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说着,他还在她的额头上落下来了一吻。夏筱筱了被突袭而至的幸福和快乐所包围,刚白轻竹说的话,她都当做了你放屁,此外,她也很想直接证明给白轻竹看,萧夜离夏筱筱已经被突入而来的幸福所包围,刚刚白轻竹说的话,她都当成了放屁,同时,她也很想证明给白轻竹看,萧夜离跟她是认真的,让她嫉妒羡慕恨去吧!。...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说着,他还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一吻。

夏筱筱已经被突入而来的幸福所包围,刚刚白轻竹说的话,她都当成了放屁,同时,她也很想证明给白轻竹看,萧夜离跟她是认真的,让她嫉妒羡慕恨去吧!

……

一辆车子停在了白轻竹的身边,车窗户被摇了下来,是萧厉瑾。

“准备去给我奶奶看病了?”

对了,她都给忘了,之前还听说萧家的两个少爷都在这。

她也突然明白,难怪萧家会又领养一个,这个萧厉瑾是个gay,要是不给萧家传宗接代,那萧家就完了。

还有,这么说来,有可能萧家知道他的性取向有问题,所以才会找东方凌,为的是给他掩饰?

不行,更不能让东方凌嫁给他了,这不是坑人吗?

见她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这个时间肯定是要去他家的。

“上车吧!”

白轻竹看了他一眼,一想到他跟男人这样那样,就浑身不舒服,打了一个冷战之后,说道:

“不用,我自己能过去。”

她往前走几步,他的车子开得慢一些,跟上了一点,说道:“你从这边坐公交车过去,估计也需要大半个小时,你们约定的时间是十一点吧,现在已经是十点四十,我奶奶这个人最不喜欢别人迟到,我觉得,你还是坐我的车比较好。”

“难道我不会打车吗?”

这里不同于别的地方,交通也特别发达。

“从你走到可以打车的地方,也需要十分钟,开车过去也需要十五分钟,你还是会迟到。白小姐,坐我的车就那么让你排斥吗?”

“萧先生既然这么有自知之明,那就请先走吧!”

白轻竹做了一个手势。

萧厉瑾无奈的摇摇头,想坐他车的女人多得是,迄今为止,他还没让一个女人坐过,他不过是看在她是他奶奶的救命恩人,所以才会如此主动,可是她却不给面子。

他停下车,把安全带解开,拉开车门,从车上走下。来到白轻竹的面前,一把将她扛起,大步的往副驾驶的位置上走。

白轻竹好长时间都在懵比状态,反应过来,开始挣扎着:“萧厉瑾,你放我下来。”

萧厉瑾放她下来,不过是放在了车座位上,训练有素的给她系着安全带。

“萧厉瑾,你这是干什么?”

“我劝你,最好是安静一点儿,否则……”

他与她的距离只有几公分。

白轻竹清楚的感受到他属于男人的热息,她的脸颊火辣火辣的。脑袋里更是想到了昨天那个吻。

不对,他可是个gay啊,她怎么会对他的吻有反应?

“你脸红了。”

他不但没走开,反而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白轻竹像是被戳穿了心事般,但是还是故意隐藏内心情绪的说道:“我这是被你气的。”

“如果你乖一点儿,就没那么多事了。”

这个该死的男人!

他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小声的在她耳边问道:“我接吻的技术还成?”

书评(129)

我要评论
  • r,一&,极其

    一名极其帅气的waiter,一手托着个托盘,极其迷人的送到她的面前。

  • 这一次&吧的门

    这一次,她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gay吧的门票,非要跟她说,给她接风洗尘。

  • 去给他&起,对

    她掏出包包里的纸巾,连忙去给他擦着,嘴上还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 的摇摇&算是想

    她无奈的摇摇头,只怕这一会儿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 &擦湿的

    白轻竹更慌了,不停的擦着同时,发现越擦湿的面积越大。

  • 距离不&却完全

    白轻竹慌张,虽然灯光很暗,但是距离不算远,却完全能看得出这裤子的材料非常好。

  • ,不知&的撒了

    或许是灯光太暗,她并没有注意到脚底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人倒是没什么事,可是手上的果汁杯里的果汁却一点儿都没浪费的撒了出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