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紧跟着又拿起手机,默默将机票改到了上午十点,以防跟李子慕偶遇的尴尬。

电话那头,李子慕挂断了电话长舒了一口气。而站在一旁的周青稞目睹了刚才的接电话过程后,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许久之后,才幽幽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雨女无瓜,赶紧滚!我要睡了!”

李子慕白了周青稞一眼,阴阳怪气的回答道。然后一个熟练的翻滚,重新趴在了地上。不一会儿功夫,便沉沉睡去。

“哎......”周青稞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卧室。

......

第二天早上九点,李子慕按照原定计划赶往机场,李如和周青稞都没有陪在他的身边。临起飞时,随性的保镖突然给了李子慕一个信封,说是李如让他转交。

李子慕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打开了信封。信封里,放着一张支票和一张纸条。支票上的金额是八千万,纸条上,工工整整的写着一行字,正是李如的笔迹。

“手表拍卖所得!老爷说,欠大少爷三年压岁钱!”

“哼!老家伙,原来都是你安排的!”看到这行字,李子慕不由得愣了一下,片刻之后恍然大悟!

他本以为手表无端出现在拍卖会上是什么阴谋,现在看来,却只是爷爷定下的计划。使这么一照太公钓鱼,让赵烁那小子替他还了拖欠李子慕三年的压岁钱,还让李子慕重新和他老人家看中的苏晴绑上了绳子。

“姜还是老的辣啊!真想看看,您老人家还给我留了什么惊喜!”李子慕轻轻摇头,无奈的说道。

与此同时,位于华京市中心金融区的李氏总部,一出荒唐而又精彩的好戏,也拉开了帷幕!

“怎么回事,时间马上到了,怎么还没人出来主持大局?”

“难道,老爷子根本就没有安排后手,已经放弃他一手创办的李氏了吧?”

“我看准是这样,独自意外身亡,孙子又是个败家子,与其交到他手里败个精光,还不如让给有能力的人,让它延续下去!”

“就是,其实老爷子早就做出这种打算了吧?这几年,李家的人大部分都被清出了核心,你看着董事会满座还有几个姓李的!”

“那个年轻人是大股东派来的吧,也不知道什么来路?不过看上去,绝非等闲!再过三分钟,如果还没动静,李氏按规矩就该有他们接管了!”

......

偌大的会议桌上,一众董事焦急等待的同时,也不忘交头接耳的议论着。说到这里,他们齐刷刷的望向了和董事长宝座正对着的那个位置。

那里,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正襟危坐,三十多岁,剑眉星目,戴着金丝边的老框眼镜。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此人名叫戴明,手上掌握着一家名叫星河的投资公司,三年前李子慕被赶出李家后,星河投资便开始不断收购李氏的股票。时至今日,已经掌控了李氏19%的股权。李老爷子捐出财产后,星河俨然已经是李氏最大的股东。

明面上,星河不归附与任何家族。但在座所有人心里都明白,这家投资公司与家族势力脱不了关系。也许是除李家外的三大家族,也可能是某个异军突起的其他姓氏。

当然,股东们并不关心他究竟属于哪个家族,只关心李氏易主后,他们手上的股份还值多少钱!

“该现身了,李大少爷!”还剩最后一分钟时,戴明看了一眼手表。口中轻声呢喃了一句,就好像料定了什么人一定会来一样!

第2章 妖孽

2021-07-22

第9章 苏晴

2021-07-22

第12章 四叔

2021-07-22

第11章 懦夫

2021-07-22

第14章 偶像

2021-07-22

书评(294)

我要评论
  • 孝子孙&慕愤恨

    “哼,如果没记错,我李子慕不过是个被赶出家门的不孝子孙!难道,不怕我一晚上就给他败干净了?”李子慕愤恨不满的自嘲道。

  • 可怜的&再出什

    讨厌李子慕是一回事,但自己闺蜜她还是关心的!她可不想看可怜的再出什么事。

  • ,空气&一位身

    下一秒,空气凝滞了,站在门外的并不是夏如雪,而是一位身材高大挺拔,穿着定制级黑西服的中年男人。此人气势非同一般,手里还提着一个公文包。

  • “呵!&道,“

    “呵!”李子慕冷笑一声,接着问道,“所以,你来这儿就为报个丧?”

  • 寡言!&他等还

    她开始拼命工作,变得沉默寡言!前不久还臭骂了李子慕一顿,告诉他等还完那五百万,就离婚!

  • 雪的美&经把她

    如果说,起初李子慕只是贪恋夏如雪的美色,只是想找个人来填补内心的空白。现在的他,却已经把她当成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不分了!

  • 人嘛,&自己老

    “什么人嘛,自己老婆被人约去酒店了还这么淡定!夏如雪啊夏如雪,你到底是吃了什么迷魂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