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脸也跟随红了。他的手却突然从她的脖子处搂回来,在她的耳边低声的问着:“你这种状态,不太对吧,白医生在国外也不是常常给男性冶病吗?”是啊,她怎么会对他有这种反应他的手却突然从她的脖子处搂过来,在她的耳边小声的问道:“你这种状态,不太对吧,白医生在国外不是经常给男性治病吗?”。...

她的脸也跟着红了。

他的手却突然从她的脖子处搂过来,在她的耳边小声的问道:“你这种状态,不太对吧,白医生在国外不是经常给男性治病吗?”

是啊,她怎么会对他有这种反应?

“萧厉瑾,你听好了,我不是因为看你才会这样,我是觉得,你这个人大白天的就在家脱衣服,真是恶心到了极点。”

萧厉瑾一脸无辜:“我脱衣服是因为我要洗澡,再说,我在我的房间,有问题吗?”

他的房间?

她走错了?

搞什么飞机!

白轻竹的脸更红了,虽然她也觉得不该对一个男人的身体有这样的反应,但是不得不说,尽管只是看了一眼,却也能看得出,他的身材确实很完美。

等等,她都在想什么。

“对不起,萧先生,我承认是我走错房间,能麻烦你放开我,我要去给你奶奶治病了吗?”

“你实话实说,我的身材怎么样?”

白轻竹的脸红的了更厉害了,太不对了,她怎么会对一个gay有这样的反应?

“萧先生想听真话吗?”

“没错。”

“差劲死了。”

说出这话,其实她还是很心虚的。

萧厉瑾的脸色黑了,硬是把她的身体给扳过来,逼着她看着他的身材:“你再仔细看一下,我的身材到底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差?”

白轻竹要捂眼睛,却被他的有力的大手给按住了。

她会长针眼的好不好?

“萧先生不是说你奶奶最不喜欢别人不准时吗?能不能赶紧放了我?”

“没事,这么一会儿,奶奶不在意的。”

白轻竹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也许奶奶真的没有那么在意准不准时的问题。

“萧先生的爱好还真是特别,是不是每个来你家的女医生,都会被你问这个问题?”

他的嘴角得意的扬起:“如果我说没有,只有你一个,会不会觉得很荣幸?”

“不荣幸!”

她要是知道这个房间不是奶奶的,说什么都不会进来的。

萧厉瑾把她壁咚在墙上,深邃的眼眸仿佛是要把她给吸进去一般。

这股强大的压力让她快要透不过气来。

这男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是不是上一次意犹未尽,所以这一次你是故意走错房间的?”

他先是在她的耳边呼了一口热气,跟着说了这样极度暧昧的话。

白轻竹下意识的去推他,手刚好触碰到他的胸膛上,想要收回来,可是却被他给按住。

“如果白小姐有需要,我随时可以满足你。”

“你走开!”

这一次,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直接把他给推开,然后逃了出去。

来到外面,她还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从小到大,即便是跟萧夜离在一起,她也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受。

心跳的好快,脸颊好烫,看起来以后要离他远一点了。

摆正好了心态,总算是找到了奶奶的房间,开始给她施针。

“白小姐,我听说你是坐我们家厉瑾的车过来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的脸颊一下子红了:“我们,我们只是巧然碰到的。”

书评(472)

我要评论
  • 同时,&面积越

    白轻竹更慌了,不停的擦着同时,发现越擦湿的面积越大。

  • 没说完&看着前

    白轻竹的话还没说完,东方凌双眼放光的看着前面,并且用手不停的拍着她的手臂,激动的说道:

  • 现在如&是因为

    “喂,我说你现在如此淡定,是不是因为在M国整天看到的关系?”

  • 她不是&么多成

    她不是思想保守之人,但是一下子见到这么多成双结对的男人拥抱在一起,她还是觉得很辣眼睛。

  • 压压惊&谢,就

    白轻竹确实需要一杯果汁来压压惊,拿过来,说了声谢谢,就准备到角落去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