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恨!“萧先生,坐好了。”一个油门一直这样,车子“轰”的一下,串了回去。速度极快!白轻竹说是这么说,实际上在M国那个地方,哪有司机开车技术好的?而已王城的车太多,常常一个油门下去,车子“轰”的一下,串了出去。。...

可恶!

“萧先生,坐好了。”

一个油门下去,车子“轰”的一下,串了出去。

速度极快!

白轻竹说是这么说,实际上在M国那个地方,哪有开车技术不好的?只是王城的车太多,经常一不小心就要跟前面和边上的车子碰在一起。

可是每一次她都能轻松的化险为夷。

她以为萧厉瑾这样的人会惜命,会害怕的不行,可是没想到他的脸上始终带着淡定的笑容。

“轻竹,刚刚你还说技术不好,这不是很好吗?”

为什么到他嘴里的话却变成了另外的意思呢?

“不要叫我轻竹,我跟你没那么熟。”她冷冷的拒绝。

萧厉瑾的嘴角扬起:“你确定?”

每一次他用这个表情来看她,她都有一种好像全身被看透了的感觉,让她浑身不自在。

难道之前他们真的见过?

白轻竹决定来个更威猛的,反正她心里有数。

此时,从外面看,就像是拍好莱坞大片一样,车子在那么多车辆中,到处乱窜,看起来很吓人,实则每一步她开的都是非常稳当。

就这样,他还是不害怕?

她郁闷着,想要来个更厉害的,可是前面突然飞来一辆车,她及时踩住了刹车,才没有让一场车祸发生。

脑海里猛然间有了很多的片段。

“不要,爸爸,妈妈!不要离开我!”

萧厉瑾拧着眉,立刻解开安全带,双手去抓她的双臂:“轻竹,你怎么了?”

“不要,不要离开我!”

“清醒清醒!”

可是萧厉瑾不管用什么办法,她就是如梦靥一般,清醒不过来。

萧厉瑾多少知道她的过去,对于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碰到,所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跟着,他想也没想的,把她的双颊捧起来,对着红唇就吻了上去。

起初,白轻竹是挣扎的,反抗的。

可是随着他的吻的深入,渐渐的,她的身体瘫软在他的怀里。

萧厉瑾的技术的确如他说的很强,不断的抚平着她内心的恐惧时,还尝到了人间美味。

最重要的是,慢慢的,白轻竹开始回吻。

他再一次加深这个吻。

但是,不知道哪个不开眼的人却在这时敲了车窗。

当当当!

当当当!

白轻竹的意识清醒过来,当发现她和萧厉瑾在接吻时,脸颊顿时红的要命。

她怎么会……

车窗被摇了下来,外面是一个交通警察,他刚想开口,就感受到来自于萧厉瑾的可怕眼神。

“是萧先生!”

因为这辆车堵在这,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交通,再加上这辆车没有车牌照,交通警察以为这是一个大单,可是没想到居然是萧厉瑾。

这下真是有的闹了。

“知道就滚!”

要不是他,他是不是还能品尝更多的美好?

警察赶紧离开,惹怒了萧厉瑾可不是什么好事。

白轻竹这才注意到,这一片的交通已经堵塞了,后面的人不停的朝他们按喇叭。

天啊,她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在车窗摇起来时,萧厉瑾开口:“好了,人走了,我们继续。”

书评(98)

我要评论
  • 那两个&男人竟

    “你看那边,那两个男人长得都帅啊,还有那边,我感觉全世界华夏最帅气的男人都在这里了。可是玛德,真是暴殄天物啊,这么帅气的男人竟然是gay。”

  • 这么多&你出来

    “你在M国待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回国了,姐带你出来见识见识。”

  • 的水土&突然间

    “瞧你那点儿出息,真不知道M国的水土是怎么养了你的。啊哟,我中午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突然间有点儿肚子疼,你找个地方等着我。”

  • 虽然灯&好。

    白轻竹慌张,虽然灯光很暗,但是距离不算远,却完全能看得出这裤子的材料非常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