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很给力,很很聪明,别人花二十年的时间,她只需三年就学会了了,连爷爷都夸赞,她是天生的医者。爷爷在临走前前,也不断地的跟她特别强调过,“无论今后如何,肯定不能够用医学来害命爷爷在临走前,也不断的跟她强调过,“不管将来如何,一定不能用医学来害人,要源源不断的救人。”。...

她也很给力,很聪明,别人花十年的时间,她只需要五年就学会了,连爷爷都称赞,她是天生的医者。

爷爷在临走前,也不断的跟她强调过,“不管将来如何,一定不能用医学来害人,要源源不断的救人。”

这么多年,白轻竹也一直都记着这句话,并且做得非常好。

“白冰颖,如果今天你是来羞辱我的,那么很抱歉,我还很忙,没时间理你。”

说着,她绕过她,往前走。

白冰颖好不容易抓住了她的痛处,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她?

“怎么,你不是白家的骄傲吗?当年给白家抹了黑,现在既然敢回来了,为什么不回家里去看看?你是怕没有这个脸吗?”

她的声音越来越大,以至于这里的人都无心去买楼,反而对他们的八卦比较感兴趣。

“白冰颖,我劝你最好是放手。”

“做了难道还不能让人说吗?我倒是也很好奇,当初睡了你的男人到底是谁,他难道不知道他睡的是白家的唯一继承人吗?”

经过她这么多提点的信息,顿时这些人就知道了。不错当年确实听说一代白家,到了他们这一代是传了女人,但是不知道怎么就不见了,虽然说现在的白家也还行,可是失去了当初的威风。

没想到这个白家的女儿居然给白家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看她年纪轻轻,估计当年也只有十七八吧,啧啧啧,真是家门不幸啊!

白冰颖得意极了,同样是白家人,因为她爸爸没有得到爷爷的传承,以至于到了她这里,更是没有机会得到家里的一切,所以她一直都在恨,恨凭什么都是白家人,她却不曾拥有这一切,而她却可以。

“白冰颖,你这么咄咄逼人,只能说明你心里充满了嫉妒,放开,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她的气场陡然散发,逼得白冰颖不得不放开她的手。

在看到白轻竹离开的那一刻,她好恨自己,怎么就轻易的放开了她的手,她真是太没用了。

对了,她还可以做一件事。

来到一个售楼员的面前,她说道:“我要见你们的经理。”

“这位白小姐,你有什么事吗?”

“你也配让我跟你说吗?”

不错,她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售楼员,确实没有资格跟白家的小姐说,但是她这样侮辱人,也太过分了吧!

“很抱歉,我们经理比较忙。”

“你是不是不想在这里干了?”

白冰颖本就很生气,如今连一个小小的售楼员也敢跟着她这么对着干,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很抱歉,我要去忙了。”

说着,她人就走了。

“你们这里有没有人告诉我,经理去哪儿了?”

大家都转过头,继续工作,虽然刚刚的热闹看着不错,但是这种女人他们可不喜欢。

“很好,没人说是吧,我自己去找。”

她要是有机会见到萧厉瑾,一定要跟他说,把这里的人都辞了,这样水平的员工,不要也罢!

白冰颖还是顺利的找到了经理的办公室,一进去,居高临下的说道:“你就是这里经理是吗?我要求,你立刻把白轻竹给我辞了,否则,你的工作就别想保住了。”

书评(349)

我要评论
  • &弄来了

    这一次,她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gay吧的门票,非要跟她说,给她接风洗尘。

  • 不好,&来这种

    你说,几年不见,两人吃个饭,聊聊天,去哪儿不好,偏偏要来这种地方,她表示,一开始就不能相信她的话。

  • 思想保&她还是

    她不是思想保守之人,但是一下子见到这么多成双结对的男人拥抱在一起,她还是觉得很辣眼睛。

  • 的擦着&大。

    白轻竹更慌了,不停的擦着同时,发现越擦湿的面积越大。

  • M国待&见识见

    “你在M国待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回国了,姐带你出来见识见识。”

  • ,拿过&喝。

    白轻竹确实需要一杯果汁来压压惊,拿过来,说了声谢谢,就准备到角落去喝。

  • 眼睛,&实在看

    眼看着那两个男人毫无顾忌的抱在一起,她用力的捂上眼睛,实在看不下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