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正午时分,李子慕带着周青稞回到二环中心风华酒楼门前。“你找的人,就在里面!”车刚停稳,周青稞便沉声地说。“嗯!”“要不然,我一个人进来?昨天,满世界都在猜想你是“你找的人,就在里面!”车刚停稳,周青稞便沉声说道。。...

第二天正午,李子慕带着周青稞来到二环中心风华酒楼门前。

“你找的人,就在里面!”车刚停稳,周青稞便沉声说道。

“嗯!”

“要不,我一个人进去?昨晚,满世界都在猜测你是不是回来了!这会儿现身,会不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没关系,走着!”李子慕瞥了周青稞一眼,沉声回答道,跟着便开门下了车。

风华酒楼,名为青衫伴月的包间偌大的餐桌上,零零散散坐着七八个人。靠门而坐的是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长相平平,染着黄色头发。另一个,穿着板正的白衬衫,长相清秀,眉宇间隐隐还与李子慕有几分相似。

其余众人,皆是肥头大耳穿金戴玉的中年男女。他们一边吃菜,一边喝酒,彼此之间相谈甚欢,却完全没有要搭理那两个年轻人的意思。

“李慕名,你别愣着,快敬酒呀!”黄毛青年偷偷拉了自己同伴一把,凑到他耳边焦急的说道。

“陆平,我,我真的喝不下了!”被称作李慕名的白衣青年眉头紧锁,显得十分为难。

“李慕名,你小子能不能行了!不是整天都说拉不到投资嘛,哥们这好不容易给你找来这么多富婆大款,你小子倒是把握机会呀!”听到李慕名的回答,名叫陆平的黄毛青年顿时显得更加焦急。一边说着,又一遍往李慕名的杯子里倒满了白酒。

“来,小李,陪刘姐喝一个!”就在这时,坐在李慕名对面身材臃肿脸上涂满脂粉的老女人,突然拿起杯子,言语中充满了暧昧。

李慕名瞥了她一眼,浑身不适,想要拒绝,可无奈于陆平在他大腿上猛地掐了一把。只得硬着头皮站起来,强装镇定的喝完了杯子里的酒。肚子里,顿时一阵翻江倒海,险些没直接吐出来。

“爽快!来,小李,咱俩喝一个,我也姓李,咱们可是本家!”

这还没等李慕名坐下,边上一个牛鼻子就又拿起了酒杯。

“我,我真的喝不下了李哥!”李慕名头疼欲裂,强忍着呕吐,委婉拒绝道。

“什么,喝不下?我看,你这是看不起我吧!”被拒绝的牛鼻子心生不满,立刻就板起了脸,一副你不喝也得喝的样子。

“李哥息怒,慕名怎么会看不起李哥呢!他,他是真喝不下。要不,我陪李哥喝,保证喝到您满意为止!”旁边的陆平见情况不妙,练满起身打起圆场。可结果,却相去甚远。

“关你屁事!”

姓李的牛鼻子非但没有息怒,反而越发的生气,他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同时将手中的杯子砸向了陆平。陆平猝不及防,被砸个正着,额头上鲜血直流。

“你,你凭什么打人!”李慕名见状,立刻指着牛鼻子高声斥责,想要为自己朋友出头。而糟了无妄之灾的陆平,却仅仅拽着他的衣角,嘴里不停说着,我没事,我没事,有话好好说。

“怎么,你小子还想动手不成?”牛鼻子猛地拍了一把桌子,他边上那个身材高大凶神恶煞的男人立刻就起身冲向李慕名,将他狠狠的按在了桌面上。

“你,你们欺人太甚!”李慕名愤怒的咆哮着,陆平却早已吓破胆抱头蹲在了角落里。

“两个小骗子,居然敢冒充我们李家的人出来招摇撞骗?知不知道我是谁,想骗我投资,门都没有!老刘,好好教教他们怎么做人!”牛鼻子瞥了一眼角落里的陆平,恶狠狠的说道。

按着李慕名的大汉立刻就从桌上抄起酒瓶,准备朝李慕名头上砸去。

“等一下!”就在这时,包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两个比李慕名年长一些的年轻人前后走进包厢。

走在前面的弓着背,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跟在他身后身穿黑衣的年轻人则身材笔挺,面无表情,眼神中有淡淡的杀气。他们不是人,正是李子慕和周青稞!

“你是哪个!”牛鼻子打量了李子慕一番后,盛气凌人的质问道,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而那姓刘的胖女人,则死死盯着周青稞,下一秒,眼神中流露出极度的恐惧。

“我?我是他四叔,来带他回家!”李子慕笑着回答道,眼神始终注视着被按在桌上的李慕名。

“四,四叔!真,真的是你?”此时的李慕名,背对着李子慕,当他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时,心里顿时咯噔一声,眼眶中溢出泪水。

“哦,叫家长了?来得正好,这两个臭小子合起伙来骗钱,你看怎么解决吧!”牛鼻子轻蔑的说道,正准备起身却被胖女人一把拉住,并凑到他耳边说了句什么。

牛鼻子一听,立刻就望向了周青稞,片刻之后突然脸色大变,就像见了鬼一样。身为李家旁系的他,基本没机会接触到李家真正的核心人物。但前几天在老爷子葬礼上,他曾远远的看过周青稞一眼,这会儿在胖女人的提醒下,自然也认了出来。

这周青稞是何许人也,他在清楚不过,能让他老老实实跟在屁股后面的又是何人?牛鼻子细思极恐,恨不得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以儆效尤。

“小李子,四叔不在,你连这种货色都对付不了了?”李子慕完全没去搭理牛鼻子,而是幽幽的对李慕名说了这么一句。

“才不是!”李慕名一听顿时心生不服。

下一秒,只听见“砰”的一声,李慕名也不知怎么的就挣脱开了那大汉的束缚,紧跟着一个华丽的过肩摔,将那大汉砸在桌面上。好在这餐桌质量过硬,否则肯定被砸得粉碎。

“这,这怎么可能!”此举顿时惊呆了在场众人,蹲在角落里摸不清状况的陆平更是目瞪口呆,心想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书呆子吗?

“不错,有进步!”李子慕竖起大拇指,会心一笑。

这时,其中一人想趁乱逃走,却被守在门前的周青稞轻轻一推,两百多斤的身体顿时倒飞出去,撞在了墙上。

“别急着走呀,不是要我这个家长解决问题吗?”李子慕幽幽的说道,同时还从桌上拿起一个猪蹄啃了一口。

众人面面相觑,满心惶恐。牛鼻子更是汗如雨下,大气也不喘了!

第2章 妖孽

2021-07-22

第9章 苏晴

2021-07-22

第12章 四叔

2021-07-22

第11章 懦夫

2021-07-22

第14章 偶像

2021-07-22

书评(437)

我要评论
  • 抬眼便&看上去

    李子慕停下脚步,一抬眼便看到身穿黑色裙子的夏如雪从酒店里走了出来。在李子慕眼里她一如既往,美得不可方物!只是看上去有些踉跄,像是喝醉了一样。

  • 依旧表&分冷漠

    “就在这儿说,我老婆在家,不方便!”李子慕依旧表现得十分冷漠。

  • 不在乎&把,继

    李子慕回过神来,满不在乎的说道,同时捡起拖把,继续埋头苦干!

  • 迷魂药&!”

    “什么人嘛,自己老婆被人约去酒店了还这么淡定!夏如雪啊夏如雪,你到底是吃了什么迷魂药!”

  • 语,受&如刀割

    天知道他们听了多少闲言风语,受了多少白眼唾弃。李子慕不痛不痒,因为并不在乎。但夏如雪,却心如刀割!

  • 眼神温&和。

    “我觉得,还是屋里说话较妥当!”男人轻声回答道,眼神温和。

  • “知道&子。

    “知道,都上新闻了!还把财产都捐了不是,多有爱心啊!”李子慕负气的说道,虽然心情沉重,却还是假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 两居室&子慕突

    山水市,某破旧住宅楼一套狭小的两居室内,正卖力拖地的李子慕突然听到这么一则新闻,下意识的一愣神,拖把掉在了地上。

  • 尘不染&慕长舒

    看着一尘不染的地面,李子慕长舒一口气,倒在了沙发上。

  • 夏家人&盛大的

    夏家人不仅不觉得意外,反而以为捡了个大便宜。不仅大肆宣传,还在山水市最好的酒店为他们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